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宰相”,能文能武,司马光之师,真实的庞太师原来是这样

2018-08-07 22:44

本来庞吉一代名臣,包黑子再能喷,也很难找到喷点的。但小说家偏偏在《三侠五义》中整出个大反派庞吉,于是喜欢众口铄金的吃瓜群众便“对号入座”地找到了庞籍,就像时下某某二代犯了事,人们往往先入为主地说他是某某同姓高官的亲人,其实两家充其量只能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同姓各宗罢了,至于关系嘛,只能说“你懂的”,群众有需要嘛。



现实版的庞籍比那些以喷人为能事的青天们一毫不差,甚至在安邦治国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庞籍生于988年,卒于1063年,字醇之,单州成武(今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人。他是北宋名相。1015年,庞籍科举得第,出任黄州司理参军,从此步入官场。


那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庞籍在黄州任上遇见了人生的第一位贵人,他的顶头上司知州夏竦,此公是一位博学多才、贪婪阴险的北宋名臣,相人有术,看出庞籍绝对是个潜力股,对他“异礼优待”。有一天,庞籍生病在床,自以为要挂了,就请夏竦为他办理后事(据说夏竦对因疾病而死的同僚抚循甚丰)。夏竦闻讯亲自来看他,对他说:“你不会死,以后会做穷宰相,而且还长寿,这病不久就会好的,你不要担忧!”庞籍病怏怏地说:“大人,您不会看我这样了还开我玩笑吧,再说我做了宰相,还会穷吗?”夏竦坦然地说:“我是说你和其他的宰相比,算是穷的。”庞籍后来果然做了宰相,晚年退休后对此仍津津乐道,专门写诗回忆此事“田园贫宰相,图史富书生”。



作为初涉官场的初哥,庞籍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得到高人的如此奖掖,不仅说自己前途无量,而得德寿双馨,敢不振作?立刻就马不扬鞭自奋蹄了。


此后的庞籍一发不可收拾,官运自然亨通。庞籍先后出任江州军事判官、开封府司法参军、刑部详覆官、群牧判官、大理寺丞、殿中侍御史,累迁至枢密副使、枢密使、太子太保等,还封了颖国公。可谓官场得意。


庞籍在任殿中侍御史时,正赶上那位在影视剧中狂拉仇恨的灰姑娘章献太后刘娥去世,临终前这位强势太后颁布遗诏,令章惠太后(杨太后,也就是对宋仁宗有抚养之恩的小娘娘,刘娥是大娘娘)参议军国大事。刘太后真是老糊涂了,或许是怕宋仁宗亲政后对自己的族人不利,也不想想宋仁宗早就是成年人呢,还要太后垂帘做甚?但是因为刘娥的积威,别的大臣都不敢反对。关键时刻,庞籍站出来,请求立马下阁门,将垂帘礼仪制度全部烧掉。这一下“大快朕心”!宋仁宗一准记住了这位刚直敢言的庞御史。


仁宗


没有了太后的威压,但宋廷的宰相依然权重,有些不懂得与时俱进的人依然看不上宋仁宗,凡事都要先请示宰相,让宋仁宗有苦难言,却又不便发作。这时,还是庞籍首先打破了僵局,上书仁宗:“陛下亲自处理国家事务,使用人才应当辨明奸邪和正直,防止朋党,提拔近亲大臣,希望听取大家的意见,不要由宰相一人决定。”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别不拿皇帝不当皇帝,朕不点头,宰相无权决断军国大事。庞籍的上书太给力了,又要被宋仁宗点赞了。不过,他也不想想,翌日当自己位列宰辅时,如果有人这样上书,情何以堪?早就想掌控朝廷的宋仁宗就坡下驴,很快从宰相们的权力盘中分得最大的一块。孔道辅曾就此事夸奖庞籍:“众官大多看宰相的眼色,想着揣摸宰相的意图,唯有庞醇之敢为天子说话,真是天子的御史啊。”看来,庞籍绝对是个有眼力架的直臣。


