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违建别墅揭开对习中央阳奉阴违的官场乱象

2018-08-10 01:22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直是中国官场中下级与上级博弈的普遍现象,中国秦岭山脉上违建别墅现象再次惊动中共高层,既反映了中共的无奈,更揭示出中国官场中基层应对来自高层政令频频做出投机的策略性选择。

据《陜西日报》称,近年来,陕西省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先后6次被习近平点名,近日习近平最新一次又对这一问题做出批示,并派出空前高规格的工作组进驻事发地专项整治2014年没有整改到位的11个违建项目。工作组规格之高在于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亲自坐镇,出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央纪委八室主任陈章永任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

针对这种违规现象反复出现的情况,在北京时间7月30日召开的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上,徐令义指出“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问题既包括政治上的问题,也包括行政业务上的问题。”根据目前披露的关于违建项目的调查结果,行政业务上的疏漏概括来讲有,违规供地、未批先建、批建分离、非法占地、批小建大、违规建设等问题,至于他所讲的政治问题具体所指则耐人寻味。

政治问题体现在当地政府高调表态、低调行事上。高调表态有:自习近平对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做出批示,从7月末至八月初陕西省党政领导班子已经召开了六七次重要会议,专门学习贯彻习近平对此的批示精神,大张旗鼓地部署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西安市为此成立了57个清查小组。

低调行事体现在:涉事的企业和主管部门在7月初听闻中纪委副书记到地方挂帅亲自整治违建后,虽然7月10号就叫停了长安、鄠邑、周至等秦岭区域所有在建工程。但据综合媒体报道,西安市长安区丰裕口的馨蘭湾里似乎只有一栋别墅被判定为违建,其他别墅安然无恙,这栋别墅拆了5天还没拆完,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从馨兰湾相距20公里左右的、并无利益牵连的庙宇,三两天就被拆成了一堆瓦砾。而且网上也找不到太多关于馨兰湾的资料。

低调行事还体现在之前高调表态后屡教不改:据综合媒体报道,2012年中国新华网披露出有关秦岭北麓41栋违规别墅高调拆除后又复建的消息。之后,时任陕西省的正副省长都曾高调批示,要求有关部门核查此事。但是,一年以后,媒体再次曝光秦岭北麓西安段仍然存在违法乱建别墅的情况,引起中共重视,随即西安市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对此整改。

2014年8月在北京高层领导批示后,秦岭北麓西安段一度清查了202栋违建别墅,处理了28名相关责任人,有121栋违建别墅已“启动了法律程序”。但秦岭别墅违建问题依然没有根除,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开展巡视“回头看”后,当年8月发布的相关整改情况通报中,再一次提到了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再加上这次习近平再次点名秦岭北麓“整改不到位”的违建别墅。

综上,陕西地方政府面对中共高层指示,高调表态、低调行事的治理风格体现了基层治理权益性、变通性、短期性的特征,声势浩大的拆迁违建工程运动从事实来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暂时避一避来自中共高层专项整治的风头,等风头过了以后该问题继续反弹。

这种以“权宜之计”为特征的基层治理风格是地方政府对中共高层以压力型传导机制下达政令的回应。在压力型传导机制下中共高层依靠政治压力和行政命令,将指标和任务在官僚制的行政等级中层层下达。这种自上而下的压力传导机制可以使中共高层急需解决的问题快速到达基层,有助于解决政令不通和行政系统的慵懒散漫,比如在此次秦岭北麓专项整治工作的开展,立刻激活了陕西省政府党政领导班子齐上阵解决该问题。

但其弊端在于虽然地方政府因为需要接受上级的考评,必须贯彻落实上级传达下来的政令。但另一方面,地方官员又因为自身与当地开发商存在利益勾连,从而并不会完完全全将高层政令落实。比如早些年中国国家级贫困县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被曝出违规建造别墅后,媒体记者发现一些项目采取旅游度假等变相开发的名义违规建造别墅,与相关部门的默许甚至漠视有很大关联。当地方政府面对这两种情况时,就往往会选择性地落实高层政令。

因此,中共现今再次整治秦岭山麓违建别墅的背后是地方政府高调表态、低调行事的权宜之计,这一专项整治的效果能维持多久不取决于中共高层派谁来亲自坐镇整治,还是有待于地方政府常规治理能力的提高,以及相关监管制度的完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