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从未接受美国的“两个中国”提议

2018-08-25 11:34

今年是823炮战60周年,也是蔡英文当局连断三个邦交的一年。回顾那段热战的岁月,再看台独当局如今的“自虐抗中”,蒋介石与蔡英文的政治格局,可谓一天一地。

金马地区,是美国一直想要国民党放弃的“中华民国”前线,也是蒋介石坚持“一个中国”的干城。然而,近年来由于美国推出了许多关于尼克森的著作,其中的“尼克森录音带”涉及不少蒋介石与美国周旋的历史,故而有“为保联合国席次,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的说法。

是吗?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了吗?

此案相当复杂,参与者除了蒋介石,尼克森,还有他们各自的外交,国安部属。除了蒋介石与尼克森之外的当事人,都以回忆录的形式与自己的观点看“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一案,虽也是历史素材,但重建历史要讲究纵深,不能将一面之词做为真相看待。

持“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说法所根据的证据,主要来自于尼克森在白宫的谈话录音。也就是1971年5月27日,尼克森与国务卿罗吉斯,国安助理季辛吉谈到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一事的讨论。当时尼克森看到其访蒋特使墨菲国国后的报告,惊讶于一生坚决主张“汉贼不两立”的蒋介石,竟然接受了美国的“两个中国”(在联合国的双重代表权)提议,条件是,只要能保住“中华民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席次。

墨菲的报告有两个重点,其一: 蒋介石老了,他似乎相信,只要美国倾全力奋战,台北在 UN的席位即可保住,北京就可被摈弃于外。其二:蒋表示愿接受“两个中国”,如果这样的政策不会牺牲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位的话。

颇有论者据此判定蒋介石接受了“两个中国”,然而,仅墨菲的一面之词,如何能作为推翻蒋介石一生信念的证据?

曾任驻联合国代表团顾问的资深外交官陆以正,在他的“退出联合国的真相”一书里揭露,“我国当时已经准备接受与大陆并存于联合国的安排,只是在说词上,一下子很难做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然而,陆以正当时只是顾问,离决策圈非常远,而墨菲与蒋介石的密会,除两人外,只有“外交部长”周书楷一人在场,连美国驻台大使都没被允许参加,可见那时候为了联合国席次一事,美台关系的复杂与敏感。

也就是说,墨菲在此次会谈做的谈话的纪录,才是最可靠的资料,而非他回美国后做的报告。根据墨菲的谈话纪录,对于联合国一事,蒋介石问“美国新的策略为何?”,墨菲答以“双重代表权”,蒋追问“在新办法下,对中华民国安理会的席位如何处置?”,墨菲答以“新的提议将避谈此点,以保住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位”。

在这个关节上知道了美国的态度后,蒋告诉墨菲,他了解尼克森总统所面临的压力,但只有中华民国在UN安理会席位确保无虞的情形下,他才准备和美国讨论新的对策。蒋一再强调中华民国在UN的席位和在安理会的席位不可分割,一旦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位被剥夺,他将别无选择,只能“宁为玉碎,勿为瓦全”。墨菲画出底线说,“如照旧的模式遭遇失败,那可就真的玉碎了。”

从对话里可以清楚地发现,蒋介石旨在抛出美国接不住的球,因为美方无法确保中华民国在安理会的席次。用白话来说就是,就算我同意“两个中国”,你美国也做不到。反将美国一军。

这情形就好像,蒋介石与尼克森在搏击,蒋虽不敌却不肯认输,最后索性对尼克森说,你自宫,我就认输。

对墨菲而言,他拿到了“爆炸性”的资讯回国交差,所以特别强调了蒋介石同意“两个中国”,但是但是但是,门槛是安理会席次照旧。而这条件,尼克森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换言之,墨菲其实还是白跑一趟。

说到底,认输的不是蒋介石,而是他手下的外交官。1970年时,台驻联合国代表杨西昆与郑宝南于10月26日向美国驻UN副代表菲利普斯(Christopher Phillips)游说,提出“双重代表权”的概念让台湾留在联合国,与两德的形式同,并希望美国转请蒋介石考虑,因为他们自己“不便”(其实就是不敢)提。

尼克森也就以此为契机,派出了墨菲密会蒋介石,投石问路。

其实,蒋介石生命的最后15年,主要博弈的对象,不是毛泽东,而是美国。尼克森是蒋介石在50年代暗中支持的美国右派,823炮战后,却是左派的甘迺迪当选,可说让蒋借美方力量反攻大陆的梦想完全破碎。尔后尼克森总算于1968年当选,蒋也垂垂老矣。

从蒋介石的日记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尼克森上台后一连串的“亲共”举措,让蒋对一向“反共”的右派也彻底绝望。1969年九月,美方将美军舰艇在台海的例行性巡逻,改为不定期巡逻,还将此讯息先告知北京,才告知蒋,使蒋忍不住抨击“其最恶劣之用意与目的,乃无形中迫使我撤退金马外岛,为使共匪统一大陆,以达到其两个中国之幻想”。

