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他们的伍德斯托克

2018-09-27 00:30

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

透过厚重的头盔,他不止一次回望地球。在这个距离,他看到的只是一颗宝蓝色的钻石。但就是在这颗石头上,栖息着所有人和他们的亲人、朋友、敌手,安住着每个人的过往和将来。

阿姆斯特朗知道,宇宙中这个小小的世界并不太平。越战泥潭越陷越深,冷战像魔鬼一样笼罩在这颗星球上。

他也许不知道,就在此刻,美国反战人士正在华盛顿策划一场二十五万人的巨大游行。

他可能也不知道,就在25天之后的8月15日,纽约州被北部的小镇伍德斯托克会涌进四十多万年轻人。

那就是被称为“历史上唯一一次音乐拯救了世界”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

现在举着手机的你,彼时很可能还没出生。你或许也难以想象,这场音乐节是如何把“自由”和“和平”像流淌的岩浆一样,缓慢而坚定地蔓延在美国的大地上。

现场有一位小卖部的老大爷,当年是这样回忆的:“这些嬉皮士观众虽然看上去蓬头垢面,但很有礼貌,这和之前让人害怕的传闻完全不一样。所以即使很多人排队来买啤酒,我也没有涨价,还是两块钱一瓶。”

灯光乍泄,

我从“伍德斯托克”的故事中苏醒,

眼前是“云栖大会”的翻涌人潮。

在云栖大会,人们听马云演讲,都用举起双手这个标准姿势。。。让我想到了这个

↓↓↓↓

云栖大会和伍德斯托克风格迥异,但至少有三点相同:

1、它们都有数万拥趸,从四面八方前来“朝圣”。

2、伍德斯托克的参与者是“蓬头垢面”的嬉皮士;云栖大会的参与者是“不拘小节”的程序员。

3、无论是舞台上的表达者,还是台下的观众,他们都想改变点儿什么。

(一)

作为“逼格驱动型”的人,其实中哥不想说太多被媒体围追的马云。

但马老湿在云栖大会上的演讲,实在是说得很TM对:

第一,中国的制造业很快就要面临巨大的麻烦。

第二,这一轮和世界各国的经贸较量目测长达20年,要想赢下来只能靠两个字:“技术”。

说到底,从清末的洋务运动到今天,中国拼了一百多年,到现在才能真正吹哔说自己站在了世界舞台的C位。而让中国登台的那张入场券,上面写且仅写着四个大字:“世界工厂”。

中国的工业链条有着全宇宙最细粒度的分工,这也是我们笑傲江湖几十载的底气。但是就像赛车一样,弯道是很危险的地方。即使是舒马赫,在弯道上看到后面的车蠢蠢欲动,他都要捏一把汗。(当然他现在暂时不能开车了,借浅黑宝地祝车神早日康复~~)

现在,世界就在弯道上。

弯道之前,是信息时代,

弯道之后,是智能时代。

(多说一句。在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的弯道中,美国就是靠着世界第一台计算机埃尼阿克,以及戈登摩尔、丹尼斯里奇、约翰麦卡锡等等后续无数的大神们才力压图灵的故乡,超车成功。)

有人会说,你这不是文字游戏么?这两个时代除了名字不一样,还有啥区别?

我会这么说:

信息时代的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是手拉手的初恋模式。

智能时代的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是人贴人的激情模式。

解释一下:

此时此刻,生产一辆汽车,需要采购、加工、装配、喷漆、测试、销售各种工序。虽然中间用到智能设备,但整个蓝图 100% 都是在真实世界的人脑中的

但在未来,制造一辆汽车,机床会自动接收互联网上的订单,然后各个生产线之间自己“商量”如何配合进行生产,每一辆车的内部配置和外观颜色都可以完全不同。从一开始,蓝图就在机器脑中

总之,中国制造业玩了三十年的太极,可能要遇到别人家的散打了。。。这也是我们的政府为什么拼命鼓励中国制造2025的深层原因。

马云强调了我们最大的挑战——工业。但在商业、农业、生活等等方面,我们都面临智能时代的弯道。

一句话:这个世界没有战争,但并不和平。

我们需要一场“伍德斯托克”。

也许不止一场。

(二)

今天聊的话题是云栖大会,所以我多说一句云栖背后的阿里云。

从2009年阿里巴巴成立子公司阿里云开始,阿里云这帮人就开始忧国忧民地想要用“计算”来解决我们这个世界的问题。

如果你去阿里云的办公区,随便用一个板砖拍倒一个程序员,然后问他:给你两个选择,要云计算还是要命?他肯定把脑袋伸过来:来,往这拍。

我觉得他们就是这样一帮相信“计算是解药”的疯子。他们的 Slogan 应该是: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通过一次计算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次。

