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背后的角力 中国民众敢当下个崔永元吗?

2018-10-12 05:38

本以为自中国官方公布范冰冰巨额罚款以后,由崔永元掀开的这一持续将近半年之久的热点事件终于可以落下帷幕,没想到举报人崔永元近日再发文揭露其在举报过程中受到来自中国官方相关部门联合施压,以及举报之后身处险境而官方不作为,使这一热点事件的关注焦点从娱乐圈逃税转向了公权力,从而引起民众更广泛的关注。

据综合媒体报道,北京时间10月7日,崔永元在其微博发布《一声长叹一声雷》的文章,直指中国税务总局不法传唤举报人(崔永元)且对其态度粗暴,上海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大队对其“抄家式”报复调查。10月10日,崔永元通过其个人微博@崔永元读书汇发布长文《举报公安》举报北京警方不作为,该文发出后不到半小时曾遭删除,后来又重新恢复浏览了。

目前,被举报的北京警方尚未对崔永元的发文作出回应。10月10日被举报的上海警方曾通过官方微博正面回应崔永元表示已对此事高度重视,但联系不上崔永元,希望崔永元能主动联系他们配合调查。而当天崔永元通过媒体今日头条微头条回击上海警方所谓的联系不上自己不属实,并建议他们去查上海市长宁区原经侦副支队长彭奋及儿子彭明达。当日有一段崔永元颓废地坐在一间屋子角落并自曝身处险境的视频流出,发出不久即遭删除。

崔永元再掀举报浪潮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公众都期待流出关于该事件的更多内幕。虽然崔永元所举报的以上官方部门的失职渎职行为有待进一步核实,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这一次被举报的北京警方和上海警方被崔永元冤枉了,绝大多数民众也未必敢再同崔永元一样举报罪恶、声张正义了。

这一结论首先基于很多像崔永元一样的实名举报人,在举报公权力后遭受到不同程度打击报复的情况并非个案。这些实名举报人轻则被孤立或被解雇,比如辽宁省鞍山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实名举报鞍山市国税局人为地少征国家巨额税款等违法、违规行为,结果遭遇两次辞退一次劳动教养;重则被定为诬告、致残、身亡,比如2005年北京通州区马驹桥镇古庄村村民曹继云,因带头举报党支部书记刘富奎将村中土地违规售卖问题,被刘富奎等指使人杀害。2008年四川武胜县公商局党组书记龚远明举报县委书记孙南,被砍成重伤成为植物人。吕净一举报河南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先被免职,后被拘留,最后遭行刺造成重伤,妻子被刺身亡等等。

更让很多能助反腐一臂之力的举报人望而却步的是:在遭遇打击报复时孤立无援。事实上,中国不乏对举报人保护的相关法规。比如《刑法》《刑事诉讼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等法律和司法解释中均有提及有关举报人保护的规定,《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监察机关举报工作办法》等都明文禁止打击报复举报人,并指出构成犯罪的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但是这些内容多数分散于各种规定中,没有形成体系,并且这些规定过于抽象,再加上这些规定绝大多数都是关于对报复者进行事后惩戒的,因而不能给予举报人切实、及时、有效的保护。且对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惩罚缺乏威慑力,从而将实名举报人置于危险中。

前两条已经可以让绝大多数举报人放弃举报了,最令人绝望的是:即使举报人不畏打击报复,也不惧怕遭遇打击报复时的孤立无援,但面对强大的公权力,螳臂当车式的举报结果很可能只是无畏的牺牲。在传统“官本位”思想的影响之下,社会对一个人事业成功与否的评价标准取决于官职的大小,官职会给处在位置上的个体带来社会地位、政治待遇、经济保障等各方面其他职业所不能比拟的优势。官职本就具有普通民众所不具有的优势,再加上掌握公权力的贪腐者因为贪腐,一般都拥有各类资源,比如不可小视的人脉关系,因此一般不难对举报人进行打击报复,另一方面也牵涉更多利益纠葛,“拔出萝卜带出泥”可能会牵连到更多腐败的公权力。当这一举报威胁到更多公权力时,它们作为一个利益团体因为自我保护而利用可以进行暗箱操作的问责机制,继而采取对举报内容视而不见也不足为奇了。比如因为举报公权力而两次遭辞退,甚至经历牢狱之灾的李文娟,最后等来的是:在其举报的五项违法事实中,最后被认定的只有前两项,而其它三项涉及到政府利益的却因事实不清而予以否定。

举报人提供的线索是重要的反腐力量,其中实名举报更是减少了诬告的可能,大大提高了调查举报事实的效率。但由于举报人出于以上弱势地位中,如果这些问题不能得到解决,即使这次警方是被崔永元冤枉的,但中国民众也不会放心地为反腐贡献力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