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老”的极端化之路?:老龄化社会与老年恐怖分子

2018-11-02 15:23

一般观点认为,随着年龄增长,人的竞争力、体力等不断下降,政治立场也变得更为保守,大多数的老年人退居二线甚至三线,对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有限,甚至变得无足轻重。这种观点放在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中去检验,可能是正确的。例如,中国古代认为六十岁为耳顺之年,日本部分地区曾存在将年老长者背至山中等死的弃老风俗。然而,随着现代社会结构变化与新技术革命的出现,这一假设正受到挑战。

日本作家村上龙的小说《老年恐怖主义》就开了一个老年人极端化成为恐怖分子的脑洞。小说中,日本社会的一批7090岁的老年人拥有年轻人不可比拟的资金、技术和意识形态优势:他们在日本经济腾飞期积累了不菲的财富,部分经历过二战的8090岁老人仍掌握着煽动仇恨和动员社会的技巧,当大部分人还保留着不达目标誓不罢休的昭和精神。出于对社会政策的不满,在这班老年人发起了日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恐怖主义袭击,甚至还吸引了不少对生活失去兴趣的青年人加入。村上龙这本书在日本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毕竟日本社会老龄化带来的问题比任何一个国家都严重。老年恐怖分子虽是脑洞,但却紧扣人心。

反观中国,虽然老龄化的程度与日本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但老年人的绝对数量以及代际冲突的激烈程度,中国并不输日本。2018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已经达到2.41亿人,占人口总量的17.3%,是日本总人口的两倍。在5060年代出生长大的新中国一代90年代之后出生的千禧一代在价值观、历史观、世界观上有着深刻的裂痕。相比日本,中国在1949年至1999年间所经历的波折有过之无不及。可惜的是,无论是在家庭私域或者公共话语中,中国老年人的青年记忆被刻意抹杀。今天,已经鲜有父母愿意提及灾荒时期的生活或者自己在政治运动中的角色和立场,灾荒和革命在大众传播中也成为敏感词,更多时候以模糊化和浪漫化的方式轻轻带过。年轻一代不了解这些历史,成为加深代际冲突的重要因素。

如果回看过去几年的社会新闻,几乎每周都有青年人与老年人发生代际冲突的消息。而且,结果通常都是老年人最终在实际冲突中获胜,而在舆论场中成为众矢之的。例如,在之前一度热炒的老年人霸占篮球场跳广场舞的视频中,虽然在场的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然而老年人人数众多、团结一致、敢于亮剑,最终一个高大威猛的年轻人被数十老年人围攻,身中数拳,悻悻逃去。又如在东北一些城市流行老年人暴走团,上百人统一着装,排成整齐的队伍,喊着口号,每天晚上占用机动车道开展健身活动。一次发生了机动车冲入暴走队伍造成数十名老年人受伤的意外,网上一边倒地批评暴走团违反交规,被撞也是活该。上述两个例子,如果追述那代人的记忆,都能追溯到源头。广场、队伍、歌曲与斗争,这些元素从1968年一路穿越到2018年。但是,年轻人已经无法理解这些情景与父辈记忆之间微妙而又禁忌的关系。于是,他们代之以愚昧自私暴戾来标签化这些老年人,企图以边缘化和污名化来压制这个看上去无关紧要的群体。

然而,当今的大爷大妈,不再是年轻人想象中的弱势群体。他们大多在90年代已经购入房产,保持着积蓄的优良传统,随着互联网的便利化,又成为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深度使用者,同时又拥有大量的无用时间。因此,老年人掌握的资源实际上不比年轻人少。另一方面,老年人在思想上极端化的理由远多于青年人。病痛缠绕、老年丧偶、子女抛弃以及上面提到的代际紧张关系,都比年轻人普遍面对的职场、感情或育儿压力来得要沉重得多。未来随着赛博格技术(以机械增强人类器官的功能)的发展,一小撮拥有大量资源的老年人,借助互联网煽动极端主义,发起恐怖袭击并非不可能实现的事。与为教义殉死的恐怖分子一样,老年恐怖分子也是一群信仰或行为不被理解的边缘人。

笔者相信,村上龙创作《老年恐怖主义》这本奇书的主要目的并非要让大家警惕出现老年恐怖分子的可能性,而是希望唤起对老年人的同理心。许知远说过,下一代对上一代没有好奇心,这代人绝对不会有特别大的可能性。在中国语境中,年轻人主动去了解父辈的历史(包括国家和个人的),可能是培养这种同理心的最佳途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