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都想当网红?

2018-11-07 00:50

网红经济大概是现在中国最火热的名词之一,也是一座围城,伫立在中国互联网世界里。围城里的网红们赚得盆满钵满,却想要离开;围城外的年轻人看着城里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想要进去。成为网红,似乎成了很多人梦想中改变生活命运的方式。

但是选择这条路的人究竟最终会面临什么样的未来呢?

年轻人都想当网红


2016年年中,腾讯发布了一个有关于大学生就业意向的调查报告,调查了当届中国大学生对就业的期待。54%的大学生梦想成为网红,而不愿意前往和专业对口的行业工作。在很多大学生的口中,自己也有成为网红的长相或是能力,这条路也显然会是一条改变家境和出身的捷径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大学生扎堆想当网红的原因其实很多,逐条分析的话还是能够暴露出一些问题的。


首先是头部网红的收入确实很高,这或许是一个根本性的原因。根据中新网对一些业内人士的采访,表现中游或往上的美妆博主能月接上百万的广告,他们会和负责包装的经纪机构(MCN)进行流水分成,最终月入十几万到几十万的都有。


网红产业链

当然这是美妆博主的情况,他们的带货量和流水是后台数据,一般年轻人可能并不知道。但在游戏、美女等依靠打赏和兼带网点的主播频道里,观众是可以很清楚看到主播的收入情况的。做得火的游戏主播,光是打赏就能月入二三十万


和出门工作每个月领到的可怜的几千块钱相比,做网红似乎是有改变命运的效果


也确实有人改变了命运

前几天IG夺冠刷屏的力量是相当强大

收入飞速上涨的同时,主播的工作看上去也足够轻松。小姐姐们只需要在摄像头前卖卖萌,游戏主播只要每天打自己喜欢的游戏同时说一些笑话就可以,美妆博主似乎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试用一下化妆品和设备就能轻松给姑娘们种草


相比去大公司当一颗螺丝钉,每天负责接电话、做报表,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网红之路显然轻松而有趣。这不是大学生们的人性有问题,毕竟人都是好逸恶劳,追求愉悦的。如果网红工作真的这么好做又来钱,他们想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很合理的想法。


略有名气的话

还能出席各种blingbling的活动

另外还有一个很多分析者都没有提到的原因,那就是大学生被封闭在校园内,每天只有网红直播相伴,接触其他行业(甚至本行业)的机会很少,也就很难认识到从事实体工作的高收入渠道。


这和中国大学校园的特殊情况有关系。中国校园组织的学生文化活动比较匮乏,而且越是办学水平低的学校办活动的水平也就越低,往往只满足了向上汇报的作用,很少考虑学生真正的参与热情。学校与产业界的结合也比较稀缺,学生所谓的实习得不到高人指点,主要以划水为主。两种令人乏味活动安排都很难让人提起兴趣,看直播成了为数不多的乐子


京东也在用直播的方式跟双十一...

日夜相处之下,每个身为观众的学生都会自认为是这个行业的一份子,想转换身份成为一呼百应的网红主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总是倾向于找出千般理由支持自己的选择,而很少绕到风月宝鉴的反面去看一看是不是有骷髅。网红经济其实远没有他们设想得这么美好

网红也有合理性


网红的收入是高,但那只是头部网红的事。


根据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共青团北京市委去年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至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至2000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至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至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平均来看,做网红的收入还不如正常上班


抱歉,你的脸很容易被取代

就这点钱也还来之不易。网红们需要挖空心思地想题材,对观众情绪进行控场,触发购买和赞赏欲望,其实都是学问,而大多数人都没有这个能力,还没出门就倒在了冷启动的时候


一个平凡的年轻人脑子一热投身网红直播,显然并不明智


为了上镜 

成为网红之前还要“换脸”

但对于一些有头脑、有才华、有颜值的年轻人来说,做网红倒也未尝不可。在特殊的大趋势下,网红是未来技术背景下的职业代表


AlphaGo战胜人类棋手之后,人工智能时代才开始受到大众的关注。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计算机界对人工智能的研究已经进行多年了,为人所熟知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也都在布局人工智能。连富士康这样的制造企业也在考虑通过机器人取代流水线工人,进一步压缩成本,提出了“百万机器人计划”,希望用Foxbot机器人取代80%的工人。

目前可以看到的趋势是,不仅低技术水平的工作会被取代,传统上被认为需要多年训练才能胜任的记者、医生、律师、工程师等职业技术壁垒,也会被人工智能击穿。比如在4月17日举行的清华大学xHealthTalk健康未来高峰对话上,协和系医生集团主任、协和医学博士朱颖就表示未来将有50%的医生被机器人取代


但新的职业需求总是会出现的,而且趋势已经开始显现。据智联招聘《2018年新职业人群工作生活现状调研报告》显示,在新职业范畴中,以月收入5000元以上为基准线,位居薪资收入前三名的新职业分别是:宠物医生、健身教练、调酒师,都是高度需要社交和沟通能力的职业,其实和网红的原理非常类似。


能赚也能花

做直播时充满人性温暖的态度,才是网红真正能成为一个有意义职业的核心。随着人工智能在传统职场中的快速普及,做主播也会成为社会所需要的工作。


这个时代不会太远,也许在五年到十年之间就会逐步实现。所以面对年轻人的浮躁心理,社会也不必过于打击。对于有特殊娱乐技能的年轻人来说,梦想做网红很可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一个面对着电脑多愁善感的时代

AI=灭顶之灾?


但以上对网红经济的鼓励,仅仅是针对那些有特殊才华的年轻人。更多的人长相平平,创意不足,也没有持续学习粉丝经营的能力,娱乐可能并不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继续深耕会是一条更合适的路线。


但正如前文所述,在人工智能的冲击下,很多行业都会发生颠覆性的变化,前辈们提供的传统的职业发展途径,很有可能会失效。想要让自己的职业之路走得更顺畅,每个人都应该学会和AI共存,让AI成为自己的工具,而不是工作岗位的竞争者


毕竟AI时代属于我们

智联招聘曾发布过一个报告,认为人才类型分为两种,一种是一字形,一种是T字形。这一横代表的是视野的开阔程度和社交沟通的能力,这一竖代表着对知识的深度的理解。人在知识深度的挖掘上很难比得上机器,所以T字形人才的前景岌岌可危。


反观做网红不需要很高深的学识水平,但需要强大的人际沟通能力,正好是符合AI时代职业需求的一字型人才。其实在其他行业也是如此,雇主仍然喜欢那些能沟通全局,增进人际关系的雇员,对他们的需求甚至与日俱增。

来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Ya-IcsiTKaAo5QqbDVC6w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