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是一场升级版的《感动中国》?

2018-07-11 22:06

《我不是药神》本可能在法与情矛盾的路上挖得更深,可惜,剧组最终没有继续深究,而是以一个“国家队救场”式的主旋律结局,消解了复杂的矛盾。本片被誉为媲美韩国“改变国家的电影”,不过,由于它在批判现实上的妥协,它实际上无法向《熔炉》一样深究制度问题,推动国家制度改良,而只是如同《出租车司机》一般,用类型化叙事遮蔽了现实问题的复杂性。《我不是药神》和《摔跤吧爸爸》《出租车司机》都是很成功很调和的商业类型片,但多年以后,当社会意义的影响减弱,作品回到作品本身,它们的成色或许要重新评估。

1.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我不是药神》的热度,已不需多言。它被誉为媲美《辩护人》《熔炉》的“改变国家的电影”,它的讨论已覆盖大街小巷。七月份,《我不是药神》成为全民话题。

这的确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电影。几个细节说明《我不是药神》的用心。

比如:为了体现徐峥饰演的“药神”程勇如何深得病友之心,导演安排了一个病友送别程勇时,全体自觉摘下口罩的镜头。呼应电影前半段,程勇让病友脱下口罩时,谭卓饰演的思慧提醒,他们只有在无菌环境才能脱。

又如:几个关于章宇饰演的“黄毛”彭浩的情节。“黄毛”想开程勇的车,程勇不给,他说:“开一下又不会死。”后来“黄毛”见警察来到,自己驾车,吸引警察视线,助程勇逃离,“黄毛”因此车祸而死。生前,“黄毛”曾经学狗叫吓程勇,死后,程勇去到他住的地方,只有一只狗孤独地看着程勇。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节奏感很好的电影,全程下来,废镜头很少,少数几个废镜头,还可能是政治上的任务。人物的背景,电影开场几分钟就交代明白了,比如程勇,卖神油,穷底层,离婚,有时暴脾气,爱孩子,家里有个老人重病,在印度有渠道,开场几个镜头,就把他的背景、走私印度高仿药的动机讲明白了。

又比如周一围查案的过程,电影的跳接也十分出色,该省略的省略,该突出的突出。这个时机点很关键,因为坦白讲,药神的悬念部分都经不起铺垫太深,程勇做这比买卖,后面会如何,观众心里有数,这时候就看你如何通过人物的表演、故事的剪辑等抓住观众,不能一直太紧,否则密度太满,也不能铺得过多,否则容易松弛。

所以电影安排了几个小高潮——程勇决定卖药、程勇担心坐牢,停止卖药,小团队散伙、吕受益病危,程勇二度卖药、吕受益死、小黄毛死、程勇被抓……这些小高潮之间,又有不少黑色幽默或黄段子,给观众缓冲空间。题材沉重的电影,不宜用更沉重的方式表达。“却道天凉好个秋”,这是成熟的表达方式。

所以,电影几个很沉重的地方,文牧野导演都用凌厉简洁的方式处理,一句没了,胜过鬼哭狼嚎。吕受益离开的那场戏,更见导演和剪辑功力。一般导演拍,可能要配上煽情音乐,安排程勇目睹吕受益的死亡,恨不能让程勇的眼泪溢出屏幕。但文牧野没有,他索性安排程勇见不到吕受益最后一面,也不直接呈现王的死亡,只是镜头1(吕受益化疗后头发稀少)、镜头2(见到熟睡的妻儿)、镜头3(切到程勇在印度买药出来,遇到的湿婆神和迦梨女神的仪式,前者是毁灭之神,后者是黑暗之神,再在印度,毁灭之神也有再生之意,黑暗之神也有生命起源的阐释,这段很有宗教感的情节,直接寓言了程勇的命运(违法救人),也暗示了他未来的抉择。

同时,将此与吕受益的离开结合来看,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多少事后酸楚,源于一刹错过。同理是黄毛的死亡,上一刻还有说有笑,下一刻人怎么就没了?这比事先知道的死亡更折磨人。

2.

