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正在驱使美欧关系渐行渐远

2018-06-11 21:36

在本月8日开幕的G7首脑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Trump)先是单方面邀请,因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而被踢出的俄罗斯重返该组织,再是"创造性"地在提前离开魁北克后命令美国代表拒绝签署峰会联合公报,遭到其他六国领导人的一致批评。尽管主流媒体对本次峰会前景本就不乐观,但是最终G6+1的尴尬局面还是让人颇为无所适从,普遍认为美国与其盟友,特别是与欧盟的关系空前紧张。

特朗普对欧盟的蔑视,从竞选到上任

实际上,特朗普从竞选期起就未曾掩饰过他对欧盟的蔑视,甚至曾公然指责"欧盟之所以成立便是为了打击美国经济"。同时,特朗普不仅多次公开支持英国脱欧,还曾就欧盟政策向反移民、反体制的英国极右翼独立党领袖法拉奇(NigelFarage)寻求意见,侧面显露出其对欧盟体系未来的不屑一顾。而特朗普对于军事联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亦简称北约)实用性的质疑,则引发欧盟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会威胁美欧关系稳定的担忧。

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并不是空虚来风。在特朗普上任之初,其对欧盟态度凸显为直接忽略。在特朗普团队发布的多项战略性文件中,欧盟所占比重寥寥无几。其中,在特朗普任期内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也仅限于明确欧盟是美国要"实现平等互惠的贸易"的对象之一,并且将会在防卫问题上要求其包括欧盟在内的盟友承担"公平责任"。

此后,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与欧盟开放、多边、多元的执政理念和政策取向之间差异的扩大,使得美欧在诸多问题上龃龉不断。针对北约这一奠定美欧关系基石的军事同盟,曾宣称"北约已过时"的特朗普在此前的北约峰会上未明确表态支持"对成员国任何一国的侵犯即视为对所有成员国侵犯",还借反恐来刻意淡化来自俄罗斯的威胁,同时就北约防务支出贡献等问题不断向欧盟国家施压,令深受恐怖主义和难民危机威胁的欧盟控诉"美国不再是可靠的伙伴"。

在经贸领域,在今年3月8日初提钢铁、铝材关税时,美国政府对邻邦加拿大、墨西哥曾推出阶段性豁免,对欧盟则是只字未提。此举引得欧盟以关税威胁愤然回击,继而激怒特朗普发推称,"一旦欧盟进一步提高其对美国输欧产品现行的高关税和高壁垒,美国将以对欧洲输入美国的汽车征收关税报之。"此后,因关税问题的悬而未解,美欧关系的严峻形势持续升级。

此外,欧盟对美国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撕毁伊朗核问题、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等等一些举动的批评,以及当下双方在如何对待俄罗斯和中国上的分歧,都促使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拉大美国与欧盟的距离。

美欧关系"亲密敌人"的阶段性

在民粹主义思潮的推动下,美国政府不再重视与盟友尽可能达成共识,在很多情况下不惜采取强硬手段对其施压,破坏以互信为基础的美欧同盟关系。然而,由双方内部各自问题重重,具体外化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和欧盟寻求改变"美国主导、欧洲附和"的长期格局,所引发的美欧利益纠葛也许在短期内将难以化解,导致其关系呈现波动。

但西方的核心,也就是美欧共享的价值观和政治、经济、社会理念,以及美国和欧洲同宗同源的历史渊源、美欧经贸往来的首要性和双方长期共同利益既培育了美欧关系的天然亲近感,也奠定了其在重大国际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基础。

另外,从历史上看,美欧关系面临挑战并不是头一遭。在2001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W.Bush)以"抑制经济增长"借题发挥并拒绝执行1998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引起了当时许多欧盟国家的口诛笔伐。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法德两国同美国翻脸,美欧关系产生了冷战结束以后最深的裂痕。但床头吵架床尾和,每次危机过后,双方的政治、军事交流很快得到了恢复,经贸合作更是从未受到大的影响。因为双方都明白,欧洲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心,美国也是欧盟必不可缺的政治、军事和经济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美欧双方如今就贸易问题的你来我往火药味十足,欧盟对美国的报复性行动呈现软硬兼施的特点,一方面制定报复清单,威胁对美国对欧出口产品加征关税,另一方面则希望通过谈判解决争端,避免贸易战爆发。

同时,在美欧许多人看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大规模崛起所带来的不同体制、思想对西方秩序的冲击和威胁却是一致的。整体来看,美国内部利益和外部利益的权衡,将是美欧关系走向的决定性内生因素。

总而言之,在短期内看"美国优先"势必伤害欧洲的利益,也就意味着美欧关系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长期看,基于共同利益基础的美欧关系走向共赢还属于大概率事件。这也将再次印证帕麦斯顿勋爵著名的外交理念"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