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红袍的控诉 “使女”示威此起彼落代表着什么?(下)

2018-09-06 02:50

接上文:

血色红袍的控诉 “使女”示威此起彼落代表着什么?(上)【http://blog.dwnews.com/post-1053676.html  】



《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剧集首季在美国热播之初,美国新佛罗里达学院宗教及人文系副教授Manuel Lopez因担心内容太沉重而不敢看,但最终不敌太太游说,一起追看。

他形容看这套剧集真不容易,每一集都使他心悸发冷。看过后不禁认同众多评论所言,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这是一套意义重大的剧集。特朗普侮辱女性的往事、独裁倾向、诋毁出版自由与真相、跟白人至上主义及极端福音派组织态度暧昧,种种一切都给予《使女》剧一个全新的社会背景(context),同时反映了“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背后的黑暗面。

“使女”游行在各球多地出现,像是一场无声的控诉。(路透社)

自由民主体系正在崩解?

特朗普政府上台,无疑为这套剧集增加了政治重量,也令特朗普的反对者有更大疑虑。示威者拿起反特朗普的标语,要求“让《使女的故事》再次成为小说(Make The Handmaid's Tale Fiction Again)”。难道Atwood预言的要成真了?基列国看似是遥远,却又有一种莫名的逼真感:新社会阶级产生,女性及同性恋权益一夜间被夺走,这并非没可能,有些情节于历史上曾发生过,只是当前不在美国,而在伊朗、捷克斯洛伐克等地。ISIS等宗教极权组织统治着伊拉克和叙利亚某些地区的人民,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不过亦有人形容剧集是美国左派的政治幌子,用以借题发挥,美国大多保守派人士主张的也不是如此极端。

各地的“使女”诉求不尽相同,但离不开是希拥护自由、民主。(路透社)

近一、两年以来,liberal democracy(自由民主)、liberal order(自由秩序)成了热门关键词。无数的学术文章与传媒评论提出质疑:西方自由民主体系是否正逐渐倒退?自由秩序要瓦解了?该小说诞生之时,世界还处于冷战状态,以苏联与美国为主的东西方两大阵营角力后,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体系迈向瓦解,美国所代表的自由民主价值取得胜利,也树立了一套西方社会牵头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美籍日裔政治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在1989年发表《历史的终结》(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表达了对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心,信之是人类社会的最终模式,人人享有自由平等。

在福山发表文章不久后,捷克斯洛伐克便爆发了“天鹅绒革命”,促成民主进程,柏林围墙也继之倒下,其他共产政权如中国,在往后数十年也沿着这套自由秩序进行经济及政治改革。福山的大胆推论似乎应验了。惟福山去年承认这套国际秩序正受民粹国族主义挑战,历史会向哪个方向走,此际呈现拉锯。他在本月出版的新书《Identity: The Demand for Dignity and the Politics of Resentment》也意味他三十年前所说的“历史的终结”要延后了,并以“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崛起,试图解释自由主义受到冲击的现况。

任何秩序都有失控时

剧中让人深刻的一幕是,使女们初时被捉到训练中心接受思想教育时,有一个“荡妇羞辱”仪式,红衣使女围圈而坐,其中一女坐在圈子正中央,以忏悔方式说出过往曾经参与多人性交,其他使女要指着她,以低沉的声线念着“她的错、她的错”,直至那使女崩溃痛哭。

《使女的故事》里的极端保守基督教政权,把这个归咎于社会风气过于自由,衍生出享乐主义、消费主义、性文化过度开放等,使人与神愈走愈远。这种论调的确跟现实中保守派基督徒相似。今日,民粹主义在欧美社会崛起,除了出于贫富悬殊失控这个经济原因,也是有一股宗教保守的势力在推动,冲击着自由主义作为“普世价值”的地位。

当然,使女式示威是一种反讽,这些女性渴望的是捍卫自由民主。《使女的故事》在出版三十几年后大收旺场,无论对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基督徒而言都是一个时代的警号。没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没有政权是永恒不倒的。

时光一去三十年。Atwood于2017年2月重新为小说撰序,她形容自己生于1939年,经历过二战,令她醒觉,眼前既有秩序可在一夜间消失。“转变可有如迅雷,‘不会在这里发生’此立论并不可靠。任何事情,在何时何地都有可能发生。”

上文节录自第127期《香港01》周报(2018年9月3日)《“使女”示威 此起彼落》。

撰文:毛咏琪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恶俗的新共犯结构 ---- 网红+政客

    选举,就是宣传战。宣传,就无可避免地要通俗化。通俗,就很容易流于庸俗,庸俗,很快就变成恶俗。如果你同意政治应该由社会菁英所主导,如果你认为政治应该是一件严肃的事,那么你会在日趋重视...

    2019-01-19 15:50
  • 国民党为何不接受一国两制?

    国民党为何不接受一国两制?时间:2019-01-19 10:14•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作者:  胡懋仁 【核心提示】从某种意义上说,国民党与民进党并没有本质...

    2019-01-19 09:47
  • 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台湾

    台湾九合一大选已经落幕,有人欢乐有人愁,但更多的是意外。整场选举聚焦高雄韩国瑜,连柯文哲都只能望其项背,这是个意外;国民党在高雄市、新北市、台中市都大胜,更赢得15个县市,也是个意...

    2019-01-18 22:48
  • 中国如何与焦虑的特朗普打好交道?

    在现代心理学中,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情绪反应。焦虑通常与精神打击或即将来临的、可能造成的威胁、危险...

    2019-01-18 22:46
  • 全面准确理解“九二共识”的三重定位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主席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讲话,确认九二共识,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议题并启动两岸政治协商进程。此举引发台湾各界震动,...

    2019-01-18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