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应对美国“印太”战略

2018-09-13 01:50

时间回到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美国政府分别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正式将“印太”从官方话语提升为国家战略,并在国家总体安全与国防安全层面确立了相应政策。2018年5月30日,美军太平洋司令部(USPacificCommand,PACOM)正式更名为印太司令部(Indo-PacificCommand)。对此,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印太”战略已经成为特朗普(DonaldTrump)政府的标志性战略,并将在其执政期间为美国政府所持续推行。

美国印太战略的推行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或许美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Mattis)在更名仪式上的公开表述最能说明问题--(美国成立印太司令部就是因为)在印太地区有很多“带”和很多“路”。

“印太”战略是什么?

在最新版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国防战略报告》摘要中,“印太”概念都多次出现,均强调中国正在通过“举国体制下的长期战略”重塑印太地区国际秩序,并以此取代美国的地区霸权,从而最终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先地位。为阻止中国的上述“图谋”,摘要建议美国在印太、欧洲、中东以及西半球维持有利于美国的均势;尤其是前三个战区,美国必须凭借“以实力谋和平”的手段吓阻“侵略”。该报告也同样强调,美国在印太地区必须拓展盟友和伙伴网络,尤其要与该地区的关键国家通过双边或多边的安全关系来确保自由与开放的国际体系。

总之,“印太”战略的目标是在印度洋-太平洋区域,综合使用政治(强调民主价值观)、外交(加强双边同盟、离间中国与他国关系等)、军事(联合军演、加强军售)、经济(排他性的经贸制度安排)等手段,整合中国周边的战略力量,以削弱中国的影响力,遏制中国崛起,从而实现美国霸权护持。在“印太”地缘理念所涵盖的国家中,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为核心四国,即所谓的“四方民主联盟”。

出台背景与内在逻辑

如果将“印太”战略放在特朗普政府在国际与国内双重博弈的框架下考虑,我们就不难发现,它很可能是该政府所面对的一系列两难困境的折中产物。

第一是全球战略收缩的困境。按照特朗普所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总目标和“美国优先”总原则,客观上美国的确需要采取一种类似中国韬光养晦的大战略,以实现全球战略收缩,从而集中资源充实国内发展,重新打造美国自身的核心竞争力。然而美国在全球层面所面临的不断上升的威胁与挑战又使得特朗普政府无法实现战略收缩,加之国内(军工)利益集团等因素的影响,美国反而进一步提高军费,强化全球领导权、霸权的护持力度。

第二是遏制中国挑战的困境。中国加速崛起导致中美相对实力差距缩小,同时对中国政治模式、发展道路及其国际影响的未来预期日渐清晰,这些都使美国产生愈加强烈的打压、围堵中国的动机与决心。然而中国既有的实力与体量、核大国间直接军事冲突的巨大风险、中美在安全与经贸领域的密切联击等因素,使美国既无法对华实施预防性军事打击,也无法像冷战时期对付苏联那样采取经典意义上的遏制政策,而只能在制衡、规训中国的同时,保持在安全与经贸领域的接触与合作,故采取“对冲”战略。

第三是集中资源应对中国挑战的困境。在总体实力有限的给定前提下,为集中力量应对中国挑战,奥巴马(BarackObama)时代的美国采取了缓和中东(如与伊朗签署框架协定)、东欧战线(但因克里米亚事件而失败,美俄重回对抗)的做法以集中资源实现“亚太再平衡”。然而,特朗普上台后,出于国家利益考虑以及国内游说集团的影响,美国大力强化与以色列的同盟关系,并绑定共同战略目标,废除《伊核协议》,同时又因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事件而激怒阿拉伯盟友。在叙利亚,俄罗斯已占据优势。在大中东,伊朗-伊拉克-叙利亚有建成“什叶派新月区”的趋势。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将美国力量“锚定”在中东地区。同时,美俄缓和失败导致对抗加剧的趋势也使其无法从东欧战略方向撤离。因此,美国迫切需要寻找帮手和盟友,以分担制衡中国的战略压力。

