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与现代中的儒与法

2018-08-10 18:35

新文化与五四运动以降,中国政治与思想的主流是反传统,特别是将儒家思想当作中国制度与科技现代化的障碍。因此,为了摒弃前现代(“封建专制”),进入现代,就要全盘西化,管它是德、赛二先生的西还是马先生的西。可能是用西方话语批评中国传统不接地气,也可能是中国人毕竟更习惯一套传统话语,因此传统中一些非儒家传统被“弘扬”出来。比如对有些人,道家就成了中国“古代”自由传统的代表,抬道家以贬儒家。更吊诡的是,文革之中,通常被认为更专制的法家也被抬了出来,用以批评儒家。一种阴谋论的解读,是法家与秦始皇作为当时当权者的象征,而儒家是用以代表林彪与周恩来这些政治斗争的对象的。但是,有这种阴谋与否,对儒家的批判,确实也是五四以降的反传统运动的主旋律,那么在作为反传统的极致的文革中批评儒家,用不着什么阴谋,也是“理所应当”的。后来反思文革,法家也被批评,这似乎是儒家的福音。但是,当法家成了文革、进一步成了两千年专制的根源,反反传统的文革,就又变成了反传统。再通过阳儒阴法的说法,儒家或者被当成两千年专制的帮凶,或者至多被当成一个好听而无用的学派。后者更是与对儒家明褒实贬的一些自由主义者所采取的策略相呼应:儒家作为一套精神性的、心性道德安排,作为现代多元信仰的一元,还是可以存在的。一些儒者,也是守着这种辩护儒家的方式,吃着反传统者给的嗟来之食还沾沾自喜。但真正地正视儒家、正视传统,要求我们正视传统政治,正视法家和儒家在其中的作用。当传统政治被当作酱缸一片的时候,儒家也是很难自保的。

那么,法家是不是可以给文革背书呢?对法家的思想本身,本人最近在《南方周末》上发表的“被冤枉的法家”一文,多有讨论,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那篇文章,这里我只是简要地说一下其与文革之区别。根据《韩非子》中的法家思想,人的自然倾向中,最刚性的,是趋利避害。因此,儒家试图通过道德教化来使人为善,尤其是在人类脆弱的善性被致命挑战的“现代”,是痴心妄想。类似地是,文革时候以“狠斗私字一闪念”为代表的思想改造,从韩非子来看,虽然改造目标与儒家不同(一个是大公无私,一个是推己及人、由私及公),但是在试图改造人的性情上,是同样的痴心妄想。韩非子也要人们只为“公益”(国家利益),但他的做法不是思想改造,而是利用人们的趋利避害心(私心),通过赏罚及其制度、法律实现,引导人们为国家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这一国家唯一应该追求的目标来服务。用文革的语言说,韩非子的想法就是文革中被狠批的“唯生产力论”,而韩非子也会痛斥“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种文革口号的(他会说,管他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有苗的就是好主义)。

但是,有人会说,文革时候对知识分子迫害、知识青年下乡、对工商业和人口流动的种种限制,看起来确实也是与法家当年的政策呼应。不过,韩非子将文学之士列为五种害虫之首,是因为他们给君主提供的政策主张,不利于富国强兵。君主不听他们的,也就好了。对这些人要进一步压制,是因为在他的时候,君主给了这些读书人太高的地位、太多的财富,打击了农民和士兵的士气。因此,这种意义上的文学之士,不仅包括儒墨,还要包括那些哪怕是贩卖兵家、法家言论的人。他对工商业的反对,出于一样的动机。他不是要彻底废除工商业,而是认为工商业非主业,农业才是经济的根本。但务农赚不了快钱,而工商业可以。因此,如果任由工商业发展,趋利避害的人们就会趋向工商业,农业就会受到伤害。这种本末倒置最终会伤及国家实力。其实,欧洲现代早期的重农学派,有着对经济类似的认知。并且,重农学派还认为有超出人力控制的自然经济规律,人们只能服从。这也与韩非子要求政治要服从“道”这只看不见的手,而不要人为的观点相呼应。重农学派的代表人物魁奈被称为欧洲的孔夫子,但就我看来,他应该被叫作欧洲的韩非子才对。

明白了韩非子为什么反对给予知识分子和工商业者过高地位,并且再考虑到韩非子强调不要守株待兔而是要与时俱进,我们可以推测,如果韩非子生活在我们这个工业化时代,当看到工商业对国家强盛的关键作用的时候,当他看到基础教育是“生产”工人所必须的时候,当他看到科技发明的重要的时候,他会改变他农业经济基础上的具体政策建议的。在欧洲,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重要推手亚当·斯密,其实就受过魁奈思想的影响。但是他与时俱进,接受了魁奈看不见的手的想法,但是放弃了重农。其实斯密自己也曾反对过银行放贷这一当代金融的基本手段。总之,如果文革的一些政策与法家呼应,其呼应的是法家的皮毛,但却背离的韩非子的精髓。

韩非子另外一个令人诟病的思想,就是对绝对君权的推崇。但是,他认为,国家制度与法律,必须有依靠。在他那个时代,这个依靠自然是君主。为了国家制度的绝对权威,君主的权威必须绝对。西方现代早期的思想家霍布斯、乃至康德,其实也有类似的想法,而欧洲除了英国这种少有的例外,多数在现代也走向了绝对君权为基础的中央集权。同时,韩非子认为,君主出于趋利避害的原因,希望自己的国家富强。但国家富强必须按照天道,即政治规律,而不能人为干涉。因此,君主为了自己利益,会成为法律制度的被动看守者,而不会胡作非为。韩非子的专制是法律制度的专制。当然,法律制度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在法律制度之外的事情上,比如让他的臣下表达真实想法、对这些想法做判断,君主还要有术。韩非子是现代化官僚体系的最早的理论提出者。但他被拉出来为反官僚的文革背书,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文革之时,制度(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被严重破坏,而剩下的就是当权者的权术。这学的是韩非子的末,却把他的本给抛弃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尼罗河授权发布瑞典人到中国旅游须知(草案)

    第一,中国人除了不得在历史建筑物外拉屎,还不得在厕所之外的任何公共人群活动场所拉屎。第二,中国人吃饭的时候可以上厕所,但禁止把大便从嘴里吐出来。第三,中国人和狗在一起的时候不一定是...

    2018-09-23 11:26
  • 瑞典官方公布中文瑞典旅游须知

    第一,瑞典人不可以在瑞典历史建筑物外面外面随地拉屎。作为默认契约,可以在瑞典王国除历史建筑物外面的任何地方随地拉屎,包括瑞典国王的餐桌和卧榻。第二,瑞典人吃饭的时候不拉屎,即使他们...

    2018-09-23 10:30
  • 雨夜渡中秋

               我生平歡渡中秋節,無論在國內或國外,多數都是在晴空萬里無雲,月明星稀的愜意環境下渡過。在...

    2018-09-23 09:22
  • 中梵签主教任命协议 正式建交为期不远

    近日,中梵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困扰中梵关系的最大痛点——主教任命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在此基础上,中梵建交为时不远。 据外交部网站消...

    2018-09-23 04:51
  • 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陰陽初分

    《一個人》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

    2018-09-23 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