这个人叫胡晓明,是阿里云的掌舵人,也是最近四年云栖大会的总设计师。接下来你即将看到的一切,都是他幕后操刀的成果。

说回这次云栖大会。我带你看看这帮疯子都在搞什么飞机。

当然这只是比喻。他们并没有真的搞飞机,他们搞了个飞艇。。。

它是个飞艇,同时也是个“飞行的路由器”。

在云栖大会现场,这位名叫丁险峰的科学家做了一个很“险”的实验。

实验中,分布在云栖小镇各个地方的传感器,同时发送“心跳信号”给一个地面接收站。从屏幕上可以看到,这些节点像缆绳一样,把这些“小艇”用信号拴在中心的“码头”上。

然后,猝不及防,丁险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突然把“码头”断电了。于是,这些节点立刻失去了联系,就像风浪中的孤舟一样踪影难寻。。。

但是,就在几秒钟之后,屏幕上的飞艇突然亮了起来,一根根缆绳接到了飞艇上。这证明,飞艇捕获了所有漂流的节点信号,就像大海上的航空母舰,重新拖起了无数孤舟。

看到这里,现场掌声雷动。

但你可能还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为此喝彩。

在非洲草原上,肯尼亚境内有 35000 头大象。它们每天都行走在盗猎者的枪口之下。他们的家在人类的包围中,无法分辨哪些是盗猎者,哪些是野生动物保护者,同样,没办法诉说自己的恐惧。

而刚才的飞艇,正好可以用来保护野生大象。

肯尼亚政府利用阿里云的技术,给野生大象戴好信号发射项圈,然后用飞艇在广袤的草原上巡航,就可以定位出大象们的具体位置,从而派出队伍保护他们。而偷猎者没有这种技术,只靠经验和运气,很难以赶在保护者前面发现象群。

所以,赛博世界上这些像素点,并不只代表一个传感器,而是一头大象温热而厚实的皮肤。

这是一种典型的物联网技术,通过 LoRa 协议可以实现远距离的信号追踪。

它绝不仅仅被应用在野生动物保护上。

在我们国家东北的森林里,经常会有难以预料的火情发生。而如果运气不好,当巡查员发现火情的时候,火势可能已经非常大了。而如果在森林里,每隔一段距离就放置一个“温度湿度烟雾”感应器,再加上飞艇的巡航,就可以实时掌握森林里每一点的情况。

同样,对于分布分散的“风力发电机”,它们的“风车”核心部件有没有异常,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巡检。

这种技术还有很多“变体”,比如,刚才是上天,现在是入地。

丁险峰还做了一个实验。

由于这种信号系统一般还用于地下车库,但地下的层层水泥对信号是致命的削弱。于是他们用了很长时间改进系统的架构和芯片设计。这次就是派菜鸟的物流车深入地下车库,然后看看它的新系统能不能成功向地面发回信号。

当时我拍了一段视频。

最终信号穿透地下停车场的两层水泥板,顽强地到达了地面。

送走刚才那些“飞艇大佬”,我们再换一拨人。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有关未来的技术,一个重要的核心就是:“把现实世界“投影”在数字世界

这种投影越细致,我们获得的信息就越多,我们通过计算能赋予物理世界的力量就越多。

有一群人就试图把一座城市完整精确地投影到数字世界。

这座城市名叫雄安。

看这张图,这就是未来雄安新城在虚拟世界中的样子。

据说,雄安城每一扇门每一扇窗都会有内嵌感器,所以从一砖一瓦开始建设的时候,虚拟世界里的雄安城也会同步动工。

最终,这个城市将会像科幻电影里演的那样,每一个部件都会参与感知和决策。

这段话不是我随口胡诌,而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保军说的。

刚才那几百个传感器组成网络,就可以拯救非洲大象;现在整个雄安城全部是传感器网络,将会拯救多少肥宅啊。。。

肉身生活在雄安城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中哥还真是难以想象。庆幸,我还年轻,扶我起来,我要去雄安。

刚才说的是在田野上从头建造一个城。

但云栖大会上还有另一群人,他们想靠现有的条件,在杭州现有的底子上折腾出一个智能城市。

这就是“城市大脑”。

他的最初发起者,就是阿里云的创始人,精神领袖王坚。

最初,城市大脑脱胎于王坚和阿里云对于未来城市的遐想。从这个瞎想开始,他们在杭州一点点实现。

现在的城市大脑可以收集全市交通摄像头里的所有内容,统一进入云端计算,然后根据所有路段的车流情况,像下围棋一样全局调控全城的信号灯。

让中哥惊了的是,参考城市大脑,杭州交警居然可以实时报出目前跑在杭州路上的车辆数量,精确到个位。。。

凭着这样逆天的技术,杭州最复杂的上塘高架上,汽车的通过速度提升了 50%。

但和生命比起来,拥堵是微不足道的

这套城市大脑系统,可以自动为紧急的救护车和消防车一路开绿灯。这样一来,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间,比原来缩短了一半。就是这省掉的五到十分钟,也许会把无数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这位老哥叫吴俊,他是位杭州的消防员。

