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关全局 台湾“两颗子弹”将再现?

2018-10-25 05:39

国民党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选情的暴涨给民进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危机感。民进党不得已从“躺着选”的守式转为全面反击的攻式。随后,有关韩国瑜涉黑、涉黄、涉赌的言论四起,这成为了民进党遏制韩气势的手段之一。

针对绿营的“反击”,台湾舆论开始讨论,最会选举的民进党除了安排老市长陈菊流泪下跪等悲情牌之外,是否还会让更“意想不到”的方式在投票前的一刻发生,进而能够产生和影响选民的选票。吴敦义的录音带造假案、黄俊英的“走路工”案无不在一日内让选情发生惊天的反转,毕竟这些历史镜鉴历历在目。

由于高雄的胜败对民进党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其意义并不亚于总统选举的结果。而此时高雄的选情远比历次都更加激烈,甚至有一些声音不无担忧的会联想到类似十四年前的“两颗子弹”事件是否会再次上演。

台湾舆论出现以上的担忧并不奇怪,毕竟民进党“前科累累”。不可否认为了选举胜利,各政党使出浑身解数是选举常态,甚至出现一些“特殊招数”取胜也不鲜见。因此民进党使出“奥步”(台湾话:阴谋、损招、贱招)或许也不值得惊讶,但如果说再现类似“两颗子弹”事件的话,或许还值得讨论一二。

Image result for 两颗子弹

一方面,在陈水扁执政时期,正是台独势力蓬勃发展的新的黄金期,尽管执政效果不彰,但独派势力的快速成长依然成为了其最重要的依靠。当陈水扁与连战选情势均力敌之时,“两颗子弹”的发生迅速唤起了选民对陈水扁的同情,更强势凝聚了台独的支持力量。

另一方面,陈水扁的上台是台湾首次政党轮替,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当时的台湾社会对于选举出现的各种意外事件并没有判断对与错的经验。民进党很多的选举套路虽然事后被证明是“奥步”,但选民在第一时间是难以判断的。正是选民选举经验的缺失,也给了民进党各种手段发挥的空间。

除此之外,陈水扁执政后两岸关系虽然快速倒退,但当时国际和岛内舆论并没有明显倾向于大陆一侧。民进党也在不断的把与大陆的博弈强调是中共对台湾的打压和欺负。这样的操作也成为了民进党屡试不爽的战术,并把这种对抗发挥到了极致。周子瑜事件、太阳花事件都成为了民进党后来的经典操作模式。

所以说,那个时期的很多客观因素的存在,让民进党的选举伎俩总是能够产生不俗的效果。

但时过境迁,此时的台湾早已不是十四年的台湾。两岸关系尤其台湾社会也早已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特别是蔡政府执政以来,更是让很多事情出现了逆转性的变化。

在这种转变中,即使出现了“两颗子弹”或许也不会为民进党带来任何正面的意义,反而是更大的打击。

十四年后的台湾,经历了三次政党轮替和近三十年的蓝绿恶斗,早已经告别了曾经“四小龙”时期的辉煌而陷入了长期发展停滞的状态之中。台湾人对民主政治的新鲜和激情都在自身生存环境质量降低中逐渐消耗殆尽。对经济的诉求已经超越了在政治道路方面的斗争。

Image result for 蔡英文

民进党的两次执政,在权力越来越大的同时不但没有满足台湾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反而对台湾的伤害越来越重。特别是近两年多以来,蔡政府的执政让岛内民怨四起,台湾社会对民进党和台独的正由失望转变为反对。

在丧失了稳固的民意基础的情形下,纵使民进党在选举期间打出悲情牌、恐吓牌、神主牌(台独)恐怕也难以再产生以往的效果。近期,民进党在高雄举办了所谓的“反并吞”游行,结果媒体报道参加的人数只有不到五千人。这或许也已经说明高雄人已经对民进党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

18年的政治磨炼(2000年政党第一次轮替),台湾社会已经对很多选举招数产生了免疫力。民进党频繁的选举招数也难以唤起选民的热情和信任。选民也越来越看重候选人的经济政策而不是其它。

今天的台湾已经不是十八年前的台湾。今天台湾社会已经不存在因为“两颗子弹”而改变选情的社会基础。假如真的再次出现此类事情,或许不会给民进党带来更多的选票,反而会招致选民更多的反感,并导致选票的进一步流失。

聪明反被聪明误,民进党的确是选举的高手,但真正的聪明不仅仅是用在如何战胜对手方面,更要用在如何服务百姓方面。

在这一切的政治博弈中,最主要的是因为台湾选民变的越来越理性,只有他们才会让各自“奥步”停止,也只有他们才会让“两颗子弹”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他们的理性会为台湾的未来选择一条真正奋起的道路。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