盘点一下基因宝宝触犯的那些无名天条

2018-12-02 22:41


贺建奎在香港人类基因编辑大会上为基因宝宝的历史性成就进行了辩护。大会随后发表了一份措辞严肃,但对基因编辑人类胚胎的事件表达了开放性的立场。声明的主旨内容拷贝如下:

The criteria under which heritable genome-editing clinical trials could be deemed permissible have been the subject of much debate and discussion by many research groups. Numerous studies have provided guidance for the conduct of heritable genome-editing clinical trials. One such study, a 2017 report by the U.S. 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 concluded that clinical trials might be permitted after peer-reviewed preclinical research further clarifies the potential risks and benefits, only for compelling medical reasons in the absence of reasonable alternatives, and with maximum transparency and strict oversight. The report noted that such research should be approached with caution and with broad public input. It specified a regulatory framework that included ten recommended criteria and structures. A second major report, released in 2018, which was the result of an independent inquiry by the Nuffield Council on Bioethics in the U.K., also specifies “circumstances in which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 interventions should be permitted.” Whether the clinical protocols that resulted in the births in China conformed with the guidance in these studies remains to be determined.

国际专业领域对基因编辑宝宝的基本观点可以归纳如下。第一,基因编辑宝贝的可行性已经具备有有力的理论和技术基础。第二,不主张无条件禁止基因编辑宝宝作为医学手段运用于人类。第三,必须具备以下前提,高度透明,严格审查。相关部门必须制定有效的监管。

毋庸讳言,贺建奎创造的全球第一对人类基因宝宝,只能是秘密进行的。那些在医学伦理同意书上签字的官员很可能完全不理解他究竟要干什么,就把自己的名字画上去了。现在否认已经来不及了。笔迹鉴定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不会冤枉任何人。如果他们真的没有签字就不会说“签字可能是假的”而应该铁嘴钢牙一口咬定,签字是被人伪造的。但是无论那些签字是真的还是假的,贺建奎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违法就是违法。按照中国现行法律,把胚胎细胞经过体外基因编辑再植入母体子宫长成婴儿呱呱坠地,从一开始就不太可能得到行政官员的批准。就算得到批准,中国也没有任何一个科研监管机构有能力在几个胚胎细胞或者单细胞的水平上作全基因组测序来确定是否存在非靶基因的损害。

根据中国相关法规,“不得将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禁止以生殖为目的对人类配子、合子和胚胎进行基因操作”。请注意,任何正常的法律条款都有其适用范畴前提条件,或者对犯罪行为作出具体的明确定义。但是这两条法规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禁止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也没有赋予相应罪名。这样的法规不能叫法规,只能叫天条。

天条是某些人代表天制定的法律。不需要解释原因,不考虑前提,不衡量后果。必须无条件执行。天从来不按照人的理性作出是非判断。这样的天条过去有过,现在还有。比如不得堕胎,不得避孕,不得研究人类体细胞核转移。不得研究体外人胚胎干细胞。体外研究人胚胎干细胞不得超过14天。不得将体外基因操作的胚胎细胞植入人或动物子宫。

当年罗马宗教法庭烧死布鲁诺的时候,布鲁诺留下了一句名言,你们宣读判决的人心中的恐惧,远远多于我作为接受判决者心中的恐惧。那些烧死布鲁诺的科学文盲们起码是真诚的,他们坚决相信地球就是上帝创造的宇宙之中心。

仅此一点,在声讨贺建奎的声明上签字的那些所谓的科学家的道德品质就堕落到了阴沟里。他们公然欺骗人民说“CCR5基因敲除不会给这两个原本健康的婴儿带来明显的益处。”。一句话加标点28个字符居然有三重谎言。第一,贺建奎不是作CCR5基因敲除。他已经公布了基因修改结果的具体数据。第二CCR5基因敲除可以有效防止某些HIV感染。科学界正在致力开发CCR5阻断剂,甚至对T淋巴细胞的CCR5基因作基因修饰以预防艾滋病。第三,这两个婴儿如果没有CCR5基因编辑很可能根本就不会有(父母根本就不敢要孩子),即使生下来也很可能受到父系的HIV垂直传播。

中国胚胎研究法规基本是欧美法规的完全复制。这些给人类胚胎细胞科学研究制定天条的人,他们的内心的恐惧和那些烧死布鲁诺的人心中的恐惧是一样的。一方面,他们认为人是上帝的最高造物,上帝的造物不可以由人去改造。另一方面,他们代替上帝为人间制定法则,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不可逾越的底线。对人类胚胎细胞进行基因操作是对上帝的亵渎也是对他们上帝代言者的挑战,绝对不可接受。

