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与气功大师,是地球最后的红色警戒

2018-09-03 21:28

超级大国之间的心灵战争,影响了一代中国人。

2018 年 8 月 3 日,曾经因特异功能红遍中国的张宝胜因病去世。他赖以成名的八九十年代「气功热」,也再次引起人们的追忆和哄笑。




● 1994年新年,张宝胜(左)在电视节目上表演扭曲钢勺


尤其令人扼腕的是,不但当时的群众被四人帮耽误多年愚昧不堪,就连大科学家如钱学森,竟也在这种耳朵识字、隔瓶取物的中华土味骗子面前晚节不保,沦为「人体科学」最重要的推动者之一。




● 气功热的另一位重要推手张震寰将军,至今被严新气功网站挂首页纪念。他虽然自己不是科学家,但多年参与组织核武器、巨型计算机等重大科研项目,深受熏陶


不过,情况可能远不是这么简单。就在钱学森顶着冷眼与嘲笑,用党性担保特异功能真实性的同时,西方顶尖的超级大国也在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企图在同一领域出奇制胜,一举取得冷战的主动权。


尤里的复仇

1972 年,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完成了内部报告《苏联:控制性进攻技术》,全面论述了他们掌握的苏联特异功能研究情况。报告总体认为:


「目前,苏联在心灵感应领域的知识优于美国,苏联人肯定会通过催眠心灵感应来集中精神对敌人的影响......」


美国的这一惊人发现,正式启动了一场至今被谣言、传说、艺术虚构和种种蛛丝马迹包裹得密不透风的暗黑军备竞赛。


传说中,苏联的人体黑科技研究——被称为「超心理学」——由来已久,早在冷战开始前便已取得相当突破。据说,斯大林就曾秘密接见并检验超能力人士,将确有神通者留在身边。


一个著名的故事是,特异功能大师沃尔夫·梅辛凭借着发送「思维指令」,让警卫员们相信他就是贝利亚元帅,得以任意出入克里姆林宫,从而通过了斯大林设下的考验。




● 斯大林亲切接见梅辛——出自电影《Вольф Мессинг. Видевший сквозь время》,不要当真


电子游戏《红色警戒2》把这一传说发展到了极致,游戏中斯大林秘密培养了一支擅长「心灵控制」的特种兵部队来反击美国。可惜,他的特异功能顾问「尤里」,在资料片中背叛了他。



● 尤里和斯大林的「实锤」合影,系制作团队用经典合照「列宁与斯大林」合成


然而,虽然俄罗斯素有神秘主义传统,所谓「超心理学」的研究也从沙俄到苏俄时代长盛不衰,但这类活动在30年代便被布尔什维克叫停,各位大师异人更在大清洗中纷纷落网,连催眠术都被禁止。


直到赫鲁晓夫时代,超心理学才从「唯心主义的糟粕」,一举变成了苏联的优良传统。


在 1960 年的一次大会上,著名心理学家瓦西里耶夫向同僚们宣称:「苏联科学家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前进行了许多成功的心灵感应测试。我们迫切需要摆脱偏见,再次投入探索这一重要领域。」




● 瓦西里耶夫(L.L. Vasilev)热衷于超自然能力实验,他的著作《心理暗示实验》在1963年被翻译成英文,广受超自然能力追随者的欢迎


作为探索的第一步,瓦西里耶夫首先在列宁格勒建立了超心理学实验室,相似的机构不久更在莫斯科、基辅、新西伯利亚和哈尔科夫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建立起来。


他们的研究对象也远未在大清洗中被赶尽杀绝,苏联民间仍活跃着一批特异功能人士,比如著名的罗莎·库勒索娃,能蒙着眼用右手和肘部「读」出纸上的颜色和文字,是 1979 年用耳朵识字而引起钱学森关注的四川少年唐雨的苏联先辈。



● 罗莎·库勒索娃(Rosa Kuleshova)在「读」字中。《新概念英语》第四册Lesson 4 「Seeing hands」,提及过她的大名


同样著名的妮娜·库拉金娜,则能以「念力」移动物体、分离蛋清蛋黄,甚至让青蛙停止心跳。虽然不能像严新一样用意念抵挡核武器,但大概也足以引起国防科研的强烈兴趣。




● 妮娜·库拉金娜(Nina Kulagina)在使用念力


这些民间异人纷纷被邀请到各个研究中心和大学的实验室参与研究,到 1970 年代,与超心理学相关的大型研讨会举办了不下20次,每次都能产出一打专著和论文。


在传说和猜测中,军方和克格勃一直被认为和这些研究密切相关。


根据苏联解体后沦为小报的《共青团真理报》的说法,莫斯科大学教授斯皮尔金曾经主管过一个叫「生物信息实验室」的机构,专门研究特异功能。这个实验室由苏共中央委员会成立,自成立之时就始终处于克格勃的严密监管之下。




