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书大师单田芳: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

2018-09-11 22:15

     “童年记忆里夏天的傍晚,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吃晚饭,旁边放着收音机,吱吱啦啦的播着评书。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一颗心就随着评书故事情节起起伏伏。听的最多,最爱的就是单老爷子了。”(来自网友)

  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不久之前,一代小提琴大师盛中国离世,短短一周,我们又失去了一位曲艺大师。

  几代人都是听他的评书长大的,那时候连电视机都是稀罕物,但只要是“讲故事”的地方,总少不了单田芳的声音——“他所有的评书都听过。”

  那个说着“尝尽人间酸甜苦辣,评说历史风云变幻”,每段评书结束都会带一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老爷子走了。

  从小听到大的“下回分解”,这次没有下回了…

  1934年,单田芳出生在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

  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家里连叔伯也是大鼓评书演员。

  评书就是单田芳从小到大生活里最常出现的一个词,小时候他经常帮父母抄写段子、书词,十三四岁时就已经能记住几部长篇大书了。

  然而那时候,单田芳对评书并不感兴趣,他喜欢医学,想做医生。家里人出钱供他上大学,可他在考试前偏偏生了病,不得已因病退学。

  阴差阳错,最终他还是决定正式拜师学艺,把评书当做事业。

  单田芳20岁时,第一次登台演出。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我20岁,在鞍山曲艺团,哆嗦着腿肚子登的台,紧张得要命,就怕把词说错。”

  就这样,他从“话说朱元璋…”开始,满头大汗一口气说了两小时。就连茶社的负责人都来提醒他,“瞅这几点了你还说呢,都快散了都…”

  这一次的一鼓作气,让单田芳充满了斗志,从那以后,他正式走上了曲艺之路,《三国》、《隋唐》、《林海雪原》,只要他说过的评书,都成了当时的经典。

  那个时候,听评书就是一种全民时尚,比现在的说唱还火。家家户户都围在收音机旁,准时听从古至今的故事。

  他的评书引人入胜,幽默又机智,武侠、战争、民国、历史…风格多变,但生动鲜明。六十年代,单田芳逐渐在鞍山成名。

  但好景不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名气大涨的他也成了当时的“改造对象”,遭受痛打,哑了嗓子,听力模糊,九颗牙还被踢掉了。

  人生其实就一个字:熬,他也坚持熬过来了。

  “1978年,我恢复名誉,恢复公职,迁回城市,还拿到了国家赔偿我的十年工资——共计八千多块钱。那年,我44岁,重返舞台。”

  直到1979年重返书坛,他也从未放弃过评书的舞台,回归后反而更加刻苦努力。

  坚持凌晨三四点起来录书、工作,读读书看看历史查查资料,他还说这个习惯是乐趣,也是最大的爱好。

  60年来,他一直保持平均半年出一部作品的速度。

  后来他成为评书界最有名望、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从收音机转战电视,单田芳的评书也从广播里,走向了电视节目。

  曾经的《曲苑杂坛》就成了他充分展现评书魅力的舞台。每天,单田芳的说书就通过一百多家电台和电视台向全国听众和观众传播。

  看书、背书、录书,从《隋唐演义》到《童林传》,从《铁道游击队》到《野火春风斗古城》,还有《福尔摩斯》。只要是故事,他用单式评书一说出来,几乎都是这样的感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扣人心弦。

  这一生,单田芳录了100多部评书作品,有人曾计算如果他的评书每天播一回的话,可以播到2036年。

  2012年,单田芳获得了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2014年的一天,单田芳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读书静思,却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被诊断为脑血栓,并产生了严重的失语症状。

  他曾接受采访回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这滋味,完了…”

  后来在恢复训练里,单田芳重新开始说话,从说“一二三”开始,但腿还是动不了,记忆力也明显减退,一段5分钟的说书,对他来说都很困难。

  但老爷子也是倔强的,力不从心,他却也“顺其自然不强求”,唯一不变的是对评书始终的关注。

  单田芳(资料图) 北青报摄影记者 崔峻

  “我搞了一辈子评书,我热爱这门艺术,也关心评书的命运。评书要往高端发展,希望年轻人增加更多的趣味性和知识性,让评书更有竞争力。”

  只要身体还行,他甚至坐着轮椅,被几个人搀上讲台,也要讲一讲评书的从古至今。他还对着观众说,“临死前竭尽全力,我把书录出来了。”

  醒木一拍,故事历历在目,人生千回百转。

  有人说这是个大师陨逝的时代,更遗憾的是,评书好像离现在这个时代很遥远了,单式评书已成绝响,“大师陨落,后继无人”。

  但单田芳曾在自传中这样说——

  “我要是不说书了,真不知道干什么去。评书是传统艺术,后继有没有人,是个问题。外界感觉好像说书的就这么几个人,其实并非如此。我到东北地区和河北地区,那些小县城里,说书人很多,只是还没什么名气。”

  ——单田芳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

  如今,全国四百多家电台,都有“单田芳书场”,每天超过一亿听众。他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

  逝者已矣,先生走好!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国经济若倒塌不在于贸易战,而是在于

    我一直认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杀伤力,不会如坊间估计的那么严重,东方不亮,西方亮,世界这么大,中国这么大,应该没有过不了的坎。最困难的大跃进时期,必须人吃人都熬过来了,何况今天,生产...

    2018-09-24 09:46
  •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白宫不会听中国道理

     今天是中秋节,人民日报客户端在两小时之前发表题为“重磅!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中国发布白皮书给出13个权威论断”一文说: 在美国不顾反对使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的背景下,中国...

    2018-09-24 07:47
  • 台湾莫慌 现在预言中梵建交为时尚早

    9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布短消息称,外交部副部长王超同梵蒂冈代表团团长、教廷与各国关系部副部长卡米莱利当日在北京了举行会谈,并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据媒体报道,协议的具体内...

    2018-09-24 06:02
  • 中国农耕文化下中秋节的天人合一

    “月到中秋分外明”,以月亮为核心标识的中秋节作为中国传统节日,自古承载着中国人渴望团圆和美的心愿,在现代社会互联网早已拉近了离人的距离,中秋节也被包装成眼花...

    2018-09-24 02:16
  • 中国官媒在美遭审查 言论自由还是意识形态偏见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18日报道,美国司法部最近已通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CGTN(中国国际电视台),要求两家机构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1938年通过的...

    2018-09-23 2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