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中心主义解析民进党人的史观

2018-08-18 22:24

台湾第一座慰安妇铜像日前选择在国际慰安妇纪念日,於国民党的台南市党部旁空地上设立,日本政府发言人对此表示极为遗憾。台湾外交部立即回应说,部分民间团体设立慰安妇铜像一事,政府并无参与。蔡政府深怕得罪日本政府,急於撇清跟慰安妇铜像的关系,可见台湾绿营人士亲日情结之深,已经是到了以“日本中心主义”为价值的检验标准。

针对台湾设立慰安妇铜像一事,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第一时间是透过“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向台湾表示,这与日本政府立场和至今为止的努力不相容,让人极为遗憾。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虽然表态说,蔡政府一向高度重视台籍慰安妇问题,对处理此一问题及争取原慰安妇尊严的立场不变,今後将持续与日方协商,但也急於切割跟慰安妇铜像的关系,避免惹恼了日本政府。

绿营後殖民意识 建构日本中心主义

台湾绿营人士亲日早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1990年代李登辉和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提到“生为台湾人的悲哀”之时,他就跟绿营人士一样,也开始歌颂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美好。

李登辉曾举例说,1895年日、清两国在马关召开和谈会议,谈到割让台湾的问题,清朝代表李鸿章对日本代表伊藤博文说:“台湾难治,3年1小反,5年1大乱,乃大清治权未及的化外之地”。对此,伊藤博文说:“日本愿接纳台湾”,从而接受割让。如其所言,李登辉就说後来台湾在日本统治50年间,完成了前近代农业社会转型为近代化社会的改变。

李登辉所言就是典型的台湾绿营人士对日心态,完全忽视了日本殖民台湾时对台湾人民残杀的一面,而是选择性的记忆日本建设台湾的一面,这种“後殖民意识”渐渐建构出一种以日本为中心的心态,对照於过去台湾普遍存在以中国为中心的文化观、历史观,两相激荡,为了服膺自己的价值观,这也是造成民进党人掌握执政机会,急於去中国史的缘故。

事实上,过去台湾的“中国中心主义”包括有地理中国中心主义、文化中心主义、语言、习俗中国中心主义等,这些中心影响台湾文化相当深远,也是让台湾人在认同上无法跟中国完全切割的主因。

而在亚洲周边国家也是普遍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而形成一整个儒家思想体系,包括日本、韩国都是。以日本为例,日本圣德太子在给隋炀帝的信中就写道:“日出之处天子致日落之处天子无恙”,这也是日本国名的由来。日本的传统区划也参考中国故事分为北海道、东北、关东、中部、近畿、中国地方、四国、九州等8个地区。

但是,自日本明治维新之後,日本为了“脱亚入欧”,开始批判中国的天朝观,以及进行华夷之辩,更是唾弃中国改朝换代的历史事实,转而宣扬日本天皇“可至万世而为君”,“神神相生、圣皇连绵”、“与天地无穷”,以便维护万世一系的“国体”。由於“国体”的改变,日本得以摆脱中华文化的桎梏,逐渐形成“日本中心主义”。

“日本中心主义”随着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特别是“皇民化运动”之後,逐渐深入台湾民心,虽然台湾绿营人士接受“日本中心主义”,不必然就接受日本的天皇体制,但是日本文化、日本的生活习俗,被认为已经是台湾文化不可割离的一部份。

就以典型的吃来看,台湾遍地存在的日本料理店,商家会宣扬生鱼片、鲑鱼头都是从日本空运来台,这些原本生产自北欧的鱼货,被宣扬成从日本空运过来台湾,代表它们的新鲜度绝对没有问题,也是一种品质的保证。

除了文化、生活习俗以日本为中心之外,即使是殖民统治经验,绿营人士也会选择性的记忆美好的一面,例如在台南乌山头水库,绿营人士为了纪念日本工程师八田与一建造水库与嘉南大圳的功绩,特别在水库旁为他设立了纪念铜像,但是国民党为在日本统治时期受害的台籍慰安妇设立铜像时,民进党政府就急於撇清跟铜像的关系,这种充满後殖民意识的价值观,就是典型的“日本中心主义”在背後作祟。

当然,台湾绿营人士对日本的崇拜,也不仅止於历史,现实的政治上也可以举出许多例子。以在陈水扁执政时期一位日本籍的台独人士金美龄为例,她不但被扁政府聘为国策顾问,还可以不时指责民进党政府,要他们为日本人所做的一些事道歉。

例如,2001年3月日本漫画家小林善纪的《台湾论》在台湾出版,由於书中对於日本殖民时期的历史做了偏向日本右翼立场的论述,尤其对战争时期慰安妇的美化,导致台湾统派人士的强烈反弹。金美龄为小林善纪辩解,认为慰安妇事件是被亲中人士刻意炒作,并指责政府将小林善纪列为不受欢迎人物是一项错误的决定,金美龄完全以日本人的立场,反而要求民进党政府道歉,甚至直接点名要内政部长与外交部长辞职。

教东亚史 以日本中心取代中国中心

再从更现实一点的层面来看,2016年蔡英文当选总统以後,曾经传出蔡英文有意把民进党的四大天王吕秀莲派驻巴拿马,苏贞昌派驻新加坡,谢长廷派驻日本,最後只有谢长廷接受担任驻日代表。

谢长廷的选择当时让人很不解,因为过去几年谢系已经壮大到可以跟民进党内最大派系新潮流系对抗的地位,而且很长的一段时间谢系还在宜兰对派系的新血进行训练,没道理谢长廷会放弃这一切跑去当驻日代表。要知道,民进党天王的生存之道,就是背後要有一个派系力拱,没有派系,就没有力量,最後只会遭到党内唾弃,吕秀莲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而苏贞昌能再被启用竞选新北市长,无非他背後有个苏系,可以跟新系、绿色友谊连线合作。游锡堃之所以还能在民进党内呼风唤雨,也是因为他有一个“正国会”可以操纵所致,谢长廷远离台北的政治圈,无非是要让谢系瓦解,以致於谢系的姚文智虽然代表民进党出战台北市长,但在没有派系的奥援之下,他的出选恐怕要变成台湾政坛的一场笑话。

这也是谢长廷选择担任驻日代表所造成的恶果,当然要解释谢的选择,也许就是他内心的日本中心主义在作祟,以致於让他义无反顾的选择驻日,而不惜放弃谢系的发展。

所以“日本中心主义”一直是民进党人心中相当神圣的价值意识,也是构成民进党人史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由此也可以解释,民进党在高中课程去中国史,改教东亚史,这个东亚史其实就是隐含着日本中心主义的史观,用以取代中国中心主义。

但是民进党人的日本中心主义毕竟是少数人奉行的价值意识,除非民进党能够永久执政,否则在台湾社会普遍还是以中华文化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之下,想以日本中心主义完全取代中国中心主义的价值意识,民进党最後恐怕也会徒劳无功。

王崑义(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