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私有制:传统马列主义的历史悲剧

2018-10-10 06:56

近期,中国民营经济因为国内经济结构性转型和不利的政策环境等多重因素而陷入困境,国内围绕“民营经济”的前途展开激烈争论,甚至出现消灭私有制和民营经济的极左声音,引发社会恐慌。其实,关于私有制,邓小平已经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其实就是承认在现阶段社会还不发达,私有制有其合理的价值,邓小平的实用主义采取不争论终极目标的问题,虽然避免了此前在意识形态问题上空耗力气,但也由于没有对最终是否要消灭私有制的问题做出回答,客观上也才导致了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这个问题仍如同幽灵一样困扰着中国社会。

早在今年1月份中国人大教授周新城曾在中共党刊《求是》杂志旗下的《旗帜》栏目官方微博发表“共产主义的目标就是消灭私有制”的文章,引起社会巨大震惊,自此埋下极左思潮抬头的伏笔。9月份又先后出现吴小平的“私营经济退场论”和邱小平的“工人共同管理民企,共享民企利润”的言论,都将矛头对准中国的私营企业,给民企造成一种威胁:他们担心自己不过是被利用的角色,最终难逃被消灭的下场。其实,极左言论之所以死灰复燃根本上是因为,中共没有解决那个作为共产主义政党无法回避的理论难题:共产党最终要不要消灭私有制?

消灭私有制,被作为共产主义的目标,其最权威的文本来源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同盟所作的《共产党宣言》。其中,马恩对共产主义运动的政治斗争和目标作出了初步的设想,提出了“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此后,马克思在此基础上形成了早期的共产主义观点,或称为科学社会主义,以区别于空想社会主义。

但如何理解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消灭私有制”,整个国际共产主义历史都没有形成一个一致的看法,产生了多种不同倾向的流派和社会实践。但主流的解释是由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家列宁所提供并实践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主要是坚持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发展公有制,建设社会主义国家。后来这一马列传统被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中共所继承实践。

马列主义传统对私有制采取激进的否定态度,不仅认为私有制在最终共产主义阶段是会自发消灭的,还主张现阶段就可以通过国家政权对私有制进行消灭,对其进行强制性的公有化、国有化,从而可以跳过资本主义这个“卡夫丁大峡谷”,直接进入到社会主义。从而避免资本主义私有制带来的“恶”。

但我们知道,这一极左的社会实践在苏联早期(尤其是斯大林时代),东欧共产主义时代,还有中国毛泽东时期,都对国民经济进行了大规模的公有化、国有化改造,有的激进有的和缓,但多数认为公有制的程度越高、私有制越少越接近社会主义。过左的教条主义认识,使得私有制成为一种历史的罪恶,时不时就会发起一波“清理私有制”的运动,中共叫“割资本主义尾巴”。很多曾经的地主或富户因此被当做“资本家”被迫害,其财产被没收。

这种极左的实践其实严重歪曲了马克思的本意,造成严重的人权侵害,挫伤了人们的积极性,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对当时社会带来历史灾难。最终苏联和东欧的经济崩溃,苏联和东欧共产党纷纷下台,各个国家又通过不同的形式重新实现了私有制。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通过改革开放,打破极左的教条主义,极为艰难地肯定私有制,发展个体经济、私营经济,逐步走向多种所有制并存的“市场经济”,在宪法上确立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原则,这才不断扭转了固有意识形态对“私有制”“私有财产”的轻视、蔑视乃至敌视。

尽管如此,封闭保守的意识形态始终像一个“幽灵”笼罩在中共的头上,时不时就会制造思想混乱。说到底是因为,中共没能把40年的实践总结归纳,没能强有力地回应那个意识形态疑难:中共到底会不会消灭私有制?私有制经济在中国的最终命运是怎样?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