他说,城市大脑不仅给消防车一路开绿灯,关键的是它可以告诉消防员现场楼宇的结构,里面是否有危险的化学品。以前的消防员,靠“经验”和“不怕死”,现在的消防员,可以靠科技保护自己

在艰难的时候,王坚创建阿里云和城市大脑的故事,总能鼓舞我。我很感谢王坚。而王坚也有感谢的人。

他感谢的是所有参加城市大脑建设的工程师、科学家和交警。

我生活在北京,我很喜欢北京。但看着这些人为杭州做的一切,突然升起了一种羡慕之情。

因为我看到有人在为了这个城市中普通人的尊严奋斗

再给你看几个黑科技。

这位小哥叫啥名字我没问,不过他面前这玩意叫“风洞”,是测试汽车、飞机空气动力学必不可少的装备。

即使是个模型,看上去都挺奢华的。真实世界里的大型风洞实验,听说做一次要花费葛洲坝一天的发电量,这些钱换成现金得用卡车拉。

然而,在云超算平台上,人们可以模拟出风吹过的效果,几个小时就能拿到和真实世界几乎一致的测试结果。

这个东西是 AR 导航系统。也是阿里巴巴的技术宅做的。

可以根据实时路况,画条虚线告诉你应该怎么拐弯,还提醒你违规变道,离前面的车太近了等等。这简直是路盲和马路杀手的福音。。。

(三)

回想起 1969 年的伍德斯托克农场,年轻人们驾着自己的车浩浩荡荡从美国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他们就在泥土里安营扎寨,谈论着理想和生活。他们穿过弥散的大麻气味,对视着彼时其他人尚不明白的自由和博爱。

而在我眼前,有硕大的场馆、无数的凉棚。

三天时间里,数不清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智能创业者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和所有舞台上的人一样,也是一群为计算和智能痴迷的疯子。。。

这位老哥,展示的是一套“智能纸笔”,在纸上画画写字,电脑屏幕上就会出现同样的内容。就像下面酱:

这位似乎有内力的老湿敷,手上爬满了家里需要的一切“物联网硬件”:

有别在老人腰上一旦跌倒就会报警的小盒子,

有根据家里光线明暗自动拉开窗帘的推窗器,

有独自在家的小朋友用的一键报警按钮,

有贴在门上一旦门被坏人推开就报警的智能门磁。

有贴在厕所地上,一旦漏水就会提示主人的“防楼下邻居来找你器”。

这位鲜肉小哥用手深情地抚摸着消防栓,是因为他们研究出了一种加在消防栓上的探测器,可以自动探测这个消防栓有没有被人偷水用来洗车。

这位蜜汁微笑小哥研究的黑科技,是把设备装在工厂的生产线上,就可以实时监测流水线的开机时间、耗电量、磨损程度等等,除了监控全部产线的信息,还可以智能地安排更节能的生产流程。

这位老湿,手里拿着一个他们公司自己研发的板砖一样的网关,它是用来干嘛的呢?

没错,就是用来连接下面这些物联网的电表、水表、燃气表的。

他告诉我,现在经常是一整栋公寓从他们这里购买电表。统一安装之后,这些电表就会自动向网关发射用电情况的信号。这样,大厦物业不仅不用像以前那样挨户抄表,实现了方便地收费,还可以从整体出发为大厦设计出更节能的用电用水策略。

另外,他们还用超声波的技术,做出了一个可以实时探测大楼巡视员位置的监控系统。

这位乱入的鬼畜大叔,在体验可以探测你的体温、睡姿、睡眠质量,顺便还可以帮你抬头抬脚的床。

请不要小看这个既像电暖炉又像一饼的设备,实际上,它是在用红光照射一个零件,然后用人工智能算法来判断这个零件是否有瑕疵,据说准确率和工厂里二十年经验的老湿傅一样。

检测结果就是上图这样,有问题的部分已经被明确标注出来了。

你看这左数第三位小哥,虽然看起来像犯罪分子指认现场,但实际上他在展示一套智能养猪系统。

这套系统据说可以根据猪仔的叫声就能判断它究竟是饿了渴了还是病了。

给你看看下面这位精神面貌得了“优”的二师兄。糟了,竟然有种“比熬夜写稿的我健康多了”的感觉。

  

另外,有X大的能说下,配怀舍是什么意思吗??