吕受益很可能是自己寻死的,他满怀深情地看着妻儿,自知自己的重病,已经拖累他们太久。他用“毁灭”,换妻子经济上的解脱,是为一种重生。在此,的确要给王传君的表演献上掌声,一个有一丝怯弱和市民气的上海男人、一个饱受折磨的白血病人,双重身份都被他演绎地惟妙惟肖,尤其是吕受益与徐峥吃散伙饭的那场戏,他的分寸感很稳。

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依靠演员的表演撑起来,徐峥、王传君、章宇、谭卓、杨新鸣等人,都在水准之上。当然,好演员与好角色相辅相成,他们的出色与角色类型合拍也有关系,徐峥演的是他最擅长的一类角色,有股打破规矩的“混”,有中年男人的计较,也有时不时抖露的诙谐。他在电影中动作戏很多,与之相对,谭卓和章宇相对是“静”的,但他们的沉默中有力量,尤其是章宇,他饰演的“黄毛”台词不多,但自有一种底层孤儿的力量。他的眼神,恰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所描绘:“穷人总是用另一种眼神看世界,用惶惑不安的眼睛在内心向四周张望。”

相比之下,以周一围为代表的警察,受限于角色,只能中规中矩。但周一围在有限的空间里,也有自己对细节的敏感。比如:在面对病友时,他这个烟瘾者,在不被人注意的状态下熄灭了烟头。在面对上司的愤怒时,他的一个侧身让路,也道出了一个警察内心的无奈。

3.

中国人活得苦,事关医药治病,更是如此。所以当一位老人说:“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可我还是想活。谁家还没个病人了?”许多观众因此泪目,就连周一围饰演的警察,也因此动容。法与情的矛盾,就此横亘于每一个人心中,他的上司说“法大于情”,他也知道这样那样的难处,但他心中的良知,终究让他放弃追查。这是一种消极的正义。

《我不是药神》本可能在法与情矛盾的路上挖得更深,可惜,剧组最终没有继续深究,而是以一个“国家队救场”式的主旋律结局,消解了复杂的矛盾。本片被誉为媲美韩国“改变国家的电影”,不过,由于它在批判现实上的妥协,它实际上无法向《熔炉》一样深究制度问题,推动国家制度改良,而只是如同《出租车司机》一般,用类型化叙事遮蔽了现实问题的复杂性。《我不是药神》和《摔跤吧爸爸》《出租车司机》都是很成功很调和的商业类型片,但多年以后,当社会意义的影响减弱,作品回到作品本身,它们的成色或许要重新评估。

更直接地说:比起《血观音》《心迷宫》《路边野餐》这些拥有一个混沌又独特的精神内核的作者型电影,《我不是药神》恐怕会被更早遗忘。因为它现实而不深刻、批判却很取巧,自然,这是情有可原的瑕疵,说一句不容易可慰藉人情,然而时间是不讲人情的。《我不是药神》爱也痛快,恨也痛快,它的苦难与解救都很痛快,然而现实不痛快,真正的现实总是混沌而残酷,个人惶惑而无从解脱。所以,当《我不是药神》决定把复杂的问题简化为高度类型化的叙事,赋予观众一个明确的仇恨对象(象征大资本的正版格列宁持有与兜售方)时,它注定无法真正的批判现实,而只是通过媒介,提供一个感动和追溯过去的窗口。考虑到中国电影市场的氛围,能做到如此,已经很不错,但是,这种妥协的、粉饰的批判现实主义,毕竟只能作为“开头”,而不是我们期许的“结果”。或许,从《我不是药神》制作开始,这就注定是不得不做的妥协,导演和编剧亦冷暖自知。究其原因,政治是一面,商业是另一面,所以它走的是很讨巧的路子,赢得票房,代价是让文本简单化。

真正的批判现实主义是决绝而痛苦的,它需要一种彻底的精神和强大的梳理问题、呈现问题的能力,它不去消解矛盾,也不沉湎于玫瑰色的温暖,就如同契诃夫笔下那些困顿的灵魂,你能看到他们内心的深渊。中国曾经有过这样的影视作品,比如《芙蓉镇》《大明王朝1566》《钢的琴》,但后来,宫斗戏和玛丽苏题材的泛滥,让批判现实主义退居边缘,《暴裂无声》《暴雪将至》等片令人看到回暖的希望,但它们严肃的苦闷的底色又让它们远离大众。《我不是药神》给人希望的原因,就是它在坚持批判与取悦大众之间力求平衡,但它所有的缺憾,又似乎因之而生。到头来,这只是一场更高级的“感动中国”,而真正的批判,已经在轻易的解救和感动中瓦解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