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为敌-痛苦 与美为友-更糟 说起老蒋那年退联······

2018-08-31 16:22

关于今年联合国大会,蔡当局改采“务实”作法,不请友邦提案让台湾加入联合国,而改以柔性诉求,请友邦代转台湾信函给秘书长,促其坚守联合国宪章,秉持公平,正义原则,解决台湾2300万人长期被排除于联合国体系外的问题。除此之外,也举办若干软性活动,表达诉求。

联合国宪章,公平,正义,这些关键词,也出现在蒋介石1970年的日记里。当时美国欲与中国大陆恢复正常关系,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入联,蒋深感遭美国背弃之痛,以及国际形势的逆转,一方面准备联合国席次的保卫战,另一方面准备退出联合国后的对策。

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一案的整个台美交手过程,在今日中美对抗,美国频打“台湾牌”的时候,特别有意义。对两岸民众而言,可从老蒋最后的搏斗,一窥美国的两面三刀与假仁假义(蒋介石语),并以历史为殷鉴,思考今日的中美台三方角力。

本文以尼克森于1971年7月15日宣布将访问北京的事件做为分界,将这段历史切成两个阶段并分成两篇,本篇谈第一个阶段,关注在国际外交上“面子与里子”的问题。

1969年,尼克森在关岛宣布新亚洲政策,提出“谈判代替对抗”,开始与中国大陆寻求和解。蒋介石在这一刻就深刻感到美国“联共制俄”的政策必然会牺牲中华民国,并很快会显现在国际外交上。1970年,蒋在国安会议上指出,“优先考虑自身,其次才是联合国,可不退出就不退出,如果中共进去,我们就毅然退出”。

这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原则,是日后台北在联合国席次保卫战里的核心精神。也是岛内独派长期怪罪蒋介石为了个人意识形态而退出联合国的口实。诚然,蒋至死都坚持“汉贼不两立”与“一个中国”,但外交工作在实务上不可能这么死板,必然要讲究策略,且UN席次又攸关台湾在国际上的生存空间,所以为了联合国的去留问题,蒋其实是一直处于天人交战的状态里。

1970年12月,蒋在日记里写到:

对联合国席次退出与否问题,不仅关前途成败,乃系世界人类祸福问题,必须对利害是非慎重抉择,但必须把握正义法理与本身实力如何之估计的原则,而不可放弃。决非投机取巧、苟安求全、徒取耻辱,其最 后仍为灭亡而已 。

这一年,蒋介石决心画出外交底线,以作为进退之据。蒋在日记里列出七项要点,其一,用前任甘迺迪政府“不惜动用否决权,也要保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合法地位”的书面保证,与此任尼克森政府周旋。其二,只要安理会席位不受影响,美国的“两个中国”方案若不得已,可以不反对。其三,必要时退出联合国。其四,以全力维护安理会席位为前提,可做弹性策略应用,绝不接受由“中共”取代“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位。其五,1972年联合国将修改宪章,退出是迟早的事。其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其七,退出联合国仍可保卫台澎金马,故最后王牌为毅然退出联合国。

之后,台美外交体系的磋商,就是在这七个要点上折冲。从以上内容可知,对蒋而言,重中之重就是“安理会席次”。只要中华民国保有这个位置,“中共”仍接受这条件入联,那制造“两个中国”的责任就在北京身上。所以有些论点将此视为蒋接受了“两个中国”的现实,并不正确,实情应为,蒋是将此作为外交战的策略,否则,就不必“宁为玉碎”,并将退出联合国作为“最后王牌”。

简言之,蒋要的是“安理会席位”,美方一开始要的,则是“中华民国仍留在联合国,但让出安理会席位给中国大陆。

于是在1971年四月,美方密史墨菲访蒋,打了“双重代表权”牌,这是台美第一次深入磋商联合国席次问题。

墨菲希望蒋接受让两岸当局在联合国能“双存在”的提议,蒋则要求美国,只要竭尽一切方法保住台方的安理会席位,他不反对美国的“双重代表权”提案,否则不惜退出联合国。

对于蒋的要求,墨菲给予了保证。这是这场会谈的台方理解,其中文会谈纪录也经过墨菲审阅。根据美国解密的档案显示,墨菲给尼克森的报告,确然也强调“蒋愿意接受两个中国,如果这样不会牺牲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位”。

在这个阶段,台北的立场是,在安理会席位不变的前提下,可以默认美国的“双重代表权”提案,并让美国运作盟国的支持,但会投票反对“中共”入会,以对自己的人民交代。美方则予以肯定。

从这个阶段开始,到联合国大会的这半年,就是双方外交系统的密集磋商。

根据美国解密的档案显示,1971年5月,美国国务卿罗吉斯向台驻美大使沈剑虹要求,台北不能只是“默认”美国的提案,而应“鼓励”,如此美国才不会被其他国家认为出卖中华民国。沈剑虹拒绝了这项要求,理由是这么做会让人感觉中华民国接受了“两个中国”,这不是台北的立场。

