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外的中餐我都不认识?

2018-10-10 22:20

饮食是文化的一部分,在不同国家文化交流的过程中,双方的饮食文化自然会相互影响渗透。在肯爷爷、M记、汉堡王开遍中国城市的大街小巷时,吃中餐也逐渐成了一些欧美国家生活的日常。

 但其实中国缺乏世界级的餐饮品牌,这让中国人自己熟悉的中餐口味没有能够真正传入外国。而歪果仁里的中餐超级粉丝,很可能自己都没搞清楚自己吃的到底是个啥。左宗棠鸡、李鸿章杂碎这种人尽皆知的“美式中餐”已经经常被拉出来嘲笑,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之列。今天我们要来看看一些相对小众的国外中餐。

来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我谦卑地来了


中餐在国外,尤其北美国家,是一种很尴尬的存在。各式中餐外卖、馆子常出现在美剧中,让很多中国人以为中国软实力输出成功,值得扬眉吐气。但这样想就完全错了。其实在北美,中餐意味着廉价,品位档次也远远不及日料和法餐,因此人们常常不愿意花太多钱吃中餐,看中的也只是中餐的美味快捷、便宜大碗等特点。

 

为什么他们会对中餐有这样的看法?这跟中餐最初进入国外市场的地位不无关系。

 

19世纪中期,加州出现了淘金热,华工(多来自广东地区)进入美国,第一批中餐馆由此在美国出现。开馆子的人多未经过专业培训,做出来的菜也就是随便炒炒的水平,著名美式中餐“炒杂碎(chop suey)”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炒杂碎

并不是很多人脑海中的“内脏集合”

可想而知,这样水平的中餐馆并不会得到已经自认中产的美国人青睐,服务群体主要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华工们。尤其是在19世纪80年代的排华法案通过后,中餐在美国地位尤其低下,但餐馆作为华工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从未被放弃经营。


旧中国饭店

看起来b格挺高的啊

中餐真正开始风靡是20世纪初。中国人在美国潜伏了几十年后,人口快速膨胀,影响力不断增大,唐人街开始遍布全美,中餐行业也跟着爆发式增长。70年代尼克松访华之后,移民法也得以修改,美国华裔数量再次增多,中餐的类别也变得更加丰富。到了1980年,中餐已经成为了北美公共食品消费领域最受欢迎的民族美食,约占美国少数族裔美食的30%,还涌现出了一系列美式中餐品牌Panda Express、PF Chang(隔壁的北美留学生已经哭了)。

 

尽管有了这些成绩,中餐的标签仍摆脱不了“廉价”和“方便”。据美版大众点评统计,日料在美国均价超过了法餐和意大利餐,位列第一,人均近70美元,而中餐与印度菜、泰国菜等排在末端,人均35美元左右。而每家中餐馆的年均收入也比整个餐饮业的全国平均水平低至少40%


这种文化软实力的建设

投入的与其说是钱,倒不如说是文化本身

在欧洲国家,中餐的发展史也是类似的。虽然价格相对高了一些,但也一直算不上高端食物,在鄙视链里可能还不如5欧元一卷的土耳其烤肉

 

中华民族一向自诩是“最会吃”的民族,中餐在国外却成了cheap(价格和品味两方面来说)的象征,这难免让人觉得受伤


土耳其美食在德国的地位

相当于煎饼在中国

其实如果是因为他们嫌弃中餐不好吃也就罢了,但事实是他们吃到的往往不是日常跟我们打交道的食物。那些已经根据当地人口味被本地化了的“中餐”才是他们眼中、口中的中餐。因为这些四不像的中餐而对正宗的中华饮食下结论,实在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这些变异中餐究竟是个什么尿性呢?

