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将至” 特朗普能得偿所愿吗?

2018-11-05 20:22

制裁一向是美国得心应手的武器,比起直接发动战争,制裁使美国不用付出太多代价而得到良好的施压效果。截止到11月2日,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The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根据国家和事务分类,统计到美国当前在进行的制裁已经达到了29项,而已经有超过6,300名个人被列入了制裁名单。

2日宣布的对伊朗制裁也位列其中,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说,这将是有史以来美国对伊朗发动的最严厉制裁。美国在8月已经重启了对伊朗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非能源领域的制裁,而在5日则将继续对能源、航运和中央银行对外交易等领域发动制裁,美国官员称要将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伊朗的石油储量居世界第四,也是世界第七石油出口国。

特朗普模仿HBO史诗大剧《权力的游戏》,将“凛冬将至”改为“制裁将至”

美伊之间的“坏血”(Bad blood)使两国无法真正和解,现在的革命政府通过推翻美国支持的巴列维王朝上位,本质上就带有“反美”属性,而从延续了整整444天的人质危机之后,这个政教合一的伊斯兰保守主义共和国从此彻底成了美国的眼中钉。

因此,瓦解伊朗的现任政权,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国家,就成了美国的长期目标,将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只是简单一步而已。蓬佩奥在上周清楚地表达了这一点,“我们想在那里重建民主,我们认为伊朗人民想要和我们同样的东西。”这和承认要在伊朗促成政权更迭基本没有区别。

伊朗圣城军司令在INS上P图回应特朗普:我会站出来抵抗你

伊朗国内并不是没有反对者,政府将石油所获收入投入到了核计划,援助巴沙尔政权和极端伊斯兰组织当中去,但却对发展经济不甚关心,加上受到美国制裁,民众的生活情况更加糟糕了。2018年初伊朗底层人的大规模示威就是在发泄对现状的不满,当时特朗普也发推声援了伊朗人的抗议,并拿来当作他反对伊朗核协议的论据。

但民众对伊朗政府不满,并不意味着他们希望美国颠覆它,并在其上建立起西方制度。最可能认同美国价值的中产阶级会更寄希望于温和的改革,而奋起抗议的底层民众则是宗教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的忠实拥趸,并可能是最激进的反美者。制裁并不会促成美国希望看到的民主革命,反而会让绝望的民众全心投入到宗教迷信中去。

11月4日是伊朗人质事件周年纪念日,伊朗民众在制裁前夕举办了大规模反美游行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ss)对此说:“制裁的历史并没有表明它们可以强迫任何国家做出重大而戏剧性的事情,”他说。“这是一个不太可能会被强迫的政府。这不存在于伊朗革命的DNA。”

美国或许希望伊朗的政权崩溃,但如同在美国强力干预的中东国家一样,这里的土地并不会多么适应西方制度,而是在废墟中脱胎出一心只有复仇的恐怖主义幽魂,像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它们是中东的噩梦,也于美国无益。让伊朗的情况继续恶化,只会将其社会和人民逼向宗教极端主义,而到头来终究会反噬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然而特朗普不太可能会改变既已采取的措施,毕竟,到目前为止,他在国际事务中的表现遵从着某种一贯性——除了交易他不懂其他的外交语言,除了强硬他不会摆出其他的姿态。但是,与他纵横商界得来的经验不同,在国际政治中,有些国家并不总是拿金钱衡量其利益,而有些国家在其核心利益上从不后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