这个阶段,美方开始要求台北“实质”支持“双重代表权”的提案,理由是策略需要。其次,罗吉斯语带保留地指出。“双重代表权模式”也仅是“可能”让中华民国得以留在联合国。其三,只要中华民国留在联合国,“中共”就不可能参加。其四,美国会尽力保障中华民国的安理会席位,但不保证成功。

与4月时墨菲的承诺比较,美方在5月开始改变态度,原来的保证,都变成“不一定”。态度转变的主因是,各国与中国大陆建交的趋势开始增速,5月份就有伊朗,土耳其两国松动,使得美国认为按此趋势,该年联合国投票战的胜率大减。由于与北京建交,台北就会与之断交(因为与北京建交就得承认其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美方希望蒋当局能弹性处理外交,停止“不两立”政策,应该改为以“邦交双承认”为外交基调,如此也可作为联合国“双重代表”的先例,但为台北所拒,时任“外交部次长”杨西昆对美方表示,情势之所以急转直下,是因为美国改变了对“中共”的立场,才使得各国开始松动。

美国的要求,形同逼蒋接受“一中一台”。

在国际情势逆转的逼迫下,蒋在该月的日记写道:

弱国外交不能不有内方外圆之作为,心中应有坚定决策,而外形则未到实行时间,应随环境而予相机应变也。......为对联合国方针,最后必须名正言顺,惟有光荣退出之一途耳。 

从日记可看出,蒋介石在那段期间十分挣扎,为法统理念,应退出联合国,为“国家”利益,应留在联合国。而他的手下也分成理念鹰派,与务实鸽派,美国档案里呈现的,则大都是外交系统的鸽派意见。

7月,日本当局建议美国提出两项决议案,其一,将驱逐中华民国视为“重要问题案”,需2/3多数会员国通过。其二,提出“简单双重代表权案”,让“中共”入会,但不提及安理会席次问题。美国认为,蒋与日本的立场趋于一致,估计“中共”将拒绝此方案。(与“简单双重代表权案”相对的“复杂双重代表权案”,就是让北京入安理会,台北留在一般会员国席次。)

经过几个月的磋商,美方认定蒋既然已让步至此,就有可能还会再让步。但该月台“外交部长”周书楷向美国驻台大使表明,“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大会与安理会席次不可分”,这是蒋介石的决策,希望美国认真考虑台北的立场。周还在这次会谈里,重提甘迺迪“不惜动用否决权护台”的保证。

对于台北再度表态,将对“双重代表权”在形式上投反对票,以彰显“反对两个中国”的立场,美方也坚持自己的说法,认为台北此举将逼走一些支持者。

7月15日,尼克森爆炸性宣布,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季辛吉秘密访问北京,并安排了他在1972年2月前往北京访问,此份声明震惊全世界。同一时间,尼克森要美国驻台大使转交他的信函给蒋,函中保证“美国将维持与贵国的友谊关系,并将继续信守对中华民国的防卫承诺”。然而,信函里完全没有“保证维护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的表示。

尼克森的这项宣布,立即冲击联合国的中国代表权问题,根据美国国务院内部的备忘录指出:美国对“中共”的新态度,使本来机会已经很小的“双重代表权案”,及防止台北被驱逐的“重要问题案”机会更小了。

但是此事在国际上却得到许多正面回响,根据国务院的备忘录记载,各国驻联合国代表“立刻看出此举对中国代表权问题的直接含义”,亦即,美国要牺牲中华民国,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取而代之。

国务卿罗吉斯7月19日约见驻美大使沈剑虹,表明如果中华民国坚持要保有安理会席位,本届联大的席位保卫战必将失败,如愿放弃安理会席次,美国或可助一臂之力。事实上,季辛吉在7月10日就在北京对周恩来承诺,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得到安理会席位,而当你们得到驱除台湾的三分之二票数时,你们将会是联合国的唯一中国代表。实际上,你们现在就会取得中国的席位。 

换言之,国务院事前并不知道尼克森已与北京谈妥条件,还在与台北方面绞尽脑汁磋商细节问题。但尼克森一投下震撼弹,美方外交系统也开始站定了“复杂双重代表权”的立场,目标放在逼迫台北放弃安理会席位。

7月22日,蒋介石令沈剑虹回覆罗吉斯,台北坚持4月份墨菲来台会商的协议,反对将安理会席位让给“中共”。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蒋经国,代表蒋介石与美驻台大使马康卫会谈,马康卫希望中华民国放弃安理会席位,但劝蒋不要退出联合国。蒋经国表示无法同意,盼美方回到蒋介石与墨菲谈话的基本立场。

