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只打不死的超级大老虎:“忠臣”奕劻

2018-10-12 01:17

奕劻是乾隆皇帝的曾孙,“根红苗正”,晚清宗室重臣,清朝首任内阁总理大臣,被称为晚清“中国最有名望之人物”。光绪十年,他担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进庆郡王;光绪二十年,进爵为庆亲王;光绪二十四年,加恩世袭罔替,成为铁帽子王。就这样一个身世、声名显赫的人物,世人却评价其一生中“从未做一稍有荣誉之事”。


从其履历可以看出,奕劻的官运是出奇的好,自咸丰十一年辛酉政变至辛亥革命,五十年间,奕劻虽然能力不高,学问也不行,官却做的顺风顺水。世人说其“官爵之隆,晚清醇亲王奕譞之外,难有其匹者”。


这是因为奕劻把握住了一个关键人物慈禧老佛爷,他深切地领会了慈禧太后所说的“荣辱忽焉,皆在圣意”这句话的内涵,并时刻在实际行动中加以无微不至地体现。为了讨老佛爷喜欢,奕劻把麻将牌引入宫中,手把手地将搓麻技艺加以推广,从宫女到太监,无不乐此不疲。当时大清正是内外交困,慈禧需要舒解心情,所以对麻将引进工作十分满意。当然,这只是第一步。


奕劻不时地让他的两个福晋进宫,不是陪老佛爷、就是陪老佛爷身边工作人员来两圈。这两女士每次进宫陪打,随身带去的银票总是不够输,据说是“日挟金数千”“岁费巨亿”。奕劻还把自己的第四女送入宫中陪伴慈禧,这位四格格论品貌,是千里挑一,论做事,是八面玲珑,处处周到,自带着十分的人缘,甚得慈禧的欢心。功夫不负有心人,平庸的奕劻因此不断得到提拔重用。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郑重提出批评意见。慈禧反而耐心地做起了人家的思想工作:“他啥水平我能不知道吗?但是看来看去,还是他贴心。”



奕劻有权之后,在“国务活动者”之外,大肆聚敛,与其子载振、大臣那桐卖官鬻爵,被当时的人们讥为“庆那公司”。时人说他家是“细大不捐,门庭如市”,“异常挥霍尚能积蓄巨款”。据记载,“奕劻用事,贿赂乃十百倍之矣”,就是他比别的贪官搜刮的钱要多个百十倍。


举个例子来说吧,1890年,有人从外地到京城,给四位军机大臣分别送银子600两、300两、200两、100两。等到奕劻当政时期,几百两银子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必须要千两、万两了。段芝贵送上白银10万两,立马买到了黑龙江代理巡抚;杨士骧送上10万两银子,就得到了山东巡抚一职;陈夔龙的夫人被奕劻的福晋收为干女儿,因此与奕劻搭上了关系,成为了直隶总督。据说,“夔龙督直时,每岁必致冰炭敬数万,几去其所入之半,其他缎匹、食物、玩好等不计”。光绪三十四年,奕劻七十诞辰,大开庆典,这也成了官员们攀缘交结的好时机,而奕劻更是借机大肆进财纳贿。各地进献者络绎于道,王府门前车水马龙,列起了长阵。这一次七十寿诞,奕劻所得现金达五十多万两白银,礼物价值更为百万两白银以上……


奕劻的聚敛的手段,可谓是丰富多彩花样百出的,短时间内就积累了亿万的资财。根据当时英国《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里循披露,庆亲王的银行存款高达712.5万英镑,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根据有人考证,1894年的500英镑,购买力约等于现在的59935英镑,简·爱小姐在桑菲尔德庄园做家庭教师,年薪30英镑,生活就比较体面了;达尔文买了一幢带花园的豪宅,也不过2000英镑。奕劻有700多万英镑,相当于今天多少人民币,大家自己算去吧。后世有人称他为大清“首富”,虽未必尽然,但可以肯定他至少是“首富”之一。



奕劻贪腐之名甚至名扬全球,著名的《泰晤士报》《纽约时报》等媒体提到他家就是中国官场的“集市”,连门房都设了“收费站”


