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中美“夫妻”关系,需要对彼此进行“战略再定位”

2018-08-09 22:16

中美关系走到今天这个快要水火不容的地步,归结起来,主要有三个原因。

其中,中国崛起对美国构成了全方位挑战是根本原因,中美贸易的不平衡结构是直接原因。

除此之外,这些年两国的精英与民粹主义流寇,出于各自的利益需要,彼此把对方定位成最大的战略假想敌,并卖命鼓动对立情绪,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不要光指责美国鼓吹中国威胁,或是讽刺那些美国政客,一边把中国当成战略敌人,一边腆着脸到中国赚钱。

中国有不少人,其实也是一样的德行,也一边在把美国包装成战略敌人,大肆鼓动中美对立,一边把子女和财产都转移到美国去“资助敌人”。

不信大家可以翻看过去几年的电视节目、新闻报道,或是学术期刊,只要谈到美国或中美关系,基本上都是这个调性。

一些只要稍微强调要继续韬光养晦、谨慎处理对美关系、把美国当成机遇而非敌人的观点,都会被扣上了“软弱”乃至“汉奸”的帽子,被打入另册。

其中最惨的两个人,一个吴建民,因为宣扬韬光养晦而被环球扣上一顶“傲慢的鸽派”的帽子,于2016年在武汉出车祸去世。

另一个是当年为中国加入世贸立下过汗马功劳的龙永图,在被主流声音雪藏数年之后,不久前因为中美贸易战,才在媒体上热了一阵子。

吴建民的去世以及龙永图被消停,我觉得冥冥中似乎就代表了原来主张对外韬光养晦和中美进行战略合作的外交价值观消失,以及另一种新的、更具进取性的外交价值观形成。

美国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这个样子。

在奥巴马第一任期前半段,美国政治或学术精英还把中国当成战略合作伙伴,希望中国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

奥巴马的副国务卿斯坦伯格,在我当时恰好参与的一场外交政策演讲中,还对中国提出了“战略再保证”(Strategic reassurance)的诉求。

——所谓“战略再保证”,就是双方要互相承诺,中美是合作伙伴而不是战略对手,美国欢迎中国崛起,中国也无意于对美国的国际或区域地位构成挑战。

但是,到奥巴马第一任期结束,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推出,以及中方对这个战略的定性与反击回应,这种声音就越来越小,开始响起的,是对中国崛起的警惕声音。

随后到奥巴马第二任期,遏制并反击中国的声音,就已经开始成为美国主流。

现在的情况,比大部分人想象的更糟。现在大家到美国,基本上已经听不到对华友好的声音,从上到下,都对中国崛起充满敌意。

以前中美关系稳定,包括中国加入WTO能谈判成功,美国的智库和商界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是他们在华府压制了保守派声音,极大地影响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创制与推行。

但是现在,包括基辛格与商界在内,这些人反而都团结到了特朗普周围,在给特朗普出点子,希望特朗普能帮他们教训中国。

他们早已不再把中国当成是“战略合作伙伴”,也不是仅仅把中国当成“战略对手”,而是把中国当成了“战略敌人”,一个比俄罗斯更有威胁的“头号战略敌人”。

特朗普本人甚至把这个充满敌意的战略定位,直接写进了他的国情咨文。

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和美国一些在国家政策制定上非常有影响的智库学者交流,这些年我们对这个转变,有着非常切身感觉。

几年前,美国的头号中国问题专家兰普顿,以及我经常请益的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政治前辈,就开始对这种情况忧心忡忡。

所以,在双方对对方进行战略定位,以及在相互宣扬敌对情绪上,中美双方半斤八两,乌鸦落到猪身上,都没有资格笑话对方,都经历了差不多同样的轨迹。

那么,这种战略定位与敌对性情绪宣扬,就产生了一系列问题。

我们学过“邻人疑斧”的寓言故事。说是一个人丢了斧子,怀疑是邻居偷走的,结果之后观察邻居的所有举动,越看越像,越看,越觉得就是邻居偷了他的斧子。后来,直到他找到斧子,再看邻居的举动,这种感觉才消失。

中美对彼此的战略判断与定位,其实也会产生同样心理与政策效应。

当中美双方从上到下,从民间到学界,从商界再到政界,都把对方定位为“战略对手”或“战略敌人”,那么再观察对方的所有举动,必然会越看越觉得是在针对自己,越看越觉得是个威胁,越觉得有必要进行回击。

而这种回击本身,又会招致对方更大的敌意,会进行更有力的回击,招致更深的敌意。

这就使得双方的敌意在互相刺激中不断自我巩固加深,从而陷入战略对峙,形成敌意螺旋。

这种敌意螺旋体现在外交政策并进而落实到外交或军事实践上,就必然会产生对峙或冲突。

我们可以以中美在南海的冲突为例,解释这种敌意螺旋的形成和自我强化过程。

我们知道,中国几年前在南海造岛,在本质上是为了进行主权宣示,是在中国自己的领海内进行。因为南海是国际航道,中国根本就没有霸凌他国,或是把美国驱离出去的意思。

但是这个举动在美国看来,却是在改变区域现状,觉得中国是要把它从南海挤出去。于是美国就加强介入,打着维护航行自由的幌子,不断把军舰开进来。

而美国的这一军事介入举动在中国来看,又是赤裸裸的挑衅,必然会加强在南海的军事部署。

这种部署反过来,又进一步刺激美国,给了美国宣扬中国将南海“军事化”的借口,从而进行更具挑衅性的动作。

于是中国再进行加码回击……双方敌意就这样不断互相刺激、呈螺旋形自我巩固加深。

更重要的是,中美在南海的军事对峙与冲突,并无法从中美关系脱离单独存在。它必然会刺激并影响到军事之外的其它领域,并在其它领域形成新的敌意,进而演化成新的敌意螺旋。

而这些新的敌意螺旋,反过来又会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中美在军事上的敌意,从而不仅给中美军事关系,给其它领域,都造成严重冲击,进一步巩固了双方的敌对认知与战略对峙。

中美贸易战,在区区这几个月内,就形成双方互相加码报复的局面,并且在中美之间产生了的更广泛的敌意,也验证了这个规律。

中美这对“夫妻”感情在这几年逐渐走向破裂,也遵循着同样轨迹。

所以,中美要停止在贸易战,要缓和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的冲突,不能仅从这些局部的领域入手,而是要进行整体的、系统性的外交战略调整。

因为仅从这些爆发冲突的局部领域入手,“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就算这些问题暂时会缓解,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双方敌意。

中美如果想解构掉现在的敌意螺旋,重建更健康的双边关系,从根本上修复“夫妻”感情,不掉入修昔底德陷阱,就必须转换思维,重新对彼此进行“战略再定位”(Strategic repositioning)

当然,因为中美的结构性矛盾已经形成,加之双方现在都有非常强烈的战略敌意与民粹主义情绪,要重新对彼此进行“战略再定位”很不容易。

但也正因为其不容易,才真正考验着两国政治家与民众的政治智慧。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必须认识到,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至少在现阶段,对中国还是更为不利——尽管中国并不怕和美国斗下去。

更多讨论,可持续关注“杭子牙”的多维新闻专栏,或搜索添加微信公众号“杭子牙”。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