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王琦山vs基辛格

2018-11-08 21:18


【鱼论】老将出马一个顶俩:王琦山vs基辛格


王岐山的最新演讲,很耐读!

决策杂志  Yesterday


【核心提示】

11月6日,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应邀出席在新加坡举行的2018年创新经济论坛开幕式,并发表致辞,提出许多发人深思的观点。

1、我们正处在新的历史交汇期。

2、在快速变化的社会,我们要通过历史文化和哲学的思考,继承前人智慧、运用现代思维,精心把握好前进中的动态平衡。

3、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才能理解中国选择的道路、理论、制度以及文化支撑。

4、人类史上的复兴,是对有过辉煌的历史而言。

5、自然的法则,有浪就必有回头浪。

6、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就,离不开新中国成立以来近70年的艰苦奋斗;而要理解近70年的新中国历史,必然追溯到1840年。

7、中方愿与美方就双方关切问题展开磋商,推动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一起看全文如下:


顺应潮流,改革创新,共同发展

——在2018年创新经济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王岐山


各位嘉宾:

很高兴出席首届创新经济论坛。

当前,世界政治经济正经历冷战结束以来最深刻的变革,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事频繁发生,充满了不确定性、不稳定性,面临很多挑战和机遇。我们正处在新的历史交汇期。

面临维护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挑战。近20年来,新兴经济体增长强劲,已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引发了国际产业格局和经贸关系的变化。当前世界经济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可持续增长的动能依然不足,新旧动能相互转换并不顺畅。

面临世界人口变化的挑战。全球人口在持续增长,人口老龄化和年轻化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同时呈现,发展中国家城市化加速,结构失衡问题严峻,人口和资源、环境矛盾尖锐,人口流动引发新的问题。

面临气候变化的挑战。气候变化后果愈加凸显,加剧了饥饿、疾病和自然灾害,也助推冲突发生,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产生深入广泛持久的影响,威胁着地球这个人类共同的家园。

面临科技发展对治理能力的挑战。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量子信息、基因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革命蓬勃发展,但科学的发现和技术的进步从来都是“双刃剑”,人类的道德伦理、社会的安全稳定、各国的主权和秩序均会出现无法预测的难题。

面临发展不平衡加剧的挑战。技术创新使地球变小,跨国公司在全球进行产业链布局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优化资源配置的同时,地区、行业之间的繁荣与衰落对比鲜明,“资本”和“国界”的矛盾凸显,收入分配差距加大。

面临全球治理机制滞后的挑战。国际利益关系日益复杂,新技术和新经济发展日新月异,国际格局深度演变。现行全球治理体系滞后于经济全球化进程、跟不上科技发展的问题越来越突出。

面临民粹思潮和单边主义抬头的挑战。经济全球化对传统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形成冲击,急剧的变化使一些国家社会内部发生撕裂,“左”和“右”的民粹思潮激化,均已表现在政治诉求之中,导致了反全球化的单边主义政策,严重影响了国际政治生态。

挑战中孕育着机遇。新兴经济体的增长,为世界经济发展带来新动能和广阔市场;人口的变化和迁徙,正在促进全球资源和产业链重置;对气候变化的治理,正催生新的巨大投资机会;医学和生物科学的进步使人的医疗和健康突破了一个个新的界限。新技术、新市场为社会带来更多福祉;新思潮、新文化给我们何去何从更多启发;教育的普及和新传播方式,让更多人参与到公共问题的讨论之中,促进治理机制变革。人类对自身和世界的认知在不断拓展,通过和平发展、改革创新过上美好生活,我们拥有比前人更强大的能力。在快速变化的社会,我们要通过历史文化和哲学的思考,继承前人智慧、运用现代思维,精心把握好前进中的动态平衡。


各位嘉宾:

人类在前进中总会遇到各种挑战和机遇,应对的关键是要顺应潮流,把握大势,保持定力。

要坚持推进人类和平与发展,为解决当前世界上各种难题营造条件。要尊重彼此选择的发展道路,增进了解、寻求共识,协商解决各种分歧。要从自身做起,通过改革开放创新,转变发展方式,改善收入分配,让发展成果真正惠及民众。

自然的法则,有浪就必有回头浪。世界各国各具优势,合作基础深厚、前景广阔,经济全球化是历史潮流,虽然会经历迂回曲折,但终将向前。消极和愤懑不利于解决经济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设置壁垒、挑起争端不会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只会加剧全球市场动荡。

经济全球化不是零和博弈。面对分歧和问题,只有在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基础上,加强平等协商合作,才能构建更高层次的开放型世界经济。中国主张摒弃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相互尊重、同舟共济,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各位嘉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历史、现实和未来紧密相连。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才能理解中国选择的道路、理论、制度以及文化支撑。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巨大成就,离不开新中国成立以来近70年的艰苦奋斗;而要理解近70年的新中国历史,必然追溯到1840年。从被列强打倒的那一刻,不屈的中国人民就一直苦苦寻觅再次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勤劳、智慧、节俭、勇敢、包容、开放是中华民族的基因,历经苦难和辉煌,铸就了5000多年连贯的中华文明,独特的历史文化决定了中国只能走有自己特色的道路。人类史上的复兴,是对有过辉煌的历史而言。

