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有动物要骗婚

2018-08-11 03:10

生物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个适宜交配的对象。


评判对象是否适宜交配的终极标准是,它一辈子产生的活到性成熟之后的后代数量。


之所以要看一辈子,是因为有的个体年轻时生的多,结果很早就死了,有的个体年轻时主要从事自身建设,生育很节制,但人家活得久,活到老生到老。


之所以要看活到性成熟之后的后代数量,是因为有的个体非常擅长交配,产生了很多受精卵,但因为生殖细胞后劲不足,很多后代还没成熟就挂了,不能形成稳定的基因流。有的个体生的少,但存活率高。


不过,这种盖棺定论式的判断方法没有可操作性,你在面对一个异性的时候,无法知道 ta 死前会不会儿孙满堂。


这种终极标准,是进化生物学家吃饱了没事干才倒腾出来的,普罗大众只能通过 ta 散发的信号,推断这是不是一支潜力股。


▍完整的传代过程

 

至于选取什么样的信号,制定什么样的标准,就有讲究了。


Zahavi 的阻碍理论(Zahavi's handicap principle)指出,如果展示一个信号需要付出极大代价,这个个体仍旧选择展示信号,这个信号就能诚实地反映个体质量。


比如一种蝇类(C.dalmanni)两只眼睛隔那么远,一不小心就撞坏了,雌性还偏偏喜欢眼间距长的。


实验证明,眼间距确实是一个诚实的信号,可以同时反映基因质量和成长环境质量。基因质量好的,不管吃什么都眼间距长;基因质量差的,眼间距受环境影响就很大,没吃好眼间距就小了。基因状况一致时,营养状况好的雄性眼间距更长。

 

柄眼蝇 


但信号的成本太高,就难以广泛流传。


比如两个雄性为了心爱的姑娘决斗,斗完了一个死了一个重伤,赢得战斗是诚实的信号,可是那位还活着的也没有力气交配了啊,暴力永远是最后一步。


因此,生物们更喜欢采用一些经济实用的信号,即传统信号(conventional signal)。


传统信号主要有两类,一类信号与打斗水平直接相关,比如公鹿喜欢向对手咆哮,咆哮的频率和时长可以反映雄性的打斗水平。


当你遇到了一个连吼半个小时不停的对手,通常不会有干架的欲望。


另一类信号与打斗水平间接相关,携带勋章(badge of status)的动物被认为是能打的。一种麻雀(Passer domesticus)胸前一撮黑毛即为勋章,是身份的象征。


但是,就像江湖武林确定排位,携带勋章的武林盟主需要接受众人的挑战,如果有一个携带勋章的弱鸡企图浑水摸鱼,立刻会被打扒。


弄虚作假成本太高的时候,勋章也被认为是诚实的信号。


黑毛老大麻雀


传统信号成本低廉,一旦作弊成功好处多多,因而作弊现象层出不穷。


假如,一只公鹿发生了神奇的突变,能吼两个小时不停歇,可一打架就腿软,别的公鹿听到它的吼声就吓得不敢靠近,雌性听到它的吼声就情不自禁,它因而不战而胜。


骗子鹿在群体中比例很低时,大家压根不会去想它是个骗子,没有人敢上去和它打架。


可是,一旦比例升高,总有一些不怕死的鹿挑战它,一上战场高下立现,大家幡然醒悟,我们之中有骗子,于是见到很能吼的内心也不发怵。这样一来,骗子被发现的概率就提高了。


但光发现骗子不够,还需要惩罚骗子,否则对骗子而言,伪装成功有好处,伪装失败没坏处,为了取得最大收益,不如都去作弊。全民作弊时,信号就失去了鉴定质量的能力,参考者被迫选择其他的信号辨别异性质量(本专栏将有专文探讨)。

 

咆哮的公鹿


为什么作弊屡禁不止?


因为动物(包括人类)很少采用成本高昂的信号,代价很大的信号包括以死明志,比如早期基督教的传教者大量殉道,殉道是虔诚的一个诚实信号,但代价是生命。


随着基督教地位上升,神职人员非但不会受迫害,还享有尊崇的地位,外表的虔诚并要不了多大代价,因此不一定真实对应内心的虔诚,腐败自然就发生了。


传统信号的缺点在于,观察者很难去检验(probing)每一个个体,比如商品接受的是抽检,而不是每一个都打开检查,否则对于观察者而言成本太高。


只要是抽检,一定会有浑水摸鱼的,这时就要看惩罚力度,惩罚力度越高,作弊的人越少。虽然作弊行为无法根除,但可以且必须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本文来源:大象公会(微信公众号:idxgh2013);作者: 大象公会Elephantia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gA4RE0Nzq7fuB_bD0_4qQ)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