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必有一战”还是将“和平共存“

2018-08-07 05:33

近几年,对中国实行强硬政策的观点在美国愈加占据上风。对华鹰派如莱特希泽,纳瓦罗等在美国政坛上层出不穷,而认为需要缓和中美关系的声音却越来越少,前段时间,连“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都被传建议特朗普“联俄制华”。在主张遏制中国的人看来,中美之间的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存在“结构性矛盾”,美国不可能接受其他国家挑战其世界头号强国的地位,中美关系已经陷入了“修昔底德陷阱”,作为崛起国的中国与守成国的美国也难逃大国政治的悲剧,甚至于鼓吹“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尽管此处的“战”未必是热战。

这种现实主义观点为大多数专家所接受,逐渐为美国的战略决策定下了主基调,两党轮换执政基本对其没有造成影响。从“亚太再平衡”到“印太战略”,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包围正在逐渐升级。如果说奥巴马执政时对中国仍奉行的是一种接触政策,那么特朗普就已经撕下伪装,赤裸裸地开始挥舞大棒了。对华加征5000亿美元关税的威胁,将对中美之间的经济联系造成巨大的破坏,而这会损伤到两国关系的根基。特朗普宣称贸易战是“长痛不如短痛”,要消除中美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破除了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后,美国也就不会一边对中国喊打喊杀,一边将美元送入中国的口袋了。

对中国来说,与美国实现战略和解更加符合其利益。不仅因为中国并不具备和美国全面争霸的实力,陷入这种战略对峙,中国也很难从国际上得到很多支持,更是因为中国历来主张和平共处,倡导命运共同体,反对以邻为壑、彼此对抗。因此中国一直呼吁美国“抛弃冷战思维”,“以对话解决问题”,提出要和美国发展“新型大国关系”。但中国的这些口号只是在提倡两国应该怎样相处,怎样合作,并没有解决真正的核心问题——即怎样进行未来国际秩序的权力分配。

澳大利亚的战略专家休•怀特(Hugh White)提出了中美“分享权力”的可能。中美两国分别在亚洲具有强大的经济和安全影响力,这使得许多周边国家在处理与中美的关系时陷入了两难境地。它们希望从美国处获得保护,同时也希望和中国保持良好的经贸关系,因而中美对抗将会造成多输局面。基于这种现实,他提议美国应平等看待中国,并部分接受中国的战略野心,但他承认这与美国人对自己国家的看法相悖,同时中国也很难接受美国在亚洲的强大影响。怀特认为,实现这种愿景极为艰难,但在中美为恶性竞争付出足够的代价之后,会予以考虑。美利坚大学教授赵全胜也提出过类似的“双领导”体制,即美国和中国分别在安全和经济领域担任领导角色,实现共赢局面。如果中国真的能和美国和平共处,这似乎是最可能出现的局面。

美国想“战”,中国想“和”。但事实是,中美开启冷战,走入平行世界不容易,而互相尊重彼此利益,建立权力共享也很难。

中美很难走入真正的冷战,很大程度是因为两国之间难解难分的经济关系,它确保着两国不会真正走向全面对抗,因为这意味着经济上的“相互摧毁”。中国也持有巨额的美国外汇,如果抛售将会对美国构成“核武”级别的威胁,因此两国离撕破脸皮还有着较大距离。

而中美共享权力的愿景也过于理想主义,它在现阶段难以实现的原因是这与美国的根本目标完全不符。美国想要的是在世界上的独大地位,因此不会去平等对待中国,承认中国与它相仿的权力。

在冷战式的对抗和英美式的和平过渡两条道路之间,才是中美关系当下的发展趋势。因此在这次的关税反击中,中国采取了较为克制的姿态,既展示了自己的立场,也保留了谈判的余地。而特朗普也心知肚明,关税在嘴上可以一直往上加,但真到了落实阶段,美国民众可是绝对吃不消的,更何况中国的反击都直接针对的是他的票仓,特朗普虽然欲实现政治抱负,但也不敢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总之,中美之间的竞争会持续,甚至会加剧,但当这种恶性竞争下行到一定阶段,所付出的代价是双方都承受不起的。正如古巴导弹危机带给我们的启示,在安全困境之中,总有一方会因为升级事态的代价已超过其心理承受能力而选择妥协,而这个时候,就是两国关系出现转机的时候。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