庞籍任开封府判官时(他和包黑子都曾在开封府任过职,两人是否结交不敢说,但绝对不是影视剧中那般势同水火),尚美人派遣内侍声称教旨(上对下的告谕)免除工人市租。一般来说,对于这种宫闱中的事,大臣们只要不触及自身利益,很多时候都会明哲保身的,否则不晓得哪天被枕头风吹倒。偏偏庞籍不以为然,生生硬顶了回去:“大宋自建国以来,还没有美人声称‘教旨’下达州府的,如此行径,应当杖打内侍。”他还命令下属官员:“从今以后宫中传命,不要接受。”庞籍此举大快开封民心,谁知道那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娘娘们以后会出什么幺蛾子。


1057年,宋仁宗生了一场大病,迟迟未愈,朝野震荡。最要命的是因为宋仁宗一直没有长大成人的儿子,一旦崩逝,皇位由谁来继承,将是一个大问题。这时庞籍已到地方任官,但仍然挺身而出,上书仁宗,要尽快从宗室中选拔贤能者作为继承人,以安定天下人心。宋仁宗看了他的上书,很是感动,不久即选出濮安王赵允让之子赵曙为皇子,作为接班人。这就是后来的宋英宗。由此看出,庞籍是位老成谋国的忠悃之臣。


宋人多以文章见长,而武略不足。难能可贵的是,庞籍不但精通文辞,在武略方面也颇有建树。他在担任陕西军政长官期间,修筑堡寨,招募百姓,修武练兵,发展生产,屡次击败西夏的入侵,并收复了一些被西夏侵占的土地。西夏无机可乘,就连一代雄主元昊都无可奈何,只得同宋朝通好。


当时,防守西夏的十万戍兵没有坚壁完垒,都分散驻扎在城中。这么多兵大爷分散驻扎,难免会发生扰民的事。可是众军畏惧庞籍军法森严,愣是没有一人敢犯法违禁。


边地有个浑州川,土地肥沃平坦。在浑州川的尽头处有个叫桥子谷的地方,是西夏出入的狭隘通道。这里不仅战略地位重要,而且可长期驻扎。庞籍看准时机,派遣部将励志哥狄青率军万人,在桥子谷的旁边修筑招安砦,多次招募百姓进行耕种,并将收获的粮食作为军需之用。他还派遣周美偷袭攻取承平砦,王信修筑龙安砦,将所有失地全部收复,并修筑十一座城池。一时间,宋夏边界“攻守之势,异也”!


元昊雕像


被庞籍的一套组合拳打得没了脾气的元昊只好耍诈,派李文贵带着野利荣旺的书信说要前来投诚。庞籍一眼就看出这是假投降,于是在青涧城驻扎军队严防元昊偷袭。数月后,元昊果然大举进犯定川,庞籍召见李文贵训斥晓谕,然后将他遣送回去。元昊精心策划的诡计就这样流产了。


贼心不死的元昊又让野利荣旺给宋朝修书言和,一向厌恶战争的仁宗见信大悦,忙着对元昊好生安抚,并让庞籍代为回信,还让庞称荣旺为太尉(有别于最初的太尉,宋人对掌握兵权的大臣常用太尉称呼)。庞籍很干脆地回绝了爱心泛滥的仁宗,说:“太尉是古代最高贵的三公,怎么能用来称呼陪臣呢?而且称荣旺为太尉,那么元昊还算是大宋的臣子吗?”那意思是说,既然西夏服软了,就不能让其和咱大宋平起平坐。一向对外邦隐忍的大宋最终听从了庞籍的建议。


庞籍在当时北宋战力最强的西军中经营多年,发现和重用了一批能打敢战的将校。其中的佼佼者当属狄青。庞狄二人在烽火岁月里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庞籍对狄青非常了解,也非常信任。


当侬智高叛乱后,朝廷多次征剿不利,宋仁宗打算派遣狄青为宣抚使。韩绛却说武人不应当专任一方,仁宗也下不了决心,就询问庞籍。庞籍建言:“狄青起自行伍,忠勇可靠,如果用文臣来辅佐或牵制他,会造成号令不一,白白减损战力,还不如不派遣。”仁宗这才放心地诏令狄青节度岭南诸军,专事剿逆。不久,战胜侬智高的捷报就传到了朝廷,仁宗高兴地说:“狄青能够这么快打败敌人,都是庞籍的眼光高啊。”

