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频频,国产剧何时能走出“权力的游戏”

2018-08-28 23:15

最近国产剧出现了很多“大制作”,投资大、名气大、水分大,但播出后都没有太大反响。不只是因为集数注水的老毛病,还因为它们的“陈词滥调”。这些作品在宣传之时,几乎都清一色主打“深度”与“格调”,每一张剧照力求精细,但不免给人劲儿都用在了皮相上的感觉,转过来看看剧情,仍是老太太的裹脚布。

何为“裹脚布”?大女主戏,几个女人争风吃醋,可以讲十几二十集;大男主戏,男主就差点没把“我是装的”写在脸上。谈情说爱磨磨唧唧,没有《红楼梦》的命,却得了《红楼梦》的病;权谋斗争神神叨叨,没有《大明王朝》的水平,硬要打肿脸充胖子。

很多作品,也不能说是创作者不用心,创作者也试图呈现一些宏大的主题,比如女性的困境、皇权对人性的压制、婚姻的羁绊等,但表现方式千篇一律。以《如懿传》和《天盛长歌》为例,它们都是制作用心的作品,“服化道”高于业内平均水平,但播出后却雷声大、雨点小。《如懿传》延续的是《甄嬛传》的路线,拒绝了爽剧的一般套路,书写女性在后宫的压抑生活。可是,全剧较之《甄嬛传》也并无太多新意,说千道万,仍是借历史的皮,说“权力的游戏”。而《天盛长歌》以精美制作为噱头,但故事实在配不上服化道。整部剧试图兼顾偶像和政治、言情与权谋,但作者还未有这种驾驭能力,加上原著本身的缺陷,最终表现的就是过家家式的权谋。

如今,收视率低下,影视剧作者常把原因归咎于观众,诚然,懂欣赏“阳春白雪”的只是少数人,但这些剧作是否真的“阳春白雪”,怕是还要打个问号。作为面向大众的艺术,影视剧从不只是一小撮人的自娱游戏,真正好的影视作品,往往雅俗共赏,内行从中看门道,外行从中看热闹。从《三国演义》到《大明王朝》,从《红楼梦》到《琅琊榜》,它们都用日常的语言提炼出人生的艺术,突破繁俗生活的琐碎表象,捕捉到最精准的意象。然而,随着国产剧的注水和题材窄化,这种捕捉能力越来越弱,取而代之的是对表象的沉迷和对所谓格调的粗糙理解,却忘了故事才是影视剧的核心,能否直击人心,才是令人心悦诚服的不二法门。

纵观今天的国产剧,除了雷打不动的抗日剧,还有两类剧几乎垄断了市场,宫斗剧和都市言情剧。前者以清宫戏为主,把康雍乾时期妃子的故事翻来覆去地拍;后者以职场婚恋为主,无非是家庭不睦、出现小三、反目成仇。看似一个古代一个现代,实则分享一套故事内核,斗争与情爱成了生活的全部,人人都在权力的链条上爱恨煎熬。我们很难再看到《平凡的世界》般的淳朴奋斗,也离《贞观之治》这样的历史正剧越来越远,不同作者共用着陈词滥调,影视剧想象生活的方式越发枯竭。

过去几年,由于这两类剧太火爆,导致资本纷纷投入其中,所谓大女主戏、后妃传记戏等,都是换汤不换药的成果。它们的泛滥压榨了其他剧种的生存空间,稍有潜力的编剧,也早早被投资者聚拢,把才华耗费在无穷无尽的斗争书写之中。于是,当我们打开屏幕,换了一个又一个台,就会心生疲倦。不是作者不努力,只是套路过于雷同。

另一层面,从近年来《人民的名义》《我的前半生》《延禧攻略》的热播来看,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戏,观众最看重的,其实还是你的腔调是否贴合日常、你的表演是否融入生活,是否让观众有代入感,觉得真的是这么回事。反之,许多剧美则美矣,却和观众离得太远,拿腔拿调,像老学究隔着幕布给学生说教,哪怕真有道理,学生也被吓跑了。

影视剧本可能丰富我们的精神生活,无穷的宫斗戏码、贩卖焦虑却让我们更累。而万物皆物极必反,《如懿传》《天盛长歌》受冷遇不是偶然。联想到这两年的《巴清传》停摆,许多大女主戏收视平平,市场在经过宫斗剧持续的刺激后,已经出现了疲态,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有当宫斗剧的泡沫被戳破,更多类型的剧被重视起来,国产剧才有可能重回黄金时代。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