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2000亿背后:中美贸易战将走向何方?

2018-07-11 03:13

特朗普再次追加了2000亿的关税,这一次追征,将会在8月份生效。

那么,特朗普此举意在如何呢?

尽管很多人认为特朗普此举展现出白宫的贸易战决心,但个人认为,特朗普的2000亿关税追征,更暴露出他的政治弱点:

即白宫经不起长期的贸易战,他迫切需要速战速决,以收获贸易战的政治果实而避免贸易战的政治代价,因此,才迫不及待地采取了极限加征的策略。

大规模贸易战必须速战速胜

首先,白宫大规模的对华贸易战尽管不见烟火和血杀,但与任何现代战争一样,都会在产生两个政治效果。

一个是短期的正面效果:这会展现特朗普兑现选举承诺的勇气,最大程度凝聚特朗普支持者,吸引部分公众对特朗普的认可;

另一个则是无可避免的长期负面效果:由于中国是国际产业链的重要一环,长期的贸易战,定然会加剧美国企业的成本,从而影响美国经济和就业,并反过来损及特朗普政府的民意基础。就像美国媒体自己所言,无论如何,贸易战的关税成本终究也会由美国民众承担。也如同战争一样,民众因贸易战而承受的损失将会随时间的推移不断攀升,同时也意味着贸易战的政治成本也将不断攀升。

这两种特性决定了特朗普的贸易战必须是凶猛而短暂的:只有凶猛,才可能成功极限施压于中国,达成白宫所期盼的收获;只有短暂,才能避免长期贸易战损害美国民众的切身利益,反过来演化为反噬自身的政治负资产。

其次,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于11月举行。这也意味着,贸易战只有在此之前取得胜利,才能真正将贸易战胜利带来的政治影响演化为真真实实的选举利益。所以,在此之前,特朗普不断加码的极限施压和极限讹诈,以期迅速取得成果。

这是必不可免的。

最需要注意的是,美方的种种举措表明,其实际上意在达成妥协。

在此之前,特朗普为了兑现与我方最高领导人之间的承诺,不顾自身民意和共和党党内的普遍反对,坚决推进美国国会对中兴的赦免,特朗普这种有损其自身政治利益的行为,其目标可想而知:毕竟保持中美最高决策者之间的互信,对达成协议至关重要。

而且,7月9日,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凯文·哈塞特在接受采访时放风,称,中国若“(在贸易上)开始像发达国家一样行事……我认为我们都会看到一个积极的结果(停止贸易战)。”其意思实际上非常明确,就在于“以战促降”,迫使我方做出更大妥协——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美国并不希望贸易战陷入持久。

因此,无论是从贸易战的政治影响特性,还是从选举本身,以及特朗普及其智囊的表态,都可以看出:

对特朗普来说,贸易战只有速战速胜,才能最大程度有益于特朗普自身的政治利益,否则就极有可能变成包袱。

这是特朗普贸易战的弱点,也是我方在此次贸易战中的优势:

因为我方是名正言顺的被迫应战,更容易凝聚国内民意的支持;我方的体制和民众相对较低的生活水平,也决定了我方具有更强的承受力和耐久性(前提是如果债务风险能够遏制的话)。

所以,此次贸易战,美方的优势在于力度,但我方的优势在于时间。我方应利用这种优势。

两个风险

不过,应该意识到的是,特朗普推进贸易战并不全是他的本意,而是其政治基本盘民意的结果。事实上,就在5月20日,特朗普试图终止贸易战的尝试在遭到其支持者强烈反对后被迫放弃。

因此,只有设法使美国民众,特别是特朗普支持者意识到贸易战的代价之后,才能真正阻止贸易战。否则,无谓的妥协很可能鼓励美方在贸易问题和其他更敏感问题(如台湾)上,采取更肆无忌惮、更危险的挑衅。

另外,就是应努力将贸易战局限于贸易范畴,切勿使双方民众产生超出贸易纠纷的仇恨,并使贸易战升级到其他层面。因为美国民众虽然看起来软弱,但其一旦因愤怒而形成共识,真正团结起来,则具有不可低估的自我牺牲精神和勇气,美国也将因此展现出无可匹敌的国家潜力,这是我们有限的国力无法承受的。

对于我方来说,避免与美国陷入敌视,是一个无论如何都需要防止的巨大风险。

特朗普革命政治家的特点

事实上,特朗普极限施压并不意味着他会追求极限成果,他是一个政客,他的考量必须基于现实。

在2018年6月份的美朝谈判即是如此,为了迫使朝鲜领袖放弃核武器,特朗普扬言使用武力消灭朝鲜,并做出了种种耸人听闻的举措,但最后,特朗普也仅仅只是收获一个口头无核化即告满足。为何?

因为特朗普的政治基础,使得他无法支付武力解决朝鲜的政治成本;中美贸易战即将开打,也使他即将丧失中国在对朝问题上的支持而必须尽快兑现成果。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在最终谈判中,奢求朝鲜的形式弃核来捞取政治果实——毕竟,时间站在金正恩一方。

在叙利亚化武问题上同样如此,按照特朗普的选举承诺,巴沙尔政权的化武行为必须得到惩罚,但是一旦消灭巴沙尔,则意味着特朗普政权将承受成本巨大的占领政治代价,特朗普最终只是采取了导弹轰击的低成本之形式攻击。这能够最大程度实现惩罚带来的政治利益,且避免政治损伤。

革命政治家固然会兑现承诺,但革命家必须考虑政治成本——即兼顾支持者的利益。

阿道夫希特勒兑现了他的承诺,发动夺取德意志人聚居区但泽的战争,但他经历过一战,深知战争持久的可怕:

在一战刚开始,人民极力欢呼德皇的勇猛,但战争一旦持久且经济后果显现(物价上涨和失业增加),德皇也就在人民的愤怒中垮台了。

因此,希特勒极力推崇闪电战,就在于这种作战方式能够猛烈迅速的取得成功,而人民也无需承受战争持久的后果,到了战争必须持久化的时候,哪怕冒着战争失利的后果,希特勒也始终不敢对德国民众实行强制加班,并始终保证德国民众的巨额福利。

同样,特朗普在对华贸易战问题上也是如此,他想通过猛烈激进的轰击和恐吓迅速取得代价轻微的胜利,从而最大程度地榨取果实。

但是,与战争的结束一样,贸易战的结束并不是发动者说了算。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