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刺杀”金正恩到密会金正恩,美国中情局角色怎么变了?

2018-06-11 01:57

特朗普用蓬佩奥换下蒂勒森,就是为了“拥有一位步调一致的国务卿”,以为朝美领导人会晤做准备。


6月1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右)在白宫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前左)。右一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图/视觉中国



美国中央情报局资深官员安德鲁·金或许没有想到,他出访朝鲜的消息会由朝鲜官方首先公布。


2018年5月10日,朝中社发布了一组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谈的照片。满头银发、戴着眼镜的安德鲁·金出现在金正恩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对面,张开双臂侃侃而谈,坐在他身旁的蓬佩奥回头冲他微笑。


当金英哲作为金正恩特使于5月30日至6月1日访问美国时,安德鲁·金又陪同蓬佩奥出席了欢迎晚宴以及朝美高级别对话。有韩国媒体分析,精通英韩双语的安德鲁·金或将与蓬佩奥一起参加计划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朝美领导人会晤。


履历颇有些神秘色彩的安德鲁·金屡见报端始于去年5月他上任中情局韩国任务中心主任,做出这项任命的正是当时的中情局局长蓬佩奥。此前,安德鲁·金是中情局资深朝鲜问题专家,分管朝鲜事务和东北亚事务。


2017年12月,英国《卫报》在报道中写道:“到处都流传着消息,认为蓬佩奥将接替雷克斯·蒂勒森成为下届国务卿。”当时美国驻联合国前大使约翰·博尔顿刚访问了英国,并透露中情局已经向特朗普警告“阻止朝鲜洲际弹道导弹项目的机会仅剩最后三个月”。自此,中情局走上朝美外交前台的传言接连爆出。


三个月后,蓬佩奥飞抵平壤,代表特朗普与金正恩就朝美领导人会晤达成共识。随后,蓬佩奥和博尔顿先后就任美国国务卿和国家安全顾问,组成了全新的特朗普外交和安全团队。蓬佩奥也由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情报机构和外交机构都担任过最高长官的人。


“总统可能时不时像变戏法般从帽子里拎出一只兔子,但只有当国家安全顾问和国务卿领导下的外交团队已经准备好道具的时候,这场演出才能成功。”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希尔今年4月在《中国新闻周刊》撰文指出。但与以往主要由国务院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准备道具”不同,本次朝美外交沟通中,中情局走到了前台。而去年此时,这个情报机构还被认为“在准备刺杀金正恩”。


1

从“刺杀”金正恩到密会金正恩




2017年11月,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流言纷纷。一些负责反恐和反毒品犯罪的中情局雇员被告知,他们将很快有新的任命,并被要求关注朝鲜问题,所有部门的特工和分析师,都有可能被调往韩国任务中心主任安德鲁·金手下。与此同时,大量处于储备状态的情报人员被召回,中情局的合作方则成规模地招募有韩语技能的职员。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8年2月援引多位中情局资深官员的消息指出,中情局在2017年到2018年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因为局长蓬佩奥试图在朝鲜问题上集中大量资源。一位中情局官员对媒体表示,应对朝鲜问题已经成为该机构的首要任务。


2017年5月成立的韩国任务中心就是造成混乱的关键。“任务中心”(Mission Center)是中情局2015年开始设立的一种创新机构,中情局官网称组建任务中心的目的是“集中中情局的全部机能,应对美国最紧迫的国家安全问题”。而韩国任务中心是迄今为止中情局设立的唯一一个以国别为名的任务中心。


“创建韩国任务中心可以让我们更有目的地整合中央情报局的资源,以应对朝鲜对美国及其盟友的严重威胁。”蓬佩奥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这也反映了中情局应对不断演变的国家安全挑战的灵活能力。”


“韩国任务中心的设立正是为了在面对日益增长的半岛威胁时占据更有利的位置。”中情局朝鲜事务原高级官员布鲁斯·克林格对媒体透露。任务中心主任安德鲁·金则是在退休后被蓬佩奥返聘的。此前,原中情局资深分析师约翰·尼克松曾对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如此预测韩国任务中心主任的人选:“中情局在挑选一个举止庄重、人脉丰富且精通各方情况的人。”


安德鲁·金上任的当月,主张与朝鲜对话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文在寅当选为韩国总统,但这并未改变朝美间的紧张关系。截至2017年5月,在金正恩任内,朝鲜已经试射了48次导弹,超过了他祖父金日成、父亲金正日任内朝鲜试射导弹次数的总和。8月5日,作为对朝鲜又一次导弹试射的惩罚,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史上最严厉对朝制裁决议,禁止其出售占出口额三分之一以上的煤、铁和其他商品。


“(朝鲜的行为)将招致世界从未见识过的烈火与狂怒。”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泽西州的高尔夫俱乐部中发表即兴演讲。数小时后,朝鲜威胁向美国领土关岛附近的太平洋海域发射四枚导弹,特朗普则在推文中回应:“军事解决方案一切就绪,如果朝鲜昏了头,那么就装弹上膛准备开火。”