● 然而亚历山大·斯皮尔金(Alexander Spirkin)是一名哲学学者,最知名的著作名叫《辩证唯物主义》。他是否能胜任「生物信息」研究,值得怀疑


类似说法真伪难辨,但苏联在特异功能领域的「积极」行为,却成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苏联妖术大恐慌

同一时期的美国,特异功能爱好者也大有人在。苏联解冻后,两国的人体科学同好开始积极联系彼此,互相交流。


对这种交流贡献最大的,是西方记者希拉·奥斯特兰德和林恩·施洛德。他们于1968年访问苏联,不但与科学家直接交流,还参与了在莫斯科的第一届「世界超心理学大会」。


大会上,他们看到了许多特异功能的实锤影像,其中包括妮娜·库拉金娜用念力移动物体的骇人场面。



● 妮娜用「念力」移动调味料瓶


不过,会议开到一半就因为「不可抗力」中断,两位记者被迫前往布拉格,好不容易才抢在坦克前逃离铁幕。


这些非凡的经历,并没有让他们忘记此行最魔幻的见闻。两年后,他们写成了《铁幕背后的超自然发现》一书,详细介绍了俄罗斯、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地的超自然现象,梅辛、罗莎、妮娜等人都有登场。




● 希拉·奥斯特兰德(Sheila Ostrander)和林恩·施洛德(Lynn Schroeder)著:《铁幕背后的超自然发现(Psychic Discoveries Behind the Iron Curtain)》


此书一出,全美震动。公众开始对苏联与克格勃的超心理学研究越来越感兴趣,两位记者也被邀请到各个电视台走穴。




● 70年代,希拉和施罗德登上电视台,「见证」扑克牌的超能力实验


人们最好奇的问题莫过于,克格勃到底在用特异功能干什么?


传言一时沸沸扬扬。据说,克格勃的「特异功能者」中,有的能从电视画面中「判读」美国总统的健康状况;有的化身游客深入美国境内,获得情报后通过「心灵感应」发回国内。


最离奇的,莫过于用「微波」攻击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据说,墙外的克格勃间谍对使馆人员发射了「莫斯科信号」,让他们接二连三的生病,连续三位大使罹患癌症。




● 关于「克格勃微波美国大使」的想象图。这幅图出自一档「伪」纪录片:《克格勃超常现象研究档案(The Secret KGB Paranormal Files)》,主持人是曾经的「007」演员罗杰·摩尔


这还不是最邪门的猜测。据说,军方和克格勃还在培训宇航员的心灵感应能力,让太空中的宇航员们通过心灵感应与地面通信。此外,苏联还可能通过念力,来破坏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指导程序。


这些说法,全都出自美国情报部门1972年的内部报告。


该报告更指出,苏联的超心理学是一个多学科研究领域,研究成果可能「针对美国或核导弹发射井中的盟军人员」;苏联在该领域投入了大量资源,年花销超过2000万卢布。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控制和操纵人类意识,必须被视为首要目标」




● 报告首页。已经解密的文件中还有大量涂黑,内容不得而知


美国的人体科学研究从此全面展开,而此时的中国人民还远未从领袖的晚年错误中脱身,尚不能追随先进国家的脚步。


奋起直追的美国人

美国以CIA为首的各个部门,迅速展开了名为「SCANATE」的计划,资助高校和科研机构,专门研究定位、念力、透视、远程遥视等超能力。


加利福尼亚州的斯坦福研究所有幸中标,两位年轻的学者拉塞尔·塔格和哈洛尔德·巴索夫成为项目的主导人,引导了接下来二十年间的美国本土超心理学研究。




● 70年代,拉塞尔·塔格(Russell Targ)和哈洛尔德·巴索夫(Harold Puthoff)在斯坦福研究所(SRI)门口。这两个人的名字在后面会不断出现


他们首先调查的,是在各大电视台表演「意念弯曲汤匙」的著名特异功能者尤里·盖勒。




● 盖勒对流行文化影响深远,他不但是游戏《精灵宝可梦》中拿着勺子的精灵「勇基拉」的原型,而且也是《红色警戒2》中人物尤里的灵感来源


SRI对盖勒进行了整整八天的实验,然后发布了一篇报告,表明盖勒「用清楚明白的方式展示了他令人信服的超自然能力」。也就是说,他们相信盖勒的特异功能是真的。


然而,这一研究成果很快被打脸。俄勒冈大学心理学家雷伊·海曼公开表示,盖勒并不是真正的超能力者,塔格和巴索夫的行为是在「欺诈」政府科研基金。


魔术师詹姆斯·兰迪则在电视节目上阻击了盖勒。在盖勒出席综艺节目《今夜秀》时,他事先和主持人约翰尼·卡森通气,换掉了盖勒的道具勺子。结果盖勒表明自己「受到了卡森强大压迫力的影响」,没有表现出任何超自然能力。