第四是通过援助盟国以拉拢其共同制衡中国的困境。冷战时期,美苏竞相资助同盟国打“代理人战争”。奥巴马时期,美国通过让利的形式试图组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区域性合作组织定向排斥中国,这就要求美国对盟国支付报偿、提供好处,以换取其战略上的支持,而这与特朗普“美国优先”原则、试图与所有经贸伙伴复位更加公平、对等协议的做法背道而驰。面对既要继续做盟主,又不想提供好处的两难,美国只能靠“楔子”战略,即通过挑拨、恶化中国与其他(印太)国家的关系,使这些国家自己内生出加强制衡、围堵中国的战略需求,从而在代替美国对抗中国、减轻美国战略负担的同时,进一步加深对美安全保障与经济支持的依赖性,从而强化美国的地区和全球领导力。

美国选择印度、日本、澳大利亚为实践“印太”战略的主要合作伙伴,却忽略其他重要地区组织(如东盟等)与国家,可能有其对美国支付能力的考虑。美国既然不打算以传统的、提供大规模军事和经济援助的手段拉拢盟友对抗中国,而是以“楔子”战略激发当事国对中国的敌意与对美国的依赖,同时还希望从中获取经济利益,那么从特朗普商人总统交易风格出发,就需要选择印、日、澳等具备较强支付能力的国家为战略伙伴,如此方能以军售而非无偿援助的方式既达到战略目标,又换取经济收益。

中国如何应对?

综上所述,“印太”战略不妨被理解为“对冲”与“楔子”两种战略的混合体。前者指特朗普政府在国际、国内给定条件下,在经济与安全领域同时对华双面下注,既接触又防堵。籍此,美或可在避免直接战争的同时,以加强联盟等手段制衡中国;在保持对华贸易的同时,又以贸易战、技术争端等方式阻遏中国产业升级并缩小逆差。

与此同时,在“美国优先”要求减少国际义务、国力有限且无法集中于亚太等给定条件下,为实现上述目标,特朗普政府更通过“楔子”战略离间、强化中国与其他印太大国间的固有矛盾,使它们既代替美国抗衡中国,又对美产生更大的安全与经济依赖,从而使美国以较低成本护持霸权,同时巩固特朗普政权。

美国“印太”战略深刻地打上了特朗普个人执政风格的烙印,为其运行埋下了隐患。中国对其宜保持战略定力,在审慎分析的基础上应积极、主动化解,化危为机。

第一,在话语层面上中国不宜过度反应。战略话语作为战略实践的产物,本身具有“自我实现的预言”之属性,即当美、印、日、澳以及中国等“印太”区域内的当事国都广泛地使用该术语表述各自对安全、经贸、秩序的理念和诉求时,该理念便很可能如先前的“亚太”话语一样(按照美国的战略诉求)被实体化了。

同时,中国也不宜完全无视该话语,或自我设限不参与相关的国际政策与学术研讨,否则有可能使中国既无法在第一时间获悉美国等国在印太话语与战略实践上的最新动向,更无法将本国理念与利益诉求注入到相关议程之中,从而导致中国国家利益被他国无视甚至损害。因此,比较可行的方法是有选择地参与印太话语的讨论与建构,而最核心与关键的措施是,在讨论中加入能体现并维护中国国家利益的新理念、新议题,如“(印太地区)人类命运共同体”、“印太地区与一带一路”,在与他国共同建构印太理念的过程中,解构原本由美国等提出的不利于中国的部分,然后藉话语替代策略将其置换为有利中国的理念。

第二,在“内线”主守势,即在安全领域继续奉行自我克制的战略传统,藉助“非战争军事行动”(如岛礁建设、公路铁路修筑、边境战备与生活设施的改良与升级等)在不与美国及其他印太主要邻国爆发直接军事冲突并及时管控危机的前提下,以较低的成本和可控的风险维护国家利益与主权。