 

被改造后的我


在美国密苏里州的春田市,有一种鸡料理会出现在几乎任何一家中餐馆的菜单上,那就是“春田式腰果鸡”(Springfield-style Cashew Chicken),常被认为是非官方的城市招牌菜


老婆饼里没老婆

腰果鸡里有腰果

春田式腰果鸡是腰果鸡丁的变种,发明者是来自广东的华人梁荣恩。梁荣恩生于1920年,20岁时移民美国,加入美国国籍后应征入伍,在军队做厨师。一位上校偶然间吃到他做的早餐,对他赞赏有加,升他做军官的主厨。二战后梁荣恩退伍,开了间中餐馆,但不到一年就关门了。而后和他的哥哥一起到格洛夫晚餐俱乐部做厨师,同时也开始研发后来让他名声大振的腰果鸡。


其原型腰果鸡丁

(局长对各种鸡丁来者不拒)

 

考虑到春田市本地人喜爱油炸的口味偏好,梁荣恩没有选择爆炒鸡丁,而是把鸡块沾上牛奶蛋汁,裹上面粉,再重复裹上蛋汁和面粉一次,入锅油炸后沥干,再用酱油和蚝油酱调制的勾芡酱汁淋在炸鸡块上,再加适量腰果和葱花。完成后的“鸡菜”名唤“春田式腰果鸡”特点是外酥里嫩,酱汁味道层次分明,入口油而不腻,质感爽脆,解馋又管饱。

 

1963年,梁荣恩在城郊开了家中餐馆,春田式腰果鸡配上春卷与炒饭是招牌菜。因为菜肴实在好吃,许多外地人慕名而来,餐厅因此名噪一时,许多当地的餐厅也跟风卖起了腰果鸡。腰果鸡最火之时,当地培训中心的烹饪课程也出了它的烹饪教程。在经营了34年后,餐馆因梁荣恩的妻子去世而关门歇业,但春田式腰果鸡仍是当地众多餐馆最畅销的菜肴


值得一提的是,2008年时,“春田观光局”为春田式腰果鸡颁发了“特别顶峰奖”(2008 Pinnacle Award),以表彰梁荣恩的贡献;密苏里州议院也在同年通过了一项决议表扬梁荣恩的成就。

 

一道菜成就了一个华人的一生,也确实影响了当地的城市发展。虽然菜色本身怪了点,但也算有中方的师承关系,味道似乎还算不错?接下来要登场的“中餐”才完全是歪果仁自己捣鼓出来的。

 

“糖醋”口味的菜肴大家都不陌生,酸酸甜甜的糖醋鱼和菠萝咕咾肉就是典型,但是最常出现在欧洲、澳大利亚、南北美的中餐厅菜单上的却是“糖醋鸡”(Sweet and Sour Chicken),由于西方没有吃醋的传统,所以菜肴直译过来是“酸甜鸡”。


糖醋鸡

无肉不欢的甜食控肯定喜欢

为什么又是鸡?怕是因为西方人对鸡肉爱得深沉

 

糖醋鸡基本做法跟咕咾肉什么的大同小异:鸡肉切块,裹上调好的面糊糊入锅深炸,最后淋上美味的酸甜酱汁——这种酸甜酱汁才是最有说头的。

 

酸甜酱汁是由糖或蜂蜜与酸酸的液体(米醋,酱油等)混合,再添加姜和丁香等香料制成。中世纪时,酸甜酱汁已经出现在英国人的餐桌上了,当时糖醋鱼和糖醋里脊已经是常见菜品


又酸又甜的不止爱情

还有这种酱汁

除了最最普通的酸甜酱,西方人常会把一些水果和蔬菜加到酱料里(如菠萝、甜椒、洋葱等)来让酱料的口感更丰富;或在制酱过程中加入玉米淀粉让它口感更醇厚;而随着东亚美食影响力的扩散和醋在西方的普及,醋也会跟雪莉酒混在一块儿成为酱料的一部分。

 

酸甜酱料在西方通常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是作为烹调过程中使用的调料,另一种是在主材出锅后当做浇头。把做好的预备鸡装盘,酱料均匀淋在上面,那泛着光的莹亮色泽已经足够让人垂涎欲滴了。如果嫌色彩不够浓烈或是想要更酸爽的口感,番茄酱兄就该在此时上场了。(拯救了西方餐桌的新大陆神奇物种……)


不淋上酱汁

这盘菜就索然无味了

吃了鸡,蛋白质充足了,可国人一般习惯以粮食为主的饮食结构,很多人不吃主食就浑身没劲。那么下面这道伪中餐,面食控一(不太)定(可能)会喜欢。

 

1930年代,马萨诸塞州的富尔河岸兴起了一道中餐——炒面三明治(Chow mein sandwich),听起来就很像黑暗料理。然而看起来更像!