7月26日,周书楷暗示马康卫,“中华民国政府”将可能依他的建议,让出安理会席次,以赌注在中华民国留在联合国的情况下,“中共”也不会要安理会席次,他并要求美方绝不能公开台北的决定。

不过,周书楷在30日对马康卫改变了说法,因为29日他在“立法院”遭到抨击,使得他不得不回到反对“复杂双重代表权”的立场。周表明,台北与日本已达成共识,要支持日方的两项建议案,也就是提出“重要问题案”与“简单双重代表权”,并在议案中不提安理会事项。若他国提案坚持要提“中共”入安理会事项,台北希望美方不要支持。

这个阶段,简言之就是在尼克森意向明显偏北京后,台北再次画出底线。此策略的基础,就是赌北京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双重代表权”概念。

8月2日,美国终于正式宣布对中国代表权的立场,表示美国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但中华民国不应被驱逐。至于安理会席位由哪一方担任,美国尊重多数国的决定。这项声明,已是蒋介石的容忍极限,但外交系统的内部的意见多认为不需要坚持安理会席位,主因在于台北在安理会有邦交的国家愈来愈少,联合国也从来不以理事国的规格对待中华民国,实质意义已不大,所以从国际外交的角度衡量,即便失去安理会席次,也应留在联合国,宁要里子,不要面子。

对于外交系统主张务实与弹性的意向,蒋宋美龄说话了,她意味深长地对各地驻外使节说: 处理外交事务,立场不能过于软弱,“国有国格,人有人格”。外交官员们感受到蒋宋美龄不愿再退让的意向,可能间接表达了蒋“宁为玉碎”的立场不变,对前景开始悲观。

 

如果只从外交官员的角度看面子与里子的轻重,难以评判蒋设下的底线到底正不正确。蒋虽知留在联合国的重要性,但其思维不可能只着眼于国际处境,还要考虑到岛内政治是否会因妥协而产生动荡,甚至危及国民党的统治。

8月1日,“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在东京,对于日本首相佐藤荣作强烈建议中华民国无论如何要留在联合国的表明,他的回答深刻显示了蒋与台湾的处境: “我国”非不懂忍辱负重之理,但“中共”如进入联合国,且并得安理会席次,则我即使忍辱不去,最多亦不过维持一两年。莫若毅然离去,尚可维系我国内人心,否则立场不明,我内政上困难,将相继发生,不堪设想。 

对于在台湾以“反攻复国”为政治号召的国民党,20年来已累积了可观的“民族主义人心”,若在联合国一案上妥协,并自我矮化,而且还没把握可长久留住席位,蒋也不见得镇压得住大失所望的民心。

故而,面子问题在政治上有时也是另一种里子问题,外交系统所希冀的务实与弹性,也可能使蒋顾此失彼。而这也是蒋宋美龄要求外交官员立场不能过于软弱的主要考量。

“北京不会接受两个中国”的这把赌注,没人有把握是否赌对了,但在8月20日,北京方面正式发表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拒绝接受“双重代表权”的安排,似乎又给了台北一线曙光,只要台美日联手齐心,或许可在议事技巧上,阻挡北京入联。

然而,台北不知道的是,尼可森至此也意识到要同时让北京与台北留在联合国是不可能的。该牺牲谁呢?答案已很清楚。事态的发展,一如蒋在一开始的预料,美方已变心,中华民国无可避免要退出联合国。

下阶段的工作,就是不排除以妥协为策略,逼美方实现自己的承诺,并技术性干扰北京入联。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尼罗河授权发布瑞典人到中国旅游须知(草案)

    第一,中国人除了不得在历史建筑物外拉屎,还不得在厕所之外的任何公共人群活动场所拉屎。第二,中国人吃饭的时候可以上厕所,但禁止把大便从嘴里吐出来。第三,中国人和狗在一起的时候不一定是...

    2018-09-23 11:26
  • 瑞典官方公布中文瑞典旅游须知

    第一,瑞典人不可以在瑞典历史建筑物外面外面随地拉屎。作为默认契约,可以在瑞典王国除历史建筑物外面的任何地方随地拉屎,包括瑞典国王的餐桌和卧榻。第二,瑞典人吃饭的时候不拉屎,即使他们...

    2018-09-23 10:30
  • 雨夜渡中秋

               我生平歡渡中秋節,無論在國內或國外,多數都是在晴空萬里無雲,月明星稀的愜意環境下渡過。在...

    2018-09-23 09:22
  • 中梵签主教任命协议 正式建交为期不远

    近日,中梵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困扰中梵关系的最大痛点——主教任命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在此基础上,中梵建交为时不远。 据外交部网站消...

    2018-09-23 04:51
  • 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陰陽初分

    《一個人》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

    2018-09-23 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