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深圳 民进党的高雄 韩国瑜的“500万”!

2018-11-09 04:30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多次强调,希望高雄人口增加至500万人。这引起了对手阵营的批评,强调这是“荒谬、吹牛”的政见。

“如何在10年内把高雄人口277万人变成500万人”,这是民进党阵营的讥讽之处,但这个讥讽却恰恰反衬出了民进党自身存在的一个严重的问题。

高雄在民进党执政的二十年里经济发展几乎停滞,人口流失情况日益明显,已经习惯这种局面的民进党或许很难理解人口“从277万变成500”是个什么概念。既然如此,那么民进党似乎可以从其最大的“对手”中共治理下的深圳来做一番对比。

深圳在邓小平实施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是一个普通的小渔村,人口只有31万人。当1998年谢长廷成为高雄市长的时候,深圳人口已经达到了394万。如果陈其迈不理解一个城市如何在十年内人口增加200万的话,那么深圳的两个十年或许是一个例证。1993年深圳人口是259万,十年后的2003年已经达到了557万。2007年深圳人口是861万,而2017年1252万,十年增加了近400万人口。

1998年到如今,民进党治理下的高雄(高雄市和高雄县)人口始终在270万上下波动。而深圳人口则从394万跃升至1300万左右(如果算上常住管理人口则高达2000万)。

试问,一个城市如果十年增加200万人怎么是“荒谬、吹牛”呢?

深圳的变化或许是以“以中共为敌”的民进党所难以理解的。这从另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辉煌一时的高雄为何会在民进党执政的20年里衰落至此,因为高雄已经完全转化为民进党的一个政治机器,它只有一种功能,就是不断的孵化着民进党的政治人物和政治势力,不断的让民进党的政治人物镀金成长,走向权力巅峰。

过度政治化,让高雄的经济发展陷入了一个无法摆脱的藩篱之中,高雄彻底从一个曾经的经济巨人变成了一个政治“怪物”。当绿营一个个政治人物光鲜亮丽的从高雄走出去的时候,高雄只剩下了“又老又穷”的身影。

放弃了发展经济的理想,只有政治的偏激式追求。借用中共不断对高雄进行“政治恐吓”、对高雄发展停滞的麻木,反映出掌握了绝对权势的民进党已经没有发展梦,只有偏激的追求台独和对权利的迷恋与维护。对韩国瑜“500万人口”政策的嘲笑,只是凸显了民进党在经济策略上的短浅认知和能力不足。

高雄的衰落证明了民进党并不是自我宣称为“爱台湾”的政党,而是一个把一党利益凌驾于全台湾利益之上的自私团体。过度追求不切实际的政治目标,过度消耗台湾社会的经济基础和民意力量,这不仅伤害了台湾,也最终伤害了自己。

人口的变化说到底是经济状况的最直接反映,人口数量的增减本质就是经济的扩张或衰退。韩国瑜所强调的人口达到“500万”,根本上是为了追求实现高雄经济的扩张。因此,与其说高雄人支持韩国瑜,倒不如说是在经济倒退下已经压抑太久的高雄人的一种自我觉醒和爆发而已。高雄社会想要摆脱政治工具的命运。

Image result for 旗山造势

面对在自己的“铁票仓”出现了对手选情高涨的局面,民进党要看到高雄人的眼神、听到高雄人的心声。轻视社会的基础、藐视百姓的需要,无视社会的发展方向,就只能等待被抛弃的命运。

随着危机感日重,民进党倾全党之力开始护航高雄选情,并不断的批判韩国瑜的政策,殊不知这种舍本逐末的做法只会不断揭露自己的不足,只会增加高雄人的不满。

尽管存在各种政治抵触,但是中共治理下的深圳是民进党治理下的高雄最好的榜样。

从韩国瑜的两场造势活动可以看的出来,高雄人在觉醒。那么,民进党也醒醒吧~毕竟敌人不是韩国瑜,更不是高雄人,而是民进党自己。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