● 当期《今夜秀》的现场。后来兰迪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尤里·盖勒的骗局》




● 「神棍」盖勒依然活跃于电视屏幕。2012年,他登上了江苏卫视跨年晚会,表演「勺子魔术」


由于在「念力」方面碰壁,塔格和巴索夫把视线转向了另一个领域——超感。


这个想法和军方不谋而合。「弯曲勺子」就算是真的,其力量在军事袭击下也微小得几乎能忽略不计。相比起来,「隔空观物」的超感知觉,应用前景明显更为广阔。


与中华古典文学瑰宝《西游记》中「千里眼」情节极为相似的「遥视」技术,此刻成为了新宠。





塔格和巴索夫依然是主要的研究者。他们找到了另一个超能力者英科·斯旺(Ingo Swann),此人能根据地理坐标透视目标地点,并绘出地图。


据说,他的目光还能冲出大气层,先于「航行者」号探测器发现了土星环。


同样的,还有帕特·普莱斯(Pat Price),他擅长「遥视」苏联的军事设施。




● 塔、巴二人不辞劳苦,调查了多名超能力者




● 一些遥视者绘制的图案,被中情局认为接近的情报照片


情报机构一度相信「遥视」有军事应用的可能。据传,军方曾通过特异功能者,在非洲大陆深处找到了失踪的苏联Tu-22轰炸机。


然而在有案可查的案例中,「遥视」遭遇的更多是尴尬。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期间,激进学生组织占领了美国驻伊使馆,劫持52名美国人,人质们被分散到伊朗多地。


临危受命的特异功能小组,却未能「感应」出人质到底在哪儿。他们给出的人质所在地,与实际位置有时相隔数百英里。卡特总统的营救计划「鹰爪行动」,也以8名美国军人在空难中阵亡的结局而宣告失败。




● 被蒙眼「展示」的人质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下,「特异功能」研究在八十年代中期几乎停摆。


1995年,中情局的一份报告认定,远距离观测报告「没有带来具体的、特定的、在情报收集中有价值的信息」。


被合称为「星门计划」的一系列特异功能研究项目,无果而终。


不过,几十年后的复盘似乎却说明,一切并不只这么简单。


真有这回事吗?


这场诡异的冷战军备竞赛,从一开始便相当蹊跷。


写作《铁幕背后的超自然发现》的两位记者能够进入苏联境内,本身就很耐人寻味:此前几年里,在苏联公开表明对超能力的兴趣,还会引发一次「去西伯利亚的强制性长假」;然而一夜之后,西方记者就能进入苏联境内探访这些「国家重要研究项目」。


还有更蹊跷的事情。


在苏联,不断有与特异功能研究相关的人被驱离出境。如1977年,洛杉矶时报记者罗伯特·托思,便因为涉及有关超心理学的「国家机密」而被克格勃逮捕。


在他之前,更有参与超心理学研究的科学家奥古斯特·斯特恩(August Stern)逃到巴黎,向媒体揭露了克格勃参与相关研究的秘密。




● 媒体对罗伯特·托思(Robert C. Toth)事件的报导


甚至连勃列日涅夫都不无古怪之处,他 1975 年突然发出莫名其妙的敦促,要求美国同意禁止研究和开发「比任何已知武器都更加可怕」的新型武器。


美国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觉得,勃列日涅夫暗示的,难道就是某种超心理学领域的「心灵激光」?




● 勃列日涅夫呼吁停止开发「超可怕」武器


不管苏联在超心理学研究方面成果几何,美国确实在这些酷似心理战的行动影响下,体会到了对「心灵战争」的恐慌,并将巨大的资金和力量投入到毫无意义的特异功能研究中。


因此,苏联的所谓超心理学研究,从一开始便散发着冷战阴谋的气息。


还有「躺枪」的人。改开初期追赶世界潮流的中国顶尖科学家,则很可能是这场苏修阴谋的意外受害者:


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是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必然现象。这项研究所碰到的问题,决不是中国所特有的。情况是全世界都差不多,有它的共性。在国外,对这个问题也争论得很激烈。


这可能导致一场21世纪的新的科学革命,也许是比20世纪初的量子力学、相对论更大的科学革命。我们当中谁来作这场未来科学革命的启蒙者?谁呢?


——钱学森《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1982年10月




本文来源: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idxgh2013);作者: 大象公会Elephantia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ADitTUSiPpoxCWeHbvpHqg)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