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吹牛的水平提高了

2018-11-22 23:46

古人把大话炎炎,自我感觉,说话不靠谱,自我感觉超好之辈,称为妄人。近代的康有为,在很多当时学人眼里,就是一个妄人,因为他自称是当代孔子,还要做中国的马丁路德。用章太炎的话说,想做皇帝没什么,古来那么多王朝,那么多皇帝,但是,做孔子就难,因为两千多年只有一个。所以,清朝完蛋之后,就算是遗老们,也排斥同样为遗老的康有为,只要他一出现,大家都散了。

然而,在今天,自我感觉是孔子,或者朱熹、王阳明的所谓学者,恐怕不止一个两个了。至于自我感觉是大师的人,已经足以车载斗量,不,用火车拉了。大学里,科研机构内,满地都是可以改变世界,为世界未来指明方向的人。记在一个个大活人名下的各种“学”,林林总总。但有个规模大一点的学术会议,有人张口闭口,我的学说,我的哲学,全然忘却,自己刚拉过屎,屁股还没擦干净。

不仅体制内的大师多,体制外自称大师的也多。我还没退休的时候,经常会收到不知什么人寄来的大作——自己印的,但都模仿马列经典著作单行本,白本书,题目是红字。书里夹着的字条,写明了让我帮他鼓吹鼓吹,说这是我的义务,一旦鼓吹出来了,就可以震惊世界。还有一次,来了位不速之客,年纪不大,告诉我说他有一肚子学问,但就是写不出来,希望他口述,我来写。写出之后,稿费可以我们俩分成,他7我3。

连我们的学生,有的都狂的不得了。从前每次博士生考试面试,总能碰上几个,不是说他经济学弄明白了,哲学不在话下了,就是说把历史弄明白了。有次,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一个号称把中国历史都弄通了的考生,说你都看过什么书?他说,我看过范文澜的中国通史。

人们总是说,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了。其实,在某些方面,是大师太多,学生不够用了。有的大师,是人捧出来的。媒体就是一顶一顶桂冠往他头上戴,你有什么办法。有的大师,则是自己自封的。看了几本书,弄没弄明白还两说呢,就自我感觉特好,封了大师了。也不知道当代的人,怎么有那么好的自我感觉,总觉得自己就是太阳,别人,都理所当然地该做向日葵,围着他转,有一个不转的,他就浑身不自在。

都说学界学风浮躁,能不浮躁吗?满世界都是吹牛的。过去吹牛,有一说成十,现在吹牛,有一,或者连一都没有,就能吹成万,百万,千万。而且,不仅在学界吹,在媒体上吹,造势让媒体帮着吹。有点本钱,就拉老外帮着吹。然后就说在国外学界,他已经被奉若神明了。

其实,真实的状况是,我们这里不仅没有大师,连小师都没有几个。尽管学者多,教授多,但读书人却不多。肚子里越是没货,偶尔喝了碗汤,就要膨胀。妄人出多了,恰好说明整体学术状况的低迷。就算看上去很胖,其实也不过是浮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