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的最后十天,在地下室里发生了什么?

2018-10-11 01:10

1945年的四月底,是希特勒在人间祸祸的最后一段日子。4月20号刚好是他的生日,原定好热闹庆生的元首却连他最喜欢的上萨尔斯堡也回不去了,盟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将纳粹帝国控制的区域锁在柏林周围。


美军和苏军已经在易北河上会师,英军马上就要占领汉堡和不莱梅,南边苏军占领了维也纳,沿着多瑙河一路进发,美军则马上要把希特勒起家的地方慕尼黑吞掉了。毫无疑问,希特勒困在柏林,盟军好像瓮中捉鳖,即将把大炮架在他那鹰钩大鼻子前面了。柏林曾经富丽堂皇的总理府,彼时已经在敌人的炮弹下七零八落,总理府这堆废墟的主人只能怂兮兮地躲在碎砖石块下的地下室里,幻想着手里最后一点军队能带来大反转。


总理府侧门


希特勒看起来像是完全疯了,他衰老得让人几乎认不出来,浑身总有一个部位在发抖,好似患了持续性癫痫,任何动静都会引起他的神经过敏,但凡一说到战场上的事情,他就会激动万分地跳起来,嘴里不停地谩骂,所有人都欺骗了他,所有人都背叛了他——是的,战败的责任照例是要推给别人的,英勇的德意志怎么可能输了,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小人陷害


这种白莲花剧情从尼伯龙根开始就有传统了,一战战败后,“刀刺背后”的借口传播得那样理直气壮,二战再次失败的元首自然也要怪罪出去,但是一直独裁德国的他显然找不到特别适合的背锅人选,于是这个对象就变成了“所有人”。希特勒悲恸欲绝地自言自语着道:“我没有人可以信赖,他们都背叛了我……”


此时的希特勒已经没有什么能期待的了,人在现实中走投无路的时候,往往会寄希望于不现实的力量,幻想着冥冥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会带来奇迹。因此,最后的日子里希特勒和他的党徒们迷上了玄学——西方人惯用的星象占卜法成了希特勒最感兴趣的内容,在他刚当上总理的时候,就让人给他卜算过凶吉——原来登基算卦问天谢地并不是我们中国古代皇帝的特产。


在1945年4月为希特勒充当最后一位神棍的是天赋异禀、多才多艺的戈培尔,他信誓旦旦地告诉希特勒,4月过了就会迎来转机,并声情并茂地为希特勒朗读《腓特烈大帝》一书中的精彩片段。


希特勒与戈培尔交谈


腓特烈大帝是希特勒最崇拜的人,也是最喜欢拿来自比的人,腓特烈大帝在风云诡谲的七年战争中曾一度陷入困境,走投无路的他甚至差一点自杀,但是就在最艰难的时刻,命运的天平像中了邪一般朝他倾倒,瞬间将濒死的局面反转(他的大敌俄国,上来一个新沙皇是他的脑残粉,不仅放弃了对腓特烈的追杀反而归还了之前占领普鲁士的土地甚至为他提供军事援助,这一段充满乌龙的故事在我们之前讲过,读者盆友还记得吗)。希特勒渴望、或者说认为,自己会像腓特烈大帝一样绝处逢生奇迹翻盘,戈培尔神神道道的星象图又向他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希特勒依然怀着一颗相信童话的心等着奇迹降临。


你别说,还真有个奇迹般的小火花突然擦亮了!就在1945年4月12日,美国的罗斯福总统突然去世了,在被空袭折磨成一片火海的柏林,神棍戈培尔像过节一样高兴得举杯庆贺,希特勒欣喜若狂,更加对戈培尔的神机妙算深信不疑,原来腓特烈大帝的好运真的降临了,按照星象图的说法,纳粹帝国即将迎来转机。


可惜,戈培尔这个业余神棍到底没能精确把握事态的走向,腓特烈大帝有脑残粉救他,可取代罗斯福就任的杜鲁门总统并没有任何喜欢希特勒的意思,美国一分钟都没有停止对纳粹帝国的攻占,罗斯福的离世也仅仅像一个小火花给了希特勒短暂的惊喜,便再没有他期待的后续。


可是靠着玄学支撑的希特勒依然相信他有反攻的可能性,就在柏林城下,由党卫队的施坦因纳指挥,带着能想起来、能纠集起来的所有人抵挡黑云压城的苏联人。可是“反攻”二字应该只存在在元首的幻想中了,除非一夜之间斯大林爱上他,不顾一切为他撤兵、打走英美军队,否则靠着柏林城附近那点溃不成军的兵卒,是根本没办法与苏联人碰面的。


指挥战斗的施坦因纳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丝毫没有准备用自己的小命和苏联人刚,心急如焚的希特勒等待施坦因纳带回捷报,可是反复传来的消息只有“找不到施坦因纳人”,与此同时苏军已经突破了柏林北面的防守,坦克开进柏林城。这下希特勒可真的叫天不灵了,他又开始哭天抢地地大喊每一个人都背叛了他,每一个人!这指的有对他忠心耿耿、骨骼惊奇的神棍戈培尔,有被他称作“第二个俾斯麦”的里宾特洛甫,还有大难临头自谋出路的戈林……以及在场的、曾经纳粹帝国不可一世的高管们,他们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看着老大完全疯了的样子无能为力。


希特勒发够了疯,再也没有力气尖叫的时候,无奈地摆摆手,他终于肯承认他的纳粹帝国大势已去了,他决定留在柏林呆到最后一刻,至于其他人,各自安排去吧,末日已经来临,炮弹不断地在柏林每一个角落爆炸,苏联人那些令人讨厌的低等种族的脸已经在柏林的街道晃动,唯一属于这个威风凛凛的元首的,只有总理府下面这间阴森森的地下室了,就在这间地下室里,他随时有可能结束自己这条罪恶的生命。


阿尔伯特·斯佩尔(Berthold Konrad Hermann Albert Speer)是一位德国建筑师,在纳粹德国时期成为装备部长以及帝国经济领导人,在后来的纽伦堡审判中成为为主要战犯。


之前负责执行希特勒那个罪恶的“焦土计划”的斯佩尔,特地来到柏林向元首告别,他对元首一直忠心耿耿,但也由于希特勒最后发出的毁灭德意志的命令让他“幡然悔悟”,拒绝执行这个惨绝人寰的陪葬计划,这次斯佩尔是带着极大的决心来的,他本打算用毒气杀死希特勒,但却因为实施过于困难而不得不放弃。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将拒绝执行“焦土计划”的事情向希特勒坦白之后,并没有遭到预想中的大骂以及叛国罪的指控,希特勒仿佛早知道他会这样做一样,显得异常平静。也许是人之将死,就连恶魔也有点人性了。


时间已经到了4月28日,希特勒的死期将至,阴森森的地下室里,依然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是他那位美貌而且无怨无悔的情妇爱娃,这个女人一直深爱着希特勒,虽然元首为了江山政权从来没有给她足够的关注,更没有给她一纸正式的婚姻保证。在第三帝国和地下室所有人最后的生命里,希特勒决定用一场小型而庄严的仪式满足爱娃梦寐以求的“元首夫人”的愿望,尽管在盟军隆隆的炮火中他已经变成一个光杆司令,可爱娃不在意,仍然为希特勒最后一刻的迎娶感到高兴,哪怕只有几个小时正式夫妻可做。



下一次,就让我们来看看希特勒的妻子、婚礼以及这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烈的战争之首犯最后一段时间的苟且!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筠蛋蛋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Lvc1yVTMrI4UxMnTN-oXA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