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自由:集体主义政治的心理起源

2018-06-18 02:40

他们不喜欢自由,他们更想要的是安全和平等。面对自由,他们没有欣喜,只有恐惧。他们是集体主义和平等政治的拥护者,自由主义很难走进他们的心理。对自由的恐惧,是近代集体主义政治的心理起源。

个体自由:解体旧世界,建构新世界

托克维尔曾说,自由和平等是支配人类的两种内心动机,也是人类两种对立的道德和政治倾向。虽然两种倾向自古至今就存在,但作为一种世界现象,还是近代社会从15世纪左右的欧洲才出现。

近代以来,个人自由、主体自决成为一种新的世界潮流。这从后来当时的所有文化作品中可见一斑,德国文豪歌德的“浮士德”,其不断觉醒并寻求自我扩张的个人主体性,就是典型代表。这也可以从德国哲学家康德对个体性的高扬的命题中发现——“人是目的,不能是手段”,也可从黑格尔所说的主体意识觉醒是现代社会的运转原则得以印证。

个人在主体性觉醒的基础上才有现代意义上的个体。但个体在历史上的成形,却伴随着传统社会结构的解体。其中,包括又不限于资本主义生产、和社会伦理观念的转变。在解体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人从传统结构中主动的走出来,比如家庭、行会、教会……,产生了个人的主体意识。现代社会新的伦理和政治,其中有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即以个人主体意识为基础的“个体自由”。因此,个体的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客观历史条件的需求。没有自由的个体,就没有市场中的自由劳动力,没有自由的伦理就没法冲破传统行会、教会的组织,也就没有代议制的政治。个体自由与以自由原则重组的现代社会是互相推动的。

平等主义:恐惧自由 反对个体

与个体自由相伴而生,是平等的原则,这里的平等不是指人格的平等,而是一种绝对的平等倾向。它是对自由的反抗,对个体的反抗。

平等的原则代表了另外一批人,他们并不是从传统中主动出走的个体自由追求者,他们被不断解体的传统社会驱赶出来,成为一个个不受保护的“被动的个体”。他们没有做好准备,就被从社会传统纽带中抛离出来,这导致他们与自动出走的自由个体对现代社会具有相反的情感体验。

他们不想自由个体那般,对个体的自由充满喜悦,而是害怕自己做选择。他们更希望有人为他们做出选择,希望受到保护,需要有强大的力量给他们安全感。但近代社会的解体让他们不得不进行选择:一切固定的职业被市场新的职业取代了,传统的家庭也在受到冲击,传统的宗教组织在新的社会力量和思想原则冲击下东倒西歪,七零八落……每个人都没有了稳固而安全的共同体,他们都被抛到了不得不进行选择的境地。因此,他们在现代社会的情感体验更多的是恐惧和不安,而不是自由和激情。

追求平等的人,其实并不是追求个体之间的人格平等,而更多是没有任何“主体性”的“大众”,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自我、个体,没有什么区别,像是一个个复制的人,他们也不追求区别,他们追求的是每个人的“平等”。正如集体中的同志,国家中的公民,都是作为一个单一的身份角色,而不是独立的个体,是缺乏人格的复制人。

但客观上说,他们确实是社会变革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群,比如以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工人阶级,普通底层的大众,对他们来说,客观条件留给他们的选择并不多。因此,他们对那套自由学说并不感冒,甚至是反感,更有甚者是对个体自由的怨恨。

相比于自由选择,他们更希望结果的平等。希望能有强大的力量保护他们,弥补他们客观条件的不利。在前现代社会,那个力量可以是家庭、家族,行会、教会等传统社会纽带,但现代社会这些社会性纽带有一个解体的过程,社会力量被国家的力量超越,因此,在现代社会那个保护力量就被寄托到“国家”。因此,他们就在政治上要求更多的平等主张。左派的政治路线中都可以反映这种主张。

尽管对个体自由的反感具有历史心理的根源,并不是对自由与平等的政治和伦理分歧的充分解释,但却是观照近代政治的一个钥匙。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