 

炒面三明治通常长这样:盘装肉汁打底,面包放顶层,中间夹着炒好的棕黄色炒面!面包包着面条,很有天津人“大饼卷一切”的豪气。这玩意看起来(似乎)不难吃,不过这种神搭配是怎么出现的?


暗黑系的朋友可能会偏爱这种色泽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马萨诸塞州一带经济有待振兴,却来了不少加拿大和欧洲的移民。为了适应这些移民自己的饮食口味同时节省成本,当地华人就发明了这种别出心裁的中餐,甚至打底的肉汁都是按新英格兰地区的口味调制的。


改良版 是不是美丽多了

这道中餐推出后,在当地还是很受欢迎的,不仅中餐馆有供应,当地学校的食堂也会大批订购,当地的美食家甚至都公开推荐过炒面三明治。可惜这道菜主要还是在新英格兰地区流行,别的地方很少有人听过,可能还是因为没有好吃到符合大众口味的地步吧。


想让歪果仁吃到真正的我


上面这几样外国中餐看上去还是很让人有尝试的欲望的,然而即使变化如此多端,中餐在外国人的心目中仍然只是一个充饥果腹的品类,反而不如相对单调的寿司、法餐。看来中餐被异化不光反应的是适应当地人需求的问题,更折射出中国的文化输出还需要再加把劲


决定食物价值的,不一定是分量

中餐出海,并非是在中国人扬眉吐气的今天开始,而是伴随着百年前的屈辱国情,跟着在北美社会最底层的劳工在美洲扎根的。他们的经济地位不高,社会地位更低,能够获得的食材和烹饪时间也相对有限,中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价廉物美的果腹定位。


饱腹感+1

同样服务于平民的老北京小吃因为首都的文化高地地位成为了人人“敬”而远之的食物,漂泊国外的平民食物却逐渐加深了中餐给外国人的刻板印象,要想改变过来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中餐本身复杂的烹饪和用餐技巧也影响了中餐精华的传播。高级日料与西餐往往是干食,新手品尝和改装成快餐都很容易;而中餐讲究的吊汤、明油、焖汁等高级技法,并且总是连汤带水,很难让饮食习惯不同的外国人快速接受,只能以炒面炒饭的低端形象普及自身,久而久之就更难翻身了。


不一定欣赏得来

手有杀鸡之力,口有吃鸡之力的我们只能期望,随着祖国影响力的强大,外国人也能知道中餐不止是变种炸鸡和炒杂碎,而是有自己的传承与品味的。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Mub0CrygWW9K-x_5yf_tw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民粹泛起是因为现代民主正在失效

    在过去的一段时期,人们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区别一片屋檐下的两个世界,一边是繁荣与和平,一边是贫穷与动乱。现在这种对立依然存在,但它在国家之间的界限模糊了,而逐渐在社会内部产生了...

    2018-12-11 05:14
  • 一脚互联网一脚娱乐圈 阿里高管杨伟东的滑落

    近年来,"劣迹艺人"在中国的规模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壮大。事发之后,他们常常将原因归咎于娱乐圈的诱惑实在太多,抑或是压力太大。言下之意,他们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犯了天下人都会犯的...

    2018-12-11 05:03
  • 论扫黑除恶与黑社会性质高利贷的伟大斗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纵观所有黑社会开庭,他们几乎都是放高利贷谋利的,确切的说,支撑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放高利贷,所以说,一个不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黑社会,所以说,扫黑除恶专项...

    2018-12-11 04:39
  • 孟晚舟被捕 台独又“嗨”了!

    在G20峰会中美元首就贸易战达成某种政治和贸易协议情况下。中国大陆华为技术公司任正非的女儿,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却在遭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措施,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捕。加拿大司法部表示,孟...

    2018-12-11 04:24
  • 台湾面包加了“统一”酵母 宝春伤了谁的心?

    台湾知名面包师傅吴宝春与新加坡西点集团BreadTalk(面包新语)合资的大陆首家“吴宝春麦方店”门市18日将在上海新天地开幕,近日试营运期间,由于过去疑似...

    2018-12-11 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