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北到台灣 話不盡的巨流河

2018-08-10 18:28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奉軍兵力15萬,張學良,郭松齡任第三軍正副軍長,當山海關久攻不下之際,因為一個任免營長的小事,大敵當前,郭負氣出走,張聞訊策馬追之  “追到一個小店,見郭,我說:茂宸你這是做什麽?我視你為我的老師,但你別忘了,現在我是你的長官,你要聽我命令,否則,拿槍把我給打死,郭松齡哭了,他就是這樣一個性情中人。”張學良晚年很喜歡講起這段“月下追韓信”的故事,被勸回的郭部,一路直沖到山海關,大敗直軍,奉系由此達到最盛。

 但郭松齡最後還是反了,對這個富革命思想的進步軍人來說,連年的攻城略地,殺人盈野早與其救國救民的理想相悖,那一年的冬天特別冷,天寒地凍,雪深沒膝,1925年11月22日,郭終在灤州宣布倒戈,要張作霖「父讓子繼」,把東北政權交出. 參與郭起事的人有林長民,福建閩侯人,清末民初的政治外交教育家,事成他要做遼寧省長。他的女兒林徽音當時在美國讀書。還有齊世英、殷汝耕,齊是留學德日的學生,殷是隨黃興革命的同盟會會員。他們兩人在郭部中負責對日外交。

 郭軍起初勢如破竹,但因日本袒張阻郭,鐵路中斷,天又大雪,戰事在營口一帶停滯。12月21日,郭軍進抵巨流河西的新民屯,張學良在河東的興隆店率軍防阻,兩軍隔河對峙。在講武堂,教學演習就在巨流河,現師生對壘,還通信函。張學良對郭說:”現在就讓學生與老師比劃一下,看誰行吧!”郭部官兵一看前面是軍團長張學良,就都不打了。郭看大勢已去,就在12月23日深夜,帶著妻子與林長民等出逃。到遼中老大房村,被奉軍騎兵旅追到,25日晨,夫婦倆在遼河邊被槍決,屍首運回瀋陽小河沿體育場暴屍三日。 郭松齡若不逃,不會死,張學良必保他。張在興隆店接郭死訊,跺了跺腳,說:”唉,完了。” 很惋惜。林長民在亂槍中被打死,焚屍揚灰。

 齊世英說:“思前想後,憾恨圍繞。巨流河啊,巨流河,那渡不過的巨流河莫非即是現實中的嚴寒,外交和革新思想皆被凍困於此。”事敗後,他和殷汝耕逃入了新民領事館,奉軍包圍欲殺之,在館內躲了半年多,齊逃到了南方,1926年底在上海加入了國民黨。“你不像東北人”。初見這個略顯文弱的留德青年,當時尚未登上權力蔣介石如此說,另齊終身難忘!

 1935年,齊張兩人再次重逢,此時 張因918年不抵抗導致東北淪陷飽受國人詬病,齊也已成為CC派東北的領袖,但漢口一晤,話不投機,最終不歡而散。抗戰勝利,偌大的故土,卻成了蘇俄,蔣中正,毛澤東,杜聿明,林彪這些遙遠南方來的人搶來打去,決定命運的戰場。到了臺灣,當其他人仍熱衷這早已不在重要的權利,那些東北人反成了看客,因為西安事變,張學良幽禁在那山居幽靜處的清泉,距故土幾千裏遠,“坐井觀天”,在立法院任上的齊世英也因電力加價之事觸怒蔣,被開除黨籍,自此閑雲野鶴。

 1981年,當齊世英因病住進榮總醫院,張學良突然至病房探望,兩人自1935年漢口一別,近半個世紀首次再見,當年雄姿英發的青年,都已80開外,鄉關萬裏,一生坎坷,千萬萬語都說不盡,也不必說。張走後齊世英心情激動,常自問:“如果當年能夠合作,東北會是什麼樣子?中國會是什麼樣子?兩人都嘆,如果有郭松齡在,不會有九一八。”

