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与上奏折

2018-10-11 21:13

好多大学,都有这样的规定,凡是教师们的研究项目,或者文章,如果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批示,不仅成果的规格高了一个档次,而且还可以得到额外的奖励。随着批示人的档次,奖励自有层次。所以,得到批示,就成了某些人文社科学者追求的目标,得到了大领导的批示,就像蛤蟆跃了龙门一样,逢人便拿出来夸耀。

当然,人文社会研究,是有政策研究的部分,某些项目,专门为国家的某种现实需求而做,也是必要的。有人有这个热心,专为国家的某项政策操心,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是,在我看来,这样的政策研究,只是学术研究的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如果一所大学,尤其是名牌大学,以及科研机构,把政策研究当成自己的主业,把自身定位于类似西方的智库,那么,无论如何,都是有点本末倒置。没有扎实的基础研究,国家的学术是没有前途的。这就预示着,作为学者,真正需要的,是坐冷板凳的功夫,而非一跃龙门的狂喜和热闹。

然而,在人文社科领域,不仅专门的科研机构自我定位是智库,一窝蜂扑在政策研究上,就连名牌大学,也不仅建立了自己的智库型学术单位,而且每个相关的院系,都纷纷把自己定位在智库上。进行政策研究,争取领导人批示,成为一种有明确导向的不可抗拒的潮流。

当然,做政策研究,得到领导人的批示,的确是很重要的。有批示,就意味着受到了重视,你的研究,就有可能化为政府的具体政策,推行下去。经常有学者夸耀,哪项政府的决策,是来自于他的贡献云云。里面有浮夸的成分,但估计有些可能是真的。可是,领导人不是神,他批示了的,不见得都是合适的,不批示的,不见得统统是垃圾。有些人专门揣摩领导人的意图,以迎合上意的姿态提供政策报告,得到的批示,肯定就多。但是,实际上却有强化领导人某种偏向的可能,久而久之,把人带到沟里,也未可知。这些年,政府政策也经常会出偏,看来跟这些刻意为之的政策报告,不无关系。

实际上,这样的政策报告,就有点类似于过去的奏折了。王朝时代的奏折,完全实话实说的不多,但也分为稍微能讲点人话的,和完全不讲人话、一味迎合人主的。如果总是希望人主对奏折有个好评,那么,多半是要迎合的。天底下真正的明主不多,真正的昏君也不多,不好不坏的居多,老是迎合,慢慢地就把主子都带到沟里去了。

王朝时代据说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的学者,最起码的品质,就是要说实话,说真话。就算你是智库,提供的政策报告,分析的依据,也必须是真实的数据,切实的调查,而不能胡编乱造。然而,一旦大学和科研机构,形成了争取领导批示的潮流,那么,对所谓学者的塑造,可就太大了。人们看重的,不是自己的研究,而是如何通过这个研究包括获得批示,尤其是正面评价的批示。于是,整个学风就被带歪了,所谓的政策研究,就成了上奏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