就是这样一个贪婪成性的人,奕劻却把自己的书房命名为“澹如斋”,满口自称是 “澹如斋主人”,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澹泊如水、廉洁奉公、勤政爱民的清官,还叮嘱其子孙要严守“四留”之训,即“留有作不尽之禄以还朝廷,留有余不尽之财以遗百姓,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书以遗子孙”。另外,奕劻还将庆亲王府库存的许多他认为不贵重的物品,诸如一些古玩、字画、玉器、瓷器等委托给一家法国的“品德洋行”代为拍卖,以“表示贫困”,以掩盖社会上的议论。


为了掩饰其贪贿丑行,他表面上对手下严格要求,对守门的人也不例外。奕劻的门子明码标价每个求见者要交纳72两银子。不讲别的进贡礼金,光这高价门包就足够让当时一个平民百姓一年的生活费用。晚清名臣岑春煊在《乐斋漫笔》中自述慈禧召见他时,曾当面奏道:“亲贵弄权,贿赂公行,以致中外效尤,纪纲扫地,皆因庆亲王贪庸误国”。慈禧想调停岑春煊和庆亲王的紧张关系,要岑主动上门拜访奕劻一次。岑答道:“彼处例索门包,臣无法备此;纵有钱,亦不能作此用也。”慈禧听后也不作正面回答,只是“乱以他语而罢”,可见老太太其实心知肚明,只是睁一眼闭一眼罢了。据说岑春煊面奏之事很快传到奕劻耳中,他便亲手书写一张严禁收门包的手谕贴在大门口,欲盖弥彰。就在条子贴出的第二天,被派任江西提学使的林开謩按惯例在出京赴任前要遍谒军机大臣辞行,奕劻家去了三次都被门子挡驾。这是第四次上门,他问门子:“各大臣均以谒晤,一见王爷,即可成行,究竟何时可以得见?”门子微笑而告,尚有应纳之门包也。林指着壁上所贴庆亲王的手谕责问道:“王爷有话,吾何敢然?”门子笑眯眯地给了一个神回复,答道:“王爷的话不能不这样说,林大人你这个钱也不能省。”……


那么问题来了,大家都知道奕劻是贪官了,就没有人举报他吗?



晚清两次以反腐败的名义出现的台谏风潮,矛头都直指奕劻。第一次是1907年的一起“权色交易”。奕劻的儿子、商部尚书载振出差路过天津,看中了名歌姬杨翠喜,候补道段芝贵随即用重金为美人赎身,献给载部长。顺理成章,不久,段芝贵便被破格提拔,一跃成了黑龙江巡抚。御史赵启霖立即上奏弹劾,认定是“性贿赂”。朝廷派了载沣等人去查,结果“查无实据”,赵启霖反被革职。第二次是三年之后,另一御史江春霖又向奕劻发难,弹章的题目就是《劾庆亲王老奸窃位多引匪人疏》,火药味很浓,震动朝野。江被责为“沽名钓誉”“莠言乱政”,但处分仅是“回原衙门行走”,换个工作岗位,结果江干脆辞职,炒了朝廷的鱿鱼,一下子名动四海。御史们群起效仿,“不让江氏一人独为君子,访查中外大臣劣迹,联名入奏,以尽职责”,掀起了舆论监督的大高潮,逼得奕劻只好请假躲避。不过,奕劻每次总是有惊无险,安全过关。因为奕劻在慈禧他老人家看来,御史们罗列的罪状都是一些皮毛,是小节,她看中的是奕劻的“大节”,就是“政治过硬”。


奕劻理财很有天赋,也有超前意识。虽然外国银行已经进入中国,但是八国联军侵华硝烟未散,人们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大家耻于与外国人打交道,更愿意到中国人的银行或钱庄存钱。奕劻却格外青睐外资银行,在花旗银行、汇丰银行、麦加利银行、东方汇理银行、华俄道胜银行、横滨正金银行均有大笔存款。特别是英资汇丰银行,民族金融机构里没有他一厘钱,个中的原因不言自明、众所周知的。奕劻仅在汇丰银行就有200万两白银以上的存款,其中一次还存入黄金120万两。


因此,当时北京的一家画报曾经有一幅关于奕劻的肖像漫画:这位庆王爷顶戴花翎,身着官服,戴着一副大眼镜,双手拿着一只大耙子,满地搂着金银财宝……不过,当时的报刊竟敢指名道姓地讥讽身为内阁总理大臣的庆亲王,这也不由得让人咋舌称奇。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 张培山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fOzIkEoGftBEAfhOPtwXKw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