 回憶起這段往事,齊邦媛在《巨流河》中這樣寫道:“時光即使能夠倒流,合作亦非易事,張學良二十歲繼承奉軍地盤,毫無思考判斷準備,只知權利,沖動人性造成貽害大局的西安事變,是東北軍十萬人流落關內,失去了在東北命運上說話的力量,他和這個堅持人性尊嚴、民主革新的理想主義者齊世英怎麽合作?”讀到此,我有些失望!是在為張鳴不平嗎?或許吧,但更為這樣一個自詡遊離於政治外的社會精英(齊),時至今日,仍難跳脫出國共恩怨狹義史觀悲哀!看得出,齊力求表現一個從不關乎政治,只沈浸於學海的知識分子的自我定位。談及左翼文學或是參與群眾運動的同窗。作者認為;“ 愛國的方式很多,並不一定要走這條路。”事實上,今天自由主義和新左派的論戰暫且不談,從英國的光榮革命到法國大革命,無不歷經犧牲流血與千萬人頭落地,當年積貧積弱的中國,不僅為資本主義提供廉價的勞動市場,更為“社會主義”提供了道德市場。但在這本巨流河中,我窺見到的只是有意無意間的個人好惡和對另一部分人探索,努力的徹底忽略。

 從東北到臺灣,那些大時代下的轉轉與顛沛,雖然曲折,但毫無疑問,齊先生家世與地位,讓其可以在戰亂中,領略羅曼蒂克的英國文學,去享受屬於少女時代的的天真與歡愉。而個人處境的不同,!決定了其根本不可能對歷史做出完整詮釋,乃至作為小眾,無可避免的被時代遺忘,漸向雕零! 但也可能是我期望太高,2年前,有人去養老院探望,齊也曾說;“定獨報還是渾報也在吵,她不喜!”大局上,她仍在為中國思考,或許他護父心切,對張大飛篤情甚深,加上歷經那段烽火連天的抗戰歲月,故成此書!而張學良的歷史功過很複雜,角度不同,各有推論,假使當年如郭松齡、齊世英所言,閉關自王,那東北也早已不是中國。趙四一生都不願意回大陸,她對中國無情,其子在美,更是半句國文也不識,而比起齊邦媛的赤子心與才識,實不可道裏計!           

 巨流河是本好書嗎?直到今天,我仍持保留態度,但正如文中記述的那樣;“那唱著《松花江上》流亡子弟,初識文學滋味的南開少女,含淚朗誦雪萊和濟慈的朱光潛,那盛開鐵石芍藥的故鄉,那波濤滾滾的巨流河,那深邃無盡的埡口還,那暮色山風裏隘口變回頭探望的少年張大飛。”作為一部獻給-所有為國家獻身人的著作,那些字裏行間充斥的主觀與偏見,那些隱而未現的錯判於誤讀,甚至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患得患失,此時已徹底淪為次要,一個90歲的老者,耄耋之年,仍能心系中國,有此夫復何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九合一大选后的新台湾

    台湾九合一大选已经落幕,有人欢乐有人愁,但更多的是意外。整场选举聚焦高雄韩国瑜,连柯文哲都只能望其项背,这是个意外;国民党在高雄市、新北市、台中市都大胜,更赢得15个县市,也是个意...

    2019-01-18 22:48
  • 中国如何与焦虑的特朗普打好交道?

    在现代心理学中,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情绪反应。焦虑通常与精神打击或即将来临的、可能造成的威胁、危险...

    2019-01-18 22:46
  • 全面准确理解“九二共识”的三重定位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主席发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讲话,确认九二共识,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议题并启动两岸政治协商进程。此举引发台湾各界震动,...

    2019-01-18 22:44
  • 英国脱欧:谁是“后悔药”的最大掣肘?

    1月15日,英国下院以432票反对,202票赞成的压倒性结果否决了梅(Theresa May)内阁提出的英国-欧盟脱欧协议,这也是20世纪20年代以来英国政府首脑在国会所遭受的最严...

    2019-01-18 22:42
  • 看到老实人不欺负罪过

    注:本文为我的新书修订本“格丘山下那一排排静静的树“中的一篇,此书修正版将在今年三月出版,我将陆续选择中间的几篇短文在网上发布。文化大革命时期,东北流行一句话:“看到老实人不欺负罪...

    2019-01-18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