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我和习主席互发信号(2018.10.10)

2018-10-10 07:09

我的国务卿Mike刚刚回国就向我汇报了工作,确定我们在中期选举后和朝鲜的金正恩举行会晤。中国的习主席没有见Mike,我对此不担心,虽然稍微有失尊严。但我不担心,中国这样做仅仅是在给我发信号,因为我们的贸易对话联系都中断了。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不满、释放信号。当然,中断对话是中国提出的,不是我们的错。Mike说,中国对副总统Mike Pence的演讲非常不满。我理解中国的不满,因为我的目的就是要激怒中国,这说明这场演讲很成功。

Pence的演讲很成功,因为在我国没有外部大型军事战争的情况下,我需要虚造一个敌人,一个假象的敌人,用来转移国内的注意力,缓解国内因政治斗争而积累的内部矛盾与压力。对付这种敌人,我们不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军力和财力,可以说非常廉价,低成本付出。但首先要找到这种敌人,并将其进行包装,使其为我们内政需要服务。这样的敌人不是俄罗斯,就是中国。由于俄罗斯和我们不存在大的贸易问题,而我执政以来最关心的莫过于经贸和就业问题,所以我必须转向和我们存在巨额贸易顺差的中国。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影响力是俄罗斯不可比的。

我也要向中国释放信号。今天我抵达艾奥瓦州,是因为这里的选民需要我。中国通过广告、网络攻击等手段,正在干涉我们的中期选举。艾奥瓦州国会选区的的选民也是被攻击的对象。来之前,我非常高兴,和加拿大、墨西哥达成了了不起的贸易协议,我把它叫做USMCA,对我们的农民非常有好处。中国也想和我们达成协议,但似乎并没有准备好。我们和中国有很多问题,包括但不局限于贸易不公平政策、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网络攻击等。

在我的授意下,幕僚们仍在寻找各种中国问题,有些中国问题我很熟悉,有些也是我第一次听说。但无论如何,只要能够施压中国,逼迫中国做出让步,和我们达成漂亮的协议,任何中国问题的话题都是可操作、可编造的。所以,副总统Mike在Hudson研究所的演讲,就说明了各种中国问题,都是近2年来媒体、智库等平台整理的内容,目的就是在舆论宣传层面抢占舆论风头和话语权。

这个月,中期选举前,我将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继续展现我对中国的强硬。我们的保守选民肯定非常支持。这也是历史性的,前任不敢做的事情我敢做。无论中国如何回应,都可以被我们利用,包装为“威胁”,为国内选举服务。这都是为了鼓动和稳住我的政治基础。

中期选举后,我计划借G20峰会和中国的习主席会晤。但是,我的贸易团队说,如果中方不提出向我们妥协的项目清单,我应该拒绝和习主席会晤。所以,等等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