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去极端化是“强迫洗脑”还是“无奈之举”?

2018-10-12 05:47

北京时间10月9日,中国新疆公布新通过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以立法的形式遏制被其视为是"极端化"的言行。

在此之前,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都曾指责中国政府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指责新疆政府秘密囚禁百万维吾尔人"强迫洗脑"。所以,此次新公布的《条例》也被部分媒体解读成中共将"再教育"行为以立法的形式合法化,中国政府"明目张胆"地对新疆穆斯林进行"强制洗脑"。

其实国际社会和海外媒体能做此论断,主要是因为中共针对新疆信教民众颇为强势地推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这在外界看来类似于一种"集中营式"的"强制性洗脑",干涉了正常的宗教信仰自由。这当然既于中共历史上惯于思想洗脑灌输的错误做法遗留下不良印象有关,同样也是西方社会对中国新疆治理现状的不够了解造成的误解,当然中西方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导致的偏见也难辞其咎。

但终归究底,在这个问题上,西方对中国治理新疆政策的误解是根本原因。中国政府治理新疆有一个"从柔到刚"的转变过程。在几年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政府面对新疆维族复杂的宗教极端化问题一直采取"怀柔政策",试图用政策优惠扶持、文化感化的手段来治理新疆,甚至现实中对穆斯林群体采取了过多的政策保护和优待,在很多地方出现了明显的"逆向歧视",在很多新疆地方非信教民众成为弱势群体。但多数信教群众和不信教民众相处融洽。只不过,多年下来,极端宗教思想利用政府对宗教信仰的保护和优待,大肆地扩张其对普通民众的影响,极端思想和恐怖疑似在新疆大规模扩散,如多年来一些极端宗教势力大力鼓吹反世俗化的宗教思想,鼓励与不信教和温和信教民众之间的敌对意识,并且直接焦点对准中共和世俗政权,甚至不惜发动恐怖袭击。诸如宣扬"共产党盖的安居房是阿热木(非清真)"、"拿政府工资给汉族打工是热阿木"、"妇女不蒙面不是真正的穆斯林"……对当地普通民众直到思想压力,甚至进行组织上的人身打击和思想控制。甚至直接发动恐怖袭击事件,制造社会动乱,激化民族矛盾。最为世人震惊的暴乱事件莫过于2014年的新疆莎车县的暴恐袭击案,导致数十人维族平民受伤,造成民众陷入严重恐慌。同样发生在2015年的新疆拜城杀戮事件也是震惊世界。宗教极端势力在政府"柔性治疆"的政策下持续地对正常的民众信仰和世俗生活施加压力,扩张极端思想的范围,甚至制造恐怖事件,对当地普通维族穆斯林民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地损害,对新疆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以及人心的稳固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基于这些血淋淋的现实,中国政府一改往昔做法,对待新疆地区采取了较为强硬的治理手段,此次出台去极端化的条例尽管初看上去略感强硬专断,似乎不是常态下的宗教宽容之策,但外界若能更深入具体地了解一下新疆近十几年的现实形势,尤其是宗教极端思想和恐怖思想的演变过程,就会大致了解,中共的"强硬治疆"不过是一种"矫枉必须过正"的"无奈之举"。而《条例》的颁布和实施,可以看作是中国政府在回应一段时间以来海外关于新疆"再教育营"和去极端化的争议,也是再次清晰表明中国政府在新疆治理上强硬却合乎逻辑的立场。

当前新疆治理所面临的复杂问题和现实困境是中国政府采取强硬治理的现实依据,但由于中国政府和新疆当局在治理过程中一贯的保守姿态,无法主动地向外界传播和解释其政策,尤其是中国政府海外传播能力的不足,也是造成西方误解和质疑的原因。

而西方的质疑尽管总体上是基于对新疆现状的不理解和对中共曾经积累的负面形象的不信任,其对中共治疆的批评不够客观,但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中共在"矫枉过正"的强硬治理中,确实应该一方面结合新疆维族穆斯林的实际情况,真正做到"因地制宜",避免治理扩大化、一刀切的问题,在治理极端思想的过程中,避免伤害无辜的普通信教民众和正当的信仰自由。另一方面也要向国际社会适当地开放和透明有关新疆的话题和政策,增加自身政策的说服力。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