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佛祖变身农家胖儿子 都是当地民众的错吗

2018-08-08 03:25

莎士比亚曾说过:“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雷莱特”,来比喻不同群体对同一艺术形象的不同理解,最近中国四川省民众就用为当地佛像上“彩妆”,颠覆了一般人对于佛祖形象庄严、肃穆的印象。北京时间8月4日,有微博用户发布了一组佛像上彩妆前后对比图,网友纷纷吐槽被修复的佛教“越修复越丑”、色彩明艳的佛祖硬生生地从“眼怀慈悲神态安静的神佛”变成了“地主家的胖儿子”,更多声音将矛头指向了修复佛像的民众,戏谑其为“农家乐审美”

事后有综合媒体了解到,该佛像位于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峰门寺,是安岳石窟造像的一部分,安岳县文物管理局8月5日下午对此事做出回应,称给佛像上彩妆是上世纪90年代当地老百姓的自发行为,当时文管所所长得知相关消息后立刻带人赶赴现场予以制止。无独有偶,随后网络又爆出另一处佛像重绘现象,该佛像名为“水月观音”位于四川省广安市金凤山,同样是花花绿绿的上色,还接了一只右臂。对此,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同样称,这是1994年当地信佛群众自募资金擅自对该造像的残缺部位进行修补和上彩的。

显然重绘后色彩艳丽的佛像不仅受到了网友的一致嘲笑,也和中国《文物保护法》对文物形象修复的规定是格格不入的。《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这一规定体现了中国著名建筑专家梁思成提出的“修旧如旧”理念,这一理念不仅包含着对文物形体保持原有历史风貌的期待,更是通过保护文物形体去保护中国传统文化:因为中国现存的各类文物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中国各个历史时期人类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意识形态,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物质载体。因此修复文物是保护传统文化的现实举措之一。

文物对于一个国家传统文化的意义显而易见,但其在流传至今的过程中自身也是伤痕累累。古老文物历经千年一方面受到空气、风化、微生物等物理条件的侵蚀;另一方面也遭受来自人为的破坏,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破四旧”、“批儒”等口号,砸毁了大量文物古迹。比文革时期有过之而不及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从上世纪90年代之后到现在的20多年,很多地方官员在“建新比保旧重要”的政绩观指挥下,用大规模拆除旧建筑物的方式来大规模推行城镇化,建造出千篇一律的城市景观,很多地方丢失了自己独特的人文风貌。每当民众抵制当地政府拆除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时,政府就以“保护性拆除”、“维修性拆除”来搪塞民意,这两个词就是前些年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林徽因故居因涉及商业项目被拆除后诞生的新词汇。

而此次四川当地民众自发筹款修复佛像以及为其上彩的行为就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虽然在那一段时期在破坏文物的同时,保护文物的呼声也越来越大,但保护文物的实际举措似乎没有呼声那样有力。虽然当地民众自发筹款修复并彩绘佛像的行为欠妥,因为两处造像已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一条,如果民众要对其进行修复和彩绘,应当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级别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批准而非绕开相关部门自发行事。但在这一行为背后不可忽视的事实是:中国文物修复工作的现实困境。

这一困境首先体现在“文物修复师比文物稀缺”。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教育培训学院副主任张晓彤表示不仅体制内需要专业的文物修复师,民间艺术品修复也需要大量文物修复人才,这一市场很庞大,但文物修复师一直供不应求,培养这类人才的师资力量更缺。造成这一行业稀缺的原因主要有:一民间文物修复工作主要依赖师傅手把手传帮带,修复技术一般被认为是只要会木工、铁匠、钳工会即可,是文化程度很低的技工才从事的工作,工资待遇和社会认同度普遍不高。而且学习周期特别长,像老一批文物修复师很多都是初中刚毕业就跟着师傅学,因此很多想立刻进入社会赚钱的人不会选择这一行业谋生。二体制内培养文物修复人才与文物事业不成比例。中国高校设置文物保护专业的学校凤毛麟角,并且学生毕业后一般都分配到高校、科研部门,少有人到地市级文物基层单位,从事文物修复的科研工作者又没有多少实际操作经验。三体制内该行业招聘门槛高,对学历、专业均有要求,将修复技能高但学历低的人才拒之门外,学历专业符合的人才又看不上这一行的工资待遇。

此外这一困境还体现在文物保护相关措施和部门的能力有限。现行的《文物保护法》本身也有局限性,虽然现行的文物保护法对如何保护文物有明确的要求,但对不依法保护文物的行为缺乏约束力和强制力,导致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对文物部门提前介入的规定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很难把握,而且是一些地方文物单位势力单薄,文物部门行政级别太低,无法改变当地以经济建设带动一切的思想为主导,无法阻止权力和资本合伙建立起相互合作的利益链条,也无从制止当地政府为了短期直观经济利益而破坏古文物的短视行为,更谈不上从积极的角度去增加文物保护经费去看护和修缮文物点了。对于长期得不到维护的文物点,民众自发筹款修缮的行为虽然不符合文物保护法的规定,没有但也是文物修复困境下的现实之举。

当然具体到四川民众给佛像上彩妆一事,当地政府对造像的维护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负了责还有待进一步深究。但此事的背后是中国文物保护的现实困境,在当地民众的审美观和行为备受诟病时,相关部门应该意识到不能将所有责任都推到民众身上,反之该着力解决导致这一行为的现实的、更宏观的原因。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