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碾压,就是这样残酷无比!

2018-11-25 20:46

周五,A股的一记大回撤,砸碎了股民们近一个月的希望。

 

不要对股市过于期待(这是我一个月前的预测A股疯狂,这是熊市的反弹,还是牛市的开始?),也不要对楼市过于期待;

 

不要对美股过于期待,更不要对英法德的股市过于期待;

 

不要对日本和欧美的楼市过于期待;

 

不要对原油等大宗商品过于期待;

 

更不要对比特币存有侥幸!


这是一个悲伤的季节,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增速、需求和创新动能,全部,全部在放缓。

 

在这个悲伤的季节,寒意侵人,若想寻找温暖,遍观全世界,我们惟有去东南亚和非洲(东非和南部非洲部分国家除外)。

 

我上周四来到东南亚,再次来到柬埔寨,这也是我今年的第8次金边之行——早晨,从北京出发时,气温是零下1度,中午到昆明转机时,气温是16度,下午四点到达金边机场时,气温已是30度——我则是一路的脱脱脱,脱了外套,脱西服,脱了衬衫换T恤。

 

东南亚、柬埔寨、金边的热天气,让初冬的寒意,一扫而空。而切中实际的经济表现,也同样让全球经济的凛冬,充满了些许希望。

 

过去10年,在中国经济进入加速尾声之时,东南亚已然匀速启动,而那时的非洲(除了极少数国家)整体尚处于现代市场经济的萌芽期。

 

今天,包括中国经济在内的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均已濒临停滞阶段(美国也就是昙花一现),经济的增长,已经主要依赖投资拉动和货币放水,而不是真正内生的动能。

 

未来10年,我们可见的将是,当下的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经济发展大概率会进入“帝国的黄昏”,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也将大概率处于“大而难强”的调结构阶段——经济的调结构,无法三年五载就能实现,即使制度改革配套跟进,也至少需要付出整整一代人的探索和努力!

 

未来10年,是热带地区的10年,是东南亚和非洲的10年。未来10年,包括柬埔寨在内的东南亚地区,也正式迈入加速增长阶段,而非洲也将告别早期的萌芽阶段,正式进入匀速增长的阶段。

 

在互联网推动的“世界是平的”时代面前,成本推动型的经济增长,正在高速追赶和代替。40多年前,在成本型的制造领域,日本用了20多年追赶上了美国;20多年前,在成本型的制造领域,韩国和台湾用了近20年,接近并局部取代的日本;10年前,在成本型的制造领域,中国也同样用了近20年,大范围取代了日韩台;今天,在成本型的制造领域,东南亚仅仅用了10年多的时间,就在局部取代了中国……

 

成本推动型的经济增长,政府只要具备一定的市场动员能力,就可以加速追赶和取代前者。这几天,我走访了柬埔寨成衣制造业——在金边周边,今天依然活跃着2000多家的中国成衣工厂,在整个柬埔寨,有近万家的中国成衣工厂,他们大都是十几年前从国内迁移过来的,绝大多数也已获得了不菲的利润。

 

但是,未来10年,我的判断是,这近一万家的成衣工厂,可能仅剩下一千家留在柬埔


为什么?


10年前的成本优势,今天已经渐进不复存在。10年前,柬埔寨的成衣工人,基本是60美元/月的薪资水平,今天已经是220美元/月,平均每月的增长幅度在10%以上,而成衣加工的订单价格,则相较5年前还有小微的下调。

 

算一下成衣制造业的人工成本,今天的柬埔寨220美元/月,孟加拉是90美元/月,而非洲的埃塞俄比亚还不到50美元/月

“成衣业的繁荣,是一个国家缺乏发展前景的标志之一!”