美国立即派特使来台安抚蒋,但蒋介石也已看穿美方的两面三刀,在该年底痛批美国的新亚洲政策“全为其媚匪以卖我之卑行也”。

1970年初,美方再派“反共”色彩此较浓的副总统安格纽来台安抚蒋,但蒋仍于该月底针对尼克森再批“美国政客失信无义、反覆无常,为其个人利害,随时可以出卖友人,今日又多得一个经验”,“自二十五岁以来,经过无数忧患与耻辱,尤以对外之磨折扭绞,非使我国脉民命澈底消除而不止的美国政府,虚伪欺诈之玩耍,令人无法忍辱,巳达极点。此乃自民国卅一以来,史迪威、马下儿(马歇尔)以至今日尼克生等,是极尽人世所最难堪之一次也”。

3月,蒋介石于国民党中常会发出警示,美国可能已与“中共”妥协,将撕毁“中美协防条约”,砥砺党国要自立自强,厚植实力,以面对接下来国际情势的丕变。

蒋介石对“反共”与“一个中国”的信念未曾因美方的变心而稍有改变,反而愈加坚定,在这个背景下,蒋介石手下的务实派,或说亲美派已经忍不住,开始在运作与美妥协的工作,而外交体系才会更积极地在美国游说,希望力挽狂澜,好歹在联合国留下一条活路。换言之,接受“两个中国”的不是蒋介石,而是他那些不愿台湾在联合国沈船的手下。

所以今天才有了“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的说法,而这些见证者,当时都属于外交体系里的务实派,而且触碰不到决策核心,包含时任“外交部北美司”司长的钱复在内,他们真心以为蒋介石接受了“两个中国”。

从1958年823炮战,到1971年退出联合国,蒋介石已为台湾打好了经济基础,台湾也在当时动荡的国际局势下,获得了二十年的安定与发展,确实有他口中“精诚团结,踔厉奋发,任何国家对我均不敢轻侮”的条件。虽遭美国“滚动式”的背叛,蒋始终将自己放弃外蒙古的那段往事引以为耻,不愿为了取得美国的支持,而再将台湾拱手送出。更何况,即便从了,美国也不会派兵协助他反攻大陆。

看历史,除了要综观各种材料以外,历史当事人的一生经历以及其信念,也是重要的线索。在“尼克森录音带”里可发现,连尼克森都对蒋接受“两个中国”大感意外,可见若蒋真做出了这个决定,理由必然要相当充分。

蒋介石一方面是世界级的“反共”象征,另一方面,统治台湾的政治基础也建立在“反攻复国”上,对内对外,都必须坚持“一个中国”,否则国民党会完全失去立足点。蒋经国也深知其理,所以尽管小蒋比他父亲更为务实,但也不能自我缩小格局。

在蒋经国执政期间,美苏对抗节节升高,也并不是没有机会重返联合国,但此象征性的偏安之举,也必然要动到“中华民国”宪法,而他当时面对的则是虎视眈眈的台独势力。

若遂了美国的愿,两岸烽火将永无宁日,今天台湾的自主性也不会存在。

60年前美国尚不愿卷入台海战争,更何况是中国崛起的今日?看看两蒋为了“一个中国”与台湾的生存,对美国周旋到底的态度,再看蔡英文今日对美国的唾面自干与极尽谄媚,智慧与格局之差,何止千里。

关于“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一案,后面尚有许多曲折,让人误以为蒋最后还是接受了“两个中国”,关于此,我们下次再谈。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国式远征:华为的西欧往事

    先讲个小故事吧。 2014年,我曾因为飞机延误短暂地认识一个朋友,聊得投机加了微信。 他刚刚从打工的快递公司辞职,买了廉价机票准备去印尼。他告诉我,自己从小就喜欢旅行,每年...

    2018-11-16 21:25
  • 从人口结构看中国经济中心西移

    发表于《财经》年刊《2019:预测与战略》上(2018年11月1日出版,11月13-14日召开《财经》年会),文字(8000字)全文发表,由于篇幅限制,删除了图表。 人口并非经济...

    2018-11-16 20:56
  • 俚人政治与韩国瑜的崛起

    台湾九合一选举崛起「韩国瑜现象」以后,各种不同的解读纷纷出笼,其中前副总统吕秀莲说那是一群「鲁蛇」(失败者)的组合。也确实,如果相较于过去国、民两党所推出的候选人大都是「人生胜利组...

    2018-11-16 20:35
  • 进博会落幕,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全球化?

    为期一周的进博会落下帷幕。通过进博会,中国以“购物车”广买天下货,展示了“中国市场”的规模、对外开放的态度以及推动经济全球化的愿望。...

    2018-11-16 20:18
  • 中国最美的头号“脸书”——华春莹

    【鱼论】中国最美的头号“脸书”——华春莹华春莹:15名驻华大使联名写这种信有意义吗?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时间:2018-11-162018年11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

    2018-11-16 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