除了肉,还有菜。

这位姐姐展示的是一个可以自动种植有机蔬菜的系统。它还会动。。。

这位姐姐来自某快递公司。好吧,,,这么大的字大家都能看到是哪家。。。

这是他们用来为工业园区送快递的 无痛人流车 无人物流车。

凡此种种,写到天亮也写不完。。。

(四)

这是我第四年来到云栖。

从云栖小镇离开的时候,我竟然对这些钢筋混凝土的场馆有种特别的留恋。

正像胡晓明回忆的那样: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企业对中国和中国市场总有怀疑。当他们离开云栖小镇的时候,我希望他们带走肯定的答案。

而在我离开时,我清楚地记得很多人的面孔,和他们手中如数家珍的黑科技:

马云说的工业智能,王坚说的城市大脑,阿里云一票技术宅做的自动驾驶、飞艇传输、风洞模拟。还有那些我没来得及问名字的人,他们的智能手写板、人工智能质检机、流水线控制器、飞鸽传书的电表水表。。。

虽然这些开发者们长相各异,研究的东西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我冥冥中却觉得,他们之间有一个巨大的共同之处。

那就是,他们都在试着给你我更多的尊严

智能工业,让胖子和瘦子都能买到合适的衣服,让木讷的程序员可以在生日当天为女票定制一款刻着她名字的手机,让同性恋的盆友可以在自己车顶刷满彩虹;

城市大脑缓解的交通拥堵,可以让为生活奔波的你每天多赖床三十分钟,可以缩短救护车在路上的“生命时间”,给病人更多生的希望。可以让消防员冲进火场的时候,凭的不仅仅是“勇敢”两个字。

飞艇传输,可以让野生动物更久地留在这个世界,不会让我们的孙子瞪着水汪汪的眼睛问我们:“爷爷你真的见过大象吗?”。

智能电表,可以让每一栋楼宇都减少排放,终有一天我们出门之前,可以彻底忘记口罩。

这些,恰是每一个人的尊严。

过去三十年,我们依靠十三亿人的劳动透支和资源环境的透支代价,让中国变得富裕,好不容易追上了“列强”的背影;

未来三十年,我们需要为自己找一种新的玩法,那就是用科技让繁重的重复劳动变成更有尊严和创造力的工作。

也许有一天,快递员不用辛苦地爬遍每一层楼,而是坐在机房里监督机器人送货。

也许有一天,质检员师傅不用待在将近50度高温的车间里,盯着每一个零件和数据查看,而是可以把毕生经验传授给人工智能,让刚毕业的毛头小伙也能使用。

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不再披星戴月挤上地铁,而是拥有片刻闲暇,在咖啡馆的落地窗前欣赏落日西沉。

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用科技让世界知道,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尊重自己同胞,同时也值得被尊重

我猜,

这就是他们的“伍德斯托克”。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号“浅黑科技”,作者浅黑科技创始人史中)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民粹泛起是因为现代民主正在失效

    在过去的一段时期,人们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区别一片屋檐下的两个世界,一边是繁荣与和平,一边是贫穷与动乱。现在这种对立依然存在,但它在国家之间的界限模糊了,而逐渐在社会内部产生了...

    2018-12-11 05:14
  • 一脚互联网一脚娱乐圈 阿里高管杨伟东的滑落

    近年来,"劣迹艺人"在中国的规模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壮大。事发之后,他们常常将原因归咎于娱乐圈的诱惑实在太多,抑或是压力太大。言下之意,他们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犯了天下人都会犯的...

    2018-12-11 05:03
  • 论扫黑除恶与黑社会性质高利贷的伟大斗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纵观所有黑社会开庭,他们几乎都是放高利贷谋利的,确切的说,支撑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放高利贷,所以说,一个不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黑社会,所以说,扫黑除恶专项...

    2018-12-11 04:39
  • 孟晚舟被捕 台独又“嗨”了!

    在G20峰会中美元首就贸易战达成某种政治和贸易协议情况下。中国大陆华为技术公司任正非的女儿,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却在遭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措施,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捕。加拿大司法部表示,孟...

    2018-12-11 04:24
  • 台湾面包加了“统一”酵母 宝春伤了谁的心?

    台湾知名面包师傅吴宝春与新加坡西点集团BreadTalk(面包新语)合资的大陆首家“吴宝春麦方店”门市18日将在上海新天地开幕,近日试营运期间,由于过去疑似...

    2018-12-11 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