尼罗河是相信上帝的,尽管尼罗河的上帝与基督教的上帝有某些本质的不同。但都是智慧和能力远远在人类之上的自然存在。不仅存在上帝而且存在天堂和地狱。如果上帝的存在是真的(不管是基督教的上帝还是尼罗河的上帝),那些在基因宝宝问题上无耻撒谎的“科学家”和中文网络的骗子们死后是一定要下地狱的。所以这些人现在真正应该祈祷上帝根本就不存在。逻辑上他们完全不应该去支持禁止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那些天条。

让我们先祝愿造谣精们好运,再来审视那些天条。其实它们都是一个意思,就是禁止以人为方式对人进行改造。如果真的有上帝存在,上帝会禁止吗?要知道上帝从泥土中造了第一个人亚当之后马上就用体细胞克隆的方式制造了夏娃。在圣经旧约记载的大约五千六百年的时间里,人类通过近亲婚配繁殖后代没有发生任何因为隐性基因纯合而发生的先天性疾病。这就证明人类基因组在人类创始之初是完美无瑕的,不存在哪怕是一个碱基的错误。而现代人类基因组中却累集了难以计数的突变。仅仅单基因先天性疾病就达到4000多种。人类中的精英力量一直在设法纠正这些错误。为什么人类最终有能力修复这些错误不可以是上帝计划的一部分?那些代替上帝制定天条的人,就真的有把握相信他们了解上帝的意志吗?

好吧,那些不希望因为撒谎下地狱的造谣精们可以说这里面没有上帝什么事。贺建奎的基因宝宝触犯的是人类伦理底线。那尼罗河就要请教一句,你们口口声声的人类伦理底线究竟是什么?

尼罗河在这里郑重指出,人类伦理底线只有一条,那就是人与身俱来的不可转让的基本权利。生命的权利,自由的权利,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些权利被人类以宪法和国际公约的形式写进了法典。没有健康就没有生命就没有自由就没有幸福。所以追求健康的权利不可剥夺,这就是人类伦理的基本底线。人民的信托,就是基因宝宝最强大的伦理支柱。

在这条人类伦理基本底线面前,什么违背科学道德,损害国家形象,什么污染人类基因,什么对没有得到基因编辑而生理上处于劣势的自然人不公正,都不叫什么底线,不过是某些人用来愚弄人民践踏人民基本权利的借口。

最可笑是那一百多声明谴责贺建奎的所谓中国科学家居然说“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照这样的逻辑,对发明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的科学团队就更不公平了。凭什么我发明的东西让你一个凤凰男拿去一夜之间名满天下。

尼罗河在上一篇文章就明确指出,贺建奎之所以敢作天下人想作而不敢作的事情,真正的原因在于他的团队掌握了领先全球的单细胞全基因组测序技术。所以他敢于说对13个胚囊测序证明没有发生基因的错误编辑(脱靶),他还敢说通过对基因宝宝体细胞深度基因测序,结果与胚胎植入子宫前的测序结果一致,所有基因都没有发生错误编辑。

就连有“基因编辑大师”称号的哈佛教授张峰在接受CCTV记者采访的时候都没有对基因宝宝的基因编辑正确性表示质疑。他只是表示CCR5变异可能导致对西尼罗河病毒的易感性增高。既然犯到了尼罗河的名讳,我就来告诉你们几个基本事实。西尼罗河病毒感染80%没有症状,不到20%的人会出现轻度的不适,只有不到1%会发生危重感染,在这不到1%的病人中,只有大约4%的人具有天然的CCR5变异(delta 32),因为在普通人群中这个比例大约只有1%,所以认为CCR5delta32变异可能加重某些病毒感染。与致死性的HIV感染相比,把这点“副作用”当成反对的理由,而且夸大为给机体免疫系统带来不可预测的损害,根本就是心术不正,严重违背学术界的基本道德。

贺建奎在面临各种天条绞杀的情况下,以秘密的方式成功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生殖健康宝宝为目的的基因编辑已经奠定了人类科学史上的又一块里程碑。毫无疑问,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必须在有强大技术保障的前提下,在法律的规范和权威机构的监管下有序进行。但是,用那些莫名的天条把基因宝宝扼杀在摇篮之中无疑是对人类基本权利的践踏与犯罪。


参考阅读:尼罗河 《基因宝宝的真正秘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