 

庞籍的仕途也不是一番风顺的。他和另一位大宋名臣韩绛就尿不到一个壶里,甚至还平白地中过韩的冷箭。兖州官员皇甫渊由于缉捕盗贼有功,希望能够积功升迁,就托庞的亲戚道士赵清贶说项,还给了一笔可观的好处费。结果有人不服,就出来检举此事。庞籍当时还蒙在鼓里,闻讯后知会开封府,让其将赵清贶捕捉,论罪发配边州,没想到在路上赵就翘了辫子。韩绛知道后,立马上书说这是庞籍暗中吩咐府吏杀死赵清贶灭口,借以扳倒自己的政敌。虽然朝廷反复核查并无此事,但在某些有心人的主使下,上奏不断,宋仁宗只好和稀泥,将庞籍贬为郓州知州,不久后又让他知永兴军。


就在庞籍到永兴军任职途经汴京时,宋仁宗问他,文彦博和富弼两人为相如何?庞籍肯定了皇帝的做法,认为二人都是不错的人选,有他们执掌中枢定是大宋之福。同时,庞籍还劝告宋仁宗,既然用了他们,就不要疑虑,不然就成了朝廷之忧。这恰恰证明了后世常说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当然,可能其中也隐含着庞籍对自己被外放的一点小情绪。


荣宠一生的庞籍虽然深受皇帝信赖,但却不贪恋权势。在他七十多岁的时候,仁宗还想启用他为尚书左丞,庞籍坚辞不就,而且屡次上表求退。仁宗无奈,只好恩准。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趁现在身体尚健去当天子近臣呢。他回答说:“现在趁天子还记挂着急流勇退不好吗,难道非要等到筋力衰退,皇上厌弃,然后再退,那种不得已而退有意思吗?”区区几句话让我们明白,这位庞大人是把人生看透了,是位真正懂得进退的高手。


1063年,北宋最好的皇帝宋仁宗死了,同一年北宋最好的大臣庞籍也死了。朝廷为庞籍赐谥“庄敏”,这是赐给贤臣的佳谥。庞籍的得意门生司马光在为他毕生仰慕的恩师写的墓志铭中赞他 “敏而好谋,果而不惑”,这八个字可谓庞籍一生功业的绝好写照。顺带说一句,庞籍虽位高权重,却一生清廉,当得起“穷宰相”的美誉。他的后事多亏了司马光操持,司马光也正是在礼敬恩师的感人事迹中声名鹊起的。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 陈华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民粹泛起是因为现代民主正在失效

    在过去的一段时期,人们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来区别一片屋檐下的两个世界,一边是繁荣与和平,一边是贫穷与动乱。现在这种对立依然存在,但它在国家之间的界限模糊了,而逐渐在社会内部产生了...

    2018-12-11 05:14
  • 一脚互联网一脚娱乐圈 阿里高管杨伟东的滑落

    近年来,"劣迹艺人"在中国的规模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不断壮大。事发之后,他们常常将原因归咎于娱乐圈的诱惑实在太多,抑或是压力太大。言下之意,他们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犯了天下人都会犯的...

    2018-12-11 05:03
  • 论扫黑除恶与黑社会性质高利贷的伟大斗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纵观所有黑社会开庭,他们几乎都是放高利贷谋利的,确切的说,支撑他们的经济来源就是放高利贷,所以说,一个不放高利贷的黑社会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黑社会,所以说,扫黑除恶专项...

    2018-12-11 04:39
  • 孟晚舟被捕 台独又“嗨”了!

    在G20峰会中美元首就贸易战达成某种政治和贸易协议情况下。中国大陆华为技术公司任正非的女儿,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却在遭控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措施,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捕。加拿大司法部表示,孟...

    2018-12-11 04:24
  • 台湾面包加了“统一”酵母 宝春伤了谁的心?

    台湾知名面包师傅吴宝春与新加坡西点集团BreadTalk(面包新语)合资的大陆首家“吴宝春麦方店”门市18日将在上海新天地开幕,近日试营运期间,由于过去疑似...

    2018-12-11 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