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真会恢复铀浓缩么

2018-06-13 10:20

65,伊朗半官方的法尔斯通讯社援引伊朗副总统兼伊朗原子能机构OIEA主席萨勒西(Ali Ali Barbar Salehi)的话称,伊朗“最快于当晚”恢复在纳坦兹的铀浓缩活动,而在此前一天,伊朗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在电视讲话中要求为增加铀浓缩能力做好准备,以防核协定在美国单边退出后崩溃。

这是58日特朗普(Donald Trump)授意美国单方面退出2015年“5+1”和伊朗签署的伊朗核协定(JCPOA)后,伊朗方面所作出的最强硬表态,并迅速引发各方强烈反应。

伊朗方面作此表态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yamin Nétanyahou)正在欧洲德国、法国、英国三国访问,试图说服欧洲国家放弃伊朗核协定,内塔尼亚胡自始至终强烈反对JCPOA的签署,更是美方“单边退出”在国际间为数不多、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另一个是伊朗的地缘政治兼教派争斗死敌沙特),他为自己立场辩护的理由,一是“伊朗对以色列安全构成威胁”,二是“伊朗不会遵守核协定”,伊朗方面的强硬表态正中其下怀,在欧洲一路行来,他不断强调“不惊讶”、“再过两天伊朗人会称自己的目标是摧毁以色列”了,更特别提醒称“哈梅内伊在推特上重申以色列是中东的恶性肿瘤,必须被彻底根除”,幸灾乐祸之态溢于词表。

而欧洲各国的态度则显得尴尬和微妙。

法国外长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66表示,伊朗计划恢复铀浓缩是“非常不受欢迎的举措,因为这样会表现出一种恼人的态度,且对‘红线’进行调整总是很危险的”,但勒德里安也强调“即便恢复铀浓缩,从目前公布的计划看也仍然在维也纳协议允许的框架内”。他呼吁伊朗继续遵守核协定,称“如果红线被打破,伊朗势必面对新的制裁,而欧洲人将无法坚持为伊朗辩护”,强调“今天欧洲人坚持继续遵守伊朗核协定的理由,正是伊朗迄今一直也遵守这项协定”;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呼吁各方“致力于稳定局势”,并认为伊朗“现阶段的作为并未违反伊朗核协定”,他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都强调“和伊朗直接沟通才是解决问题的途径”,而不赞同以色列直接袭击叙利亚境内伊朗目标,和威胁对黎巴嫩境内真主党目标动武的做法;欧盟外交事务发言人科西贾西奇(Maja Kocijancic)称将研究伊朗方面的公告,称“在伊朗遵守核协定前提下欧洲也将继续遵守”,但认为“伊朗此举无异于增强人们对核协定的信心”。

欧洲微妙而尴尬的态度是和其利益、地位息息相关的。

在欧洲各国看来,伊朗继续服服帖帖地留在JCPOA内,且不论美国、以色列如何“揉搓”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自己最有利,因为这样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为自己坚持继续承认JCPOA有效的立场辩护。但他们很清楚,在美方执意退出,即将恢复并很可能追加制裁的情况下,如果欧洲的公司继续与伊朗进行贸易,将发现自己难以避开美国的制裁,这不仅有损欧洲国家利益,也会令伊朗经济前景和投资前景蒙上阴影,在这种情况下欧洲自己不过“少赚”,尚且心态难平,何况即将面对一连串现实困境的伊朗?事实上伊朗业已反复发出威胁,强调“如果不能获得预期的经济利益就将另做打算”,这当然让欧洲各国担心不已。