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将坚持立足于做好自己的事,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践行新的发展理念。我们坚信,中国的未来会更平衡,更健康,更美好。

内政决定外交。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昨天在上海开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题为《共建创新包容的开放型世界经济》的重要演讲。中国将继续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不断释放市场魅力,为世界创造更多发展机会。中国将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理念,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造福沿线国家人民。中国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将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改革,主张各国按照规则和共识妥善解决国际问题,坚决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在融入国际社会过程中,中国愿与世界各国不断增加对彼此历史和现实的了解,进而深化互信、互学互鉴、加强合作,携手把握机遇,共同应对挑战。

当前世界面临的重大问题,都需要中美紧密合作。中国坚定地认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两伤,并且直接影响着全球发展和稳定。在健康稳定发展的中美关系中,经贸合作依然是压舱石和推进器,本质是互利共赢。中国将继续保持冷静和清醒,坚持扩大开放,实现互利共赢。中美两国对扩大经贸合作都有良好愿望,中方愿与美方就双方关切问题展开磋商,推动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各位嘉宾:

发现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看到问题的同时也要看到成绩。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经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潮流是确定的。我希望,在论坛闭幕的时候,大家能对合作应对挑战、共同把握机遇形成共识,对世界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

最后,预祝本届论坛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


来源:新华社

编辑:纪海涛 / 审稿:王运宝


基辛格:“教育别人”与“学会与人合作”之间是有区别的

基辛格

美国前国务卿,外交家、国际问题专家

2018-11-08 07:27:13 来源:观察者网


导读

2018年11月6日至7日,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在新加坡举行。在“对话基辛格:全球格局——回顾过去50年、展望未来50年”环节中,彭博新闻社总编辑米思伟与美国前国务卿、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名誉主席亨利·基辛格进行了对话。

【2018年11月6日至7日,彭博创新经济论坛(Bloomberg New Economy Forum)在新加坡举行。6日上午,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应邀出席该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了主旨演讲。在随后进行的“对话基辛格:全球格局——回顾过去50年、展望未来50年”环节中,彭博新闻社总编辑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与美国前国务卿、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名誉主席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进行了时长为17分钟的简短对话,下面是对话内容。】


彭博新闻社总编辑米思伟在与美国前国务卿、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彭博创新经济论坛名誉主席亨利·基辛格进行对话


米思伟:基辛格博士,谢谢您来这里参加此次对话。我刚刚查阅了一下历史数据。1971年,中国的经济规模仅占全球GDP总量的不到5%,这个比例现在已经提升到了20%。另外,1971年的时候,中国的对外贸易额仅占全球贸易总额的不到1%。那时您曾亲赴北京,去与您所称的“战略对手”(strategic adversary)打交道。您能给我们讲一讲,您当时去北京都做了什么?您当时所做的事情对今天的世界局势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基辛格:当时全世界都是冷战的战场,整个地球都被苏联与美国之间的敌意笼罩着。我们要从冷战的大背景去看当时的大多数问题。我们当时希望把中国纳入国际体系,我们有这样的想法部分也是因为中国与苏联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我们当时认为,把中国纳入国际体系可以为冷战引入新的影响因素,甚至可能改变整个冷战的发展方向。事实证明,我们是正确的。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我们对中国知之甚少,可他们却对我们十分了解。当时与我会谈的中方人员对我说,他读过我写的每一本书。


米思伟:您当时认为中国人有与我们达成交易的意愿吗?您当时对达成交易有把握吗?

基辛格:我们当时并没有太强烈的要达成某种交易的想法。我们只是希望美中两国能找到两国利益的结合点,这样我们就可以共同改变冷战的格局。我去北京并不是为了达成某个具体的协议,我的任务是代表尼克松总统向中方发出邀请。我们互相向对方详细阐述了自己对世界局势的看法,所以当美苏关系出现紧张状况时,当这种紧张状况超出美苏两国的共同框架(common framework)时,中国就可以发挥他的作用。这对苏联的战略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且最后对亚洲其他国家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米思伟:当我们看今天的美中共同框架的时候,您认为是否也存在某个国家具有当年中国所具有的那种“战略对手”的特质呢?