在经贸领域,中短期内主要是有节制地对特朗普的贸易战、科技战予以对等反击,谋求以战止战,即通过有针对性的打击迫使美方与中国和谈,从而在有限让步的条件下达成无损于中国经济发展、产业升级之根本利益的新条款,平息中美贸易争端。在该领域中国似无必要主动出击或自行提升对抗等级,而宜以降低对抗、谋求合议为指针。从长远看,改变中国当前在中美经贸关系中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根本办法还是在于内部改革,如通过政策激励、立法保护等切实措施推动科技创新、保护知识产权等。

第三,在周边,采取与特朗普相反的行动以团结邻国、化解矛盾。截至目前,特朗普自以为行之有效的模糊策略似已大幅透支美国多年积攒的国际战略信誉,并影响到盟友或友好国家对其战略预期与互动。相反,中国则似宜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以及一带一路、亚投行、金砖银行等政策抓手向国际社会释放善意和确定性,进一步化解、缓和与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重要邻国的战略矛盾,求同存异,在捍卫共同利益(如全球化、多边主义、公平贸易等)的过程中降低他们因参与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而敌视中国的程度。在这一过程中,除了政府层面的官方外交,公共外交(如公司、非政府组织、学会、省州、个人等)亦有较大的发挥空间。

在特朗普的“印太”战略顶层设计中,或许受意识形态、民主价值观的影响,或许是考虑到经济实力与支付能力,作为地理上印太地区的中心、战略上可能发挥重要作用的东盟似乎并未得到美国应有的重视。这显然是该战略的一个重要漏洞,值得中国关注和利用。在因南海问题而恶化的中菲、中越等双边关系相继转圜后,中国与东盟的关系近年来得到整体提升。中国不妨进一步加强与东盟在"10+3"等多个地区框架内的经贸合作,同时在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理由、方式将经贸合作向安全领域拓展。具体而言,中国不妨先以非传统安全合作入手,如机制化的联合反恐、常态化的海上联合搜救演习等。待互信提升、时机成熟,则可拓展到传统安全领域,适时地提供安全保障。在现阶段推动“中国与东盟安全-经济共同体”建设,将为进一步建成中国“周边命运共同体”奠定基础。

第四,在“外线”巧妙使用物质力量,即中国在恪守“只结伴,不结盟”大原则的前提下,通过审慎地加强与俄罗斯、伊朗等国的战略协作,有可能利用当前美国在东欧与中东两条战线上面临更大挑战的有利趋势,变相转移矛盾焦点,减少在东亚-西太平洋地区的正面压力,从而创造性地实现地缘战略上的围魏救赵,为度过崛起瓶颈期再造一个相对有利的外部环境。

(本文首发于《多维CN》第37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国经济若倒塌不在于贸易战,而是在于

    我一直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杀伤力,不会如坊间估计的那么严重,东方不亮,西方亮,世界这么大,中国这么大,应该没有过不了的坎。最困难的大跃进时期,必须人吃人都熬过来了,何况今天,生产...

    2018-09-24 09:46
  •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白宫不会听中国道理

     今天是中秋节,人民日报客户端在两小时之前发表题为“重磅!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中国发布白皮书给出13个权威论断”一文说: 在美国不顾反对使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的背景下,中国...

    2018-09-24 07:47
  • 台湾莫慌 现在预言中梵建交为时尚早

    9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布短消息称,外交部副部长王超同梵蒂冈代表团团长、教廷与各国关系部副部长卡米莱利当日在北京了举行会谈,并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据媒体报道,协议的具体内...

    2018-09-24 06:02
  • 中国农耕文化下中秋节的天人合一

    “月到中秋分外明”,以月亮为核心标识的中秋节作为中国传统节日,自古承载着中国人渴望团圆和美的心愿,在现代社会互联网早已拉近了离人的距离,中秋节也被包装成眼花...

    2018-09-24 02:16
  • 中国官媒在美遭审查 言论自由还是意识形态偏见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18日报道,美国司法部最近已通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要求两家机构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1938年通过的...

    2018-09-23 2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