伊朗是个前景巨大的市场,在核协定生效的短短两年多,许多欧洲公司已尝到甜头,如今却不得不面对“退不退”的两难选择。以汽车业为例,生产标致汽车的PSA公司2012年因制裁中断和伊朗科德罗公司的合资生产计划,直到2016年才恢复,但仅一年功夫,伊朗就跃居PSA最大海外市场,2017年销售量高达444600辆,远高于中国的382800辆、英国的279100辆、意大利的265200辆和德国的257800辆,但就是这样一个喜人的前景却因美方的出尔反尔再度戛然而止——64PSA宣布退出伊朗市场,而另一个欧洲汽车业在伊朗的大型项目、雪铁龙和当地制造商塞帕Saipa合资,计划投资3亿欧元生产雪铁龙汽车投放伊朗市场的意向,如今也岌岌可危。正如汽车专家科恩(Elie Cohen)所言,欧洲汽车企业2012年因制裁从伊朗撤出,让奇瑞、吉利、北汽以及PSA的股东和合作伙伴东风等中国品牌受益,2016年中国海外汽车出口量下滑,但在伊朗市场仍然销量上升,此时此刻,欧洲人显然不想重蹈覆辙,让在坚持JCPOA态度更为坚决的中国企业再次获得红利。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人只能一面对内塔尼亚胡装聋作哑,一面软硬兼施地试图让伊朗“再忍忍”,并竭力让事态显得不那么严重。和许多分析家所预料的相反,在稍后于加拿大夏洛瓦举行的G7峰会上,欧洲并未就JCPOA问题和美国发生激烈争论(甚至毋宁说几乎听不见有关这个话题的讨论),很显然,欧洲更注重的是“止损”,绞尽脑汁思考着如何能让本国企业绕开美方制裁,继续其在伊朗市场的存在、

而伊朗方面并不想再忍耐——因为对一个饱受制裁之苦、还未恢复元气的国家而言,忍耐就意味着更多的痛苦。此次突如其来宣布“恢复铀浓缩”,却又引而不发,很大程度上就是故意给欧洲人压力,故意让后者进退两难,促使其为了自身利益,多少拿出一些应对之策,以防止美方将伊朗和外界进行经济、金融联系的通道再度完全切断。

正因为带有“敲打”的色彩,因此伊朗方面看似大张旗鼓,实则是有分寸的:披露消息的渠道,是半官方色彩、在地区和国际间以“曝料不准”著称的法尔斯通讯社;负责“放炮”的萨勒西称“恢复铀浓缩不意味着伊朗退出20157月签署的协定,也不意味着伊朗和欧洲的谈判失败”,而哈梅内伊则特别强调弹道导弹计划对伊朗安全的重要性,警告欧洲人“不要期待德黑兰在这个问题上的让步”——这实际上意味着伊朗一方面亮明自己底牌(不搞核弹可以,不搞弹道导弹没门),另一方面也给自己留了妥协的分寸(毕竟仍然承认JCPOA是有效的)。JCPOA将伊朗铀浓缩能力限制在3.67%,民用核能只需要3-5%的铀浓缩能力,而制造原子弹需要80-99%的铀浓缩浓度,很显然,在伊朗看来,3.67%80%之间,有很大的腾挪余地。

在这种情况下伊朗至少部分达到了“虚张声势”所期待的目的:让欧洲各国不理睬以色列的要求。尽管内塔尼亚胡声色俱厉,用“伊朗的侵略计划目标是消灭以色列,最终破坏中东乃至欧洲和世界稳定,引发新的难民潮”和“不管欧洲怎么办,美国和以色列的做法必将促使伊朗同意重新谈判,经济现实会迫使欧洲公司离开伊朗市场”相威胁,但欧洲各国仍然继续坚持承认JCPOA有效的立场。正如一些欧洲分析家所指出的,在“给欧洲制造难民”方面,以色列的“前科”比伊朗更难看,而美方的背信、蛮横和一意孤行单边迁移使馆造成的一连串流血事件,已令西欧范围内同情美国、以色列立场者居于少数,这些都制约了欧洲各国政府和领导人的态度,使他们难以作出令以色列领导人满意的反应。

但伊朗的这种“敲打”可一不可再,倘若越过欧洲人所能接受的“止损平衡线”,就很可能适得其反,过犹不及。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