基辛格:当年美中之间的谈判是从对手的角色开始的,一步一步两国之间很快就建立了合作关系。而我们今天的情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当年是完全相反的。如今,我们两国仍然处于与当年同样的世界秩序之中,不过今天世界秩序的演化速度是当年的我们所无法想象的。正如你刚才提到的,1971年的中国在全球经济版图中是个很小的角色,可几十年来这个国家所积累的发展动力和国家实力已经改变了全球经济和商业平衡。


基辛格在对话中(视频截图)


米思伟:所以您认为是中国的快速发展导致了当下的紧张局面。

基辛格: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新的玩家,这个国家已经有能力与美国在诸多领域进行竞争,所以我们难免会在全球各地“踩到对方的脚趾”。在面对问题时,美中两国就如何解决问题在哲学层面存在着不同的看法,这是我们在维护两国合作关系时需要面对的一个挑战。


米思伟:为了维护两国间的伙伴关系,是否存在一个框架呢?

基辛格:对于美中两国来说,在确定谈判目标之前,各自都应向对方清楚说明自己必须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自己无法做出怎样的妥协,两国应尽量避免陷入具体细节之中,做到这几点是很有必要的。


米思伟:两国之间有什么共同目标吗?您刚才提到中国人和我们在看问题时存在哲学层面的差异,这是怎样一种差异呢?是否还可以谈谈两国之间的共同点呢?

基辛格: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在于,从总体上来说,美国人认为如果一个问题出现了,那么就一定能找到办法解决那个问题;而中国人却认为,问题不可能获得根本性解决,每一个解决方案都会引发新的问题。这是美中两国在思维方式上存在的差异。

我认为,如果世界秩序持续被美中冲突所笼罩,那么这种冲突迟早会走向失控。这也是在欧洲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我们带来的历史教训。两国之间出现一些意见分歧是难免的,不过两国都应该意识到,冲突的爆发将彻底摧毁人们对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希望,我相信两国都能很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事实上,我对此是非常乐观的。


米思伟:解决方案是否包括某种结构性变化?这种结构性变化会使美中双边关系获得改善吗?

基辛格:说起结构性变化,我想到了当代的技术进步。我认为两国间的对话机制是存在的,两国间在经贸问题上出现分歧不应成为对其他领域造成影响的“判例”(test case)。两国都应意识到,建立新的国际秩序(new international order)是我们的重要任务,这要比两国日常遇到的贸易摩擦重要得多。


米思伟:您认为中国人是否理解您在一本著作中所阐述的世界秩序呢?也就是,在这个世界运转的过程中,我们需要保持某种程度的势力平衡。

基辛格:中国人在历史上从未经验过与另一个国家处于势力平衡状态是什么样子,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他们在本地区一直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这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挑战,他们需要意识到,现在有了一个实力上能与其平衡的国家,这种意识上的转变不应是被迫的,但他们需要理解这一转变的意义。我认为,美国和中国都应该从历史中汲取营养。


彭博新闻社总编辑米思伟在与基辛格对话(视频截图)


米思伟:具体在美国方面来说,您认为美国应该从历史中学到些什么呢?

基辛格:美国应该从历史中得出结论,并非每一场危机都是由于某一方的“恶意”(ill will)所引发。另外,美国还应该意识到,“教育别人”(educating people)与“学会与人合作”(learning to cooperate with them)之间是有区别的。所以说,并非每一种分歧都是由于缺乏互相了解造成的。我们必须清楚一点,新的世界秩序未必令我们感到熟悉。不过,二战结束之后,我们在塑造新的世界秩序方面做了很棒的工作。所以对此我是乐观的,我认为我们一定能找到正确的方向。


米思伟:您原来曾提到,在19世纪末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的“第一次全球化时代”。当时在英国有很多人从意识形态角度很不愿看到德国的崛起。您认为现在在美国是否也存在一大群人不希望看到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呢?

基辛格:是的,在美国很有可能存在这样一群人。19世界末,当时没有人知道现代科技对战争的影响力。如果当时人们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会以1918年的结局收场的话,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位欧洲领导人会愿意在1914年8月加入那场战争。而现在,我们心里非常清楚如果美中两国之间爆发战争会以怎样的结局收场。关于当今的武器技术,我们不能完全确保某一种武器一定能准确理解自己被赋予的攻击使命。所以军事冲突必将带来混乱,即便从军事技术角度来看也是如此。

当两国领导人思考如何做出历史选择的时候,他们得出的结论会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他们必须共同去努力解决问题,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选项。19世纪的一位哲学家曾指出,“总有一天,和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人类所面临的挑战在于,这种世界性的和平要么是通过人类之间的互相理解实现的,要么是通过一场毁灭性的战争实现的”。我相信,美中两国有足够的意愿避免爆发这种毁灭性的战争。


米思伟:您的这番话给了我们简短的对话环节一个非常乐观的结尾。

基辛格:这事关我们应如何行动,并非是我在预言什么。


米思伟:这取决于是什么人在采取行动。

基辛格:这取决于人们是如何理解他们正在经历的这段人类历史的。美中两国必须明白,双方各自都做出某种牺牲是不可避免的。美中两国必须了解对方是如何看待当下的世界局势和未来的变化趋势的。做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两国所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


米思伟:好的,非常感谢您来参加这场对话。


(观察者网马力根据对话视频整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