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同时与中俄较量的底气何来?

2018-12-01 20:50

俄罗斯和乌克兰再起争端发生军事冲突。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证实,为阻拦最初驶近刻赤海峡的3艘乌克兰船只,俄方动用了武器并扣留这3艘船。随后乌克兰国防部宣布,该国武装力量将进入全面战备状态。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爆发以来,俄、乌两国关系就陷入了长期的对峙。此后,美国奥巴马政府与欧盟分别在2014年的3月与7月以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制造不稳定”为由对俄实施了经济制裁。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多次加码。俄罗斯与西方的陷入了更深更难解的对抗。

俄、乌两国均指责对方为挑衅者。乌克兰指责俄罗斯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海洋公约,俄方则指责乌克兰此举系“有预谋的挑衅”,意图在该地区挑起冲突。

事件发生后,欧盟第一时间表示要追加制裁俄罗斯,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取消在G20会议上与普京的会面计划,并表示要考虑新的对俄制裁措施。特朗普与欧盟的迅速表态,也不得不让世界舆论怀疑,这起事件是否真的如俄罗斯所说为一起“有预谋的挑衅”。不久前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与俄罗斯于1987年签订的《中导条约》。这一系列动作愈加突出了特朗普进一步遏制俄罗斯的目的。

特朗普上台后其强悍到近乎无所顾忌的作风让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动荡。其中尤为明显的是特朗普仿佛完全不顾虑任何的战略现实与当今世界的两大国家中国与俄罗斯同时展开了强势的对撞。这不得不让人好奇,特朗普到底有什么样的底气敢于和这么多的对手尤其和第二经济体、第二军事力量展开搏击。

仔细分析会发现不外乎以下几点。

纵使已经就任两年,但“半路出家”的特朗普仍然算是“政治新人”。简单的政治履历让他对于国际政治经济的考量,并不会如同美国传统政治精英那样顾虑甚多,他对美国利益得失的算计要直接的多,“直线性思维”十分明显。

特朗普不断强调当前的世界经济模式对美国是极不“公平”的,要彻底改变。他想要获得更多的显性利益,而不是所谓更多的潜在利益。当特朗普将这种认知付诸实践后,全世界都将会卷入其中并成为其改变的目标。中国和俄罗斯不但无法置身事外,反而成为了其“改变”的主要对象。

中国等新经济体的强势崛起,在特朗普看来是机遇但更多的是一种威胁,并且把这种威胁作为对手甚至敌人来看待。这种观念在特朗普任用了大批具有冷战思维阁员之后就完全体现出来。

冷战思维的核心就是树敌并且消灭敌人,手段也是以“简单粗暴”为特点。因此当认为美国遭遇到不公平待遇后,特朗普团队就展现出了一种树敌和仇视的心态。政治斡旋和谈判的耐心越来越少,政治经济压力和制裁成为惯用工具。

迁大使馆至耶路撒冷、退出伊核协议、修建墨西哥边界墙、强迫日本签署新的协议、对俄罗斯发动制裁,发动与中国的贸易战等行为都充分反映了特朗普政府的这些特点。

当特朗普政府自认受到的威胁越来越多并且要急于改变这一切的时候,美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实力就成为了他一切作为的根本保证。

美国的政经,科技,文化尤其军事优势的影响力是无可匹敌的,因此对于特朗普来讲他有巨大的资本去完成自己所谓的抱负和理想。

尽管一些国家例如中、俄、日的实力也很强大,但客观上都与美国有着不小的差距,另外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各国均有着自己的利益考量,彼此合作的广度深度有限,面对美国的强势作为形同一盘散沙。各扫门前雪式的对美让步以及妥协完全无法形成与美国一争高下的组合拳。

当特朗普一步步“修理”完相对势弱的国家后,对中俄等强势对手就进一步采取了更为高压态势进行应对和打击。这势必会激起更大的世界性的动荡。

除了外部因素之外,美国国内社会环境和政治的演变也迫使特朗普对中俄不得不采取强硬姿态。

在选举之初,特朗普就深陷通俄门疑云之中,随着他的一些昔日的团队成员开始爆料并承认了通俄门的确存在,特朗普面临的内部压力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开始把对俄罗斯进行严厉的制裁作为洗刷自己清白的重要手段。

特朗普在选举期间就始终把中国称为影响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敌人”,并誓言要采取措施改变这一局面,他的这种观点在两年多后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某种“共识”。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自然不能半途而废,他只能对中国不断祭出更多的手段迫使中国就范。这也是特朗普迟迟不愿结束中美贸易战的原因之一。

当然最后也需要考虑特朗普的个人特质。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美国政治精英,他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模式和方式,他把自己在商业当中的强势作为移植了到国家治理当中。对特朗普来说,他或许更愿意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看作是一种商业交易来进行的合作。强者永远都能够会在最终的贸易交往当中占有更多的利益,这是特朗普简单而实用的商业思维所致。

总的来看,特朗普在未来两年或者六年当中世界政治注定不会平静。G20会议期间,特朗普与习近平就商贸问题展开了新一轮谈判,双方强调将“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这样的谈判结果对世界经济来说固然是一则重大利好,但两国一时的缓和并不会扭转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战略总目标,更不会改变特朗普“消除美国遭遇不公平待遇”的认知。

未来世界的争端,或者确切的说,世界其它主要国家和美国之间的矛盾注定不会减少甚至只会增加。中国和全世界都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和现实准备。

二战后的世界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环境,人类社会取得了难得的长足发展。多极世界格局的形成已经让美国无法实现一言堂。尽管美国依然有最强大的综合实力,但是在全球分工合作化的世界经贸秩序面前,美国的做法终究会对自身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合作开放包容已经成为了当前主流趋势,特朗普的做法可以延迟但不会改变这种趋势。

对于中国来讲,四十年改革开放不仅创造了丰沃的物质条件,社会的心理自信也空前高涨。面对这样的特朗普中国要有长期应对挑战的准备,也应该要有坚定的信念。这绝不是脱离实际好高骛远的自我催眠,而是对自己所选道路的一种理性观瞻与客观坚守。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