 

这是在与金边成衣工厂的中国老板交流时,我讲出的第一句话。

 

我们必须承认,不要说与金融业、IT业、生物制药相比,即使是与机械制造业相比,成衣制造也是较为低端的制造业。假设,今天的中国,成衣制造业依然与20年前一样繁荣,那么,今天的中国经济水平,至多也就比印度稍强一点。同样,假设东南亚的成衣制造业,10年后依然繁荣,那么,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视之为经济增长的停滞。

 

“未来10年,柬埔寨的成衣制造工厂,将从近万家减少至1000家,且其中的90%是柬埔寨老板”——这是我与金边成衣工厂的中国老板交流时,所重点强调的第二句话。

 

是什么缘由?


因为,低端的制造业,在人工等要素成本上升之下,中国老板主导的工厂,管理成本和财务成本,均将逐渐高于当地人主导的工厂——更何况,在过去10多年,已经有一部分没有背景、但勤奋拼搏的当地人,完成了一定的原始积累——而成衣制造业,并不需要太多的资本投入。

 

未来10年,更多的成衣制造工厂,将会出现在孟加拉、或者广袤的非洲大陆。而离开了成衣制造的柬埔寨、以及绝大多数东南亚国家,其将何去何从?

 

制造业需要升级!这方面,越南这几年做得不错,作为人工等要素成本低于越南的柬埔寨,越南是值得好好学习和追赶的。当然,对于人口尚未超过2000万人口的柬埔寨,在离岸金融、娱乐业、尤其是中国政府的强力扶持等方面,也具备其他国家难以企及的先天优势。

告别初级加工制造业,告别成衣制造业,才会真正迎来资产价格的大喷发!

 

40多年前的日本,开始渐进告别初级加工制造业,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迎来了持续喷发的10几年;20年前的中国,也开始告别以成衣制造为标志的初级加工制造业,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价格随即也迎来了持续喷发的20年……

 

当下的东南亚呢,10年后的非洲大陆呢,也必将走向同样的路径!

 

为什么会这样?

 

初级加工制造业,会让一个国家的绝大多数国民,逐渐走出赤贫阶段,具备一定的国民蓄储;会让一个国家的国民,对市场经济有深切的感知,对有用无用的商品或服务消费慢慢上瘾——市场经济最终极的感知是什么?是焦虑!是贫富差距给每一个个体带来的无法挥之即去的焦虑感!

 

换一句说,市场经济贩卖的,其实并不是商品,而是焦虑——焦虑来源于攀比,攀比来源于贫富有别,贫富有别来源于市场经济——没有市场经济,贫富差别不会太大,贫富差别不太大,个体之间的攀比不会太严重,个体之间的攀比不严重,普及性的焦虑,又从何而来?

 

当然,我是支持市场经济的!

 

今天的东南亚,初级加工制造业,正在渐进走向衰弱之旅,这是大势。而未来将走向何方?能否转型升级成功?这取决于制度改革和国民性的改造,没有他途,所以,这是具有一定不确定性的。

 

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产业渐进转型的过程中,东南亚的资产价格,必将迎来一轮大幅上涨——在东南亚国家中,这样的资产价格上涨,越南胡志明、泰国曼度和菲律宾的马尼拉,已经走到了前面,这三个城市的房价,在过去两三年间,已经上涨了80%—120%,当下的价格差不多处于2.5万人民币/平米左右。

 

而当下不动产价格正在启动的是,柬埔寨金边(西港在过去两年,涨幅已经超过了100%)、以及老挝的万象,缅甸的仰光在4年前冲击到2.5万人民币/平米之后,当下仍处于修复阶段。

 

在初级加工制造业渐进进入兴衰临界点时,所必将迎来的一轮资产价格喷发,这是一轮残酷无比的财富争夺战——有资本的,碾压别人,没有资本的,被别人碾压——你提前三、五年买入的一套房,一个白手起家的职场青年可能要用一辈子要换取。

 

这难道还不残酷吗?!


来自公众号:国英观察(ID:ygyobs)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My0DAEhOhITobKW_HNBAg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