在朝方看来,美国政府的军事解决方案已经开始实行。2017年5月6日,朝鲜国家保卫省发言人称朝方破获了中情局刺杀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阴谋。朝中社在报道中透露,中情局指使朝鲜公民在平壤使用生化武器,利用大型集会活动攻击金正恩,但这个“穷凶极恶的恐怖犯罪集团”被朝方粉碎。


朝中社指出这次“刺杀”不过是美国对朝军事行动的冰山一角。虽然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在2017年8月表示“没有军事解决方案”,但有中情局官员向媒体透露,整个2017年蓬佩奥一直忙于向朝鲜半岛投送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及人员,据称这将用来组织对朝鲜核设施的网络攻击。


蓬佩奥的行动得到了中情局元老们的支持。2017年11月29日,朝鲜发射新型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5,中情局前代理局长约翰·麦克劳克林当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强调,“当证实朝鲜具备精确制导技术以及能够将搭载有核武器的导弹发射到美国领土的实力时,美国必须采取行动。”


据《纽约客》杂志报道,华盛顿还讨论了另一种方案:精确打击一个朝鲜导弹基地,以体现美国的决心。BBC(英国广播公司)则给出了特朗普政府的三个选项:加强遏制、精确打击、全面开战。2018年1月,特朗普撤销了对朝鲜问题专家车维德任驻韩大使的提名,美国媒体曝光这是因为车维德反对军事方案。


车维德2018年1月30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表示:“袭击(甚至大规模袭击)只会拖延朝鲜的导弹与核弹项目进度,这些设施都深深埋在地下,没人知道在哪里,反掩体炸弹穿透不了。一次攻击非但不会阻遏扩散的威胁,只会恶化事态。”《纽约客》则进一步指出:“即使精确打击了朝鲜的核武器,金正恩还有上千门瞄准首尔的火炮——这座千万人口的城市离朝韩军事分界线只有35公里。”


在很多分析人士看来,美国可用的军事选择,没有一种不会造成巨大的代价并承担严重的风险。最终,蓬佩奥的网络攻击计划遭到搁浅。一位美国政府前官员向媒体如此描绘中情局的方案:“你耗巨资上马了,然后问‘管用吗?’得到的答案是‘兴许吧’。”曾访问朝鲜的前美国国家情报主任詹姆斯·克拉珀则感叹,“所有招都试过了,都不管用。”


但另一方面,朝美间的沟通工作却有了成果。目前外界尚不清楚中情局何时开始与朝鲜进行秘密沟通,日本媒体披露中情局甚至未向日方预先通报局长与金正恩会面事宜。但据韩国和美国多家媒体报道,蓬佩奥访问平壤前,安德鲁·金已多次往来于美国和朝鲜半岛。


平昌冬奥会期间,美国副总统彭斯宣称“不会借此契机与朝鲜代表团会谈”,安德鲁·金则与来访韩国的朝鲜高级别代表团成员、劳动党中央副部长孟京日进行了秘密接触。虽然双方会谈的详情不明,但一周后朝鲜第二次高级别代表团访韩时即与文在寅就朝美对话事宜达成了共识。


此后,蓬佩奥先后以候任国务卿和新任国务卿身份访问平壤,与金正恩举行高级别对话,安德鲁·金在此期间扮演了负责“工作会议”级别谈判的角色。韩联社推测,在5月9日蓬佩奥第二次飞抵平壤前,安德鲁·金就先行抵达朝鲜,为国务卿出访“探路”。


朝鲜官员孟京日的身份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安德鲁·金的工作性质。在文在寅、金正恩会晤前,朝韩双方的工作会议就是由副部长级官员主持。与安德鲁·金对接的朝鲜劳动党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孟京日曾参加2009年朝鲜代表团南下吊唁金大中的活动,并于2015年负责在平壤机场迎接访朝的韩国前总统金大中遗孀李姬镐,有丰富的外事经验。此外,孟京日还兼任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副委员长,这一机构主要负责朝鲜的国际关系和外宣工作。


安德鲁·金负责的只是中情局对朝沟通渠道的一支。据《纽约时报》报道,中情局还通过韩国国家情报院与朝鲜人民军侦察总局进行接触,安德鲁·金的高中校友、韩国国情院院长徐薰在其中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平昌冬奥会期间,时任中情局副局长吉娜·海斯佩尔亲自前往首尔,并在安德鲁·金的陪同下与徐薰进行了会晤。当时蓬佩奥因为即将接管国务院,已将中情局日常事务委托海斯佩尔负责。


3月,当蓬佩奥正式被特朗普提名为国务卿时,海斯佩尔也被总统提名为中情局首位女局长。此时,徐薰已经作为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特使先后访问了平壤和华盛顿,为特朗普带来了金正恩愿意举行朝美领导人会晤的消息。


“中情局已经成为总统对朝鲜的大胆开放外交中的主要参与者。”《纽约时报》今年3月的一篇报道称,“这表明了其局长蓬佩奥的影响力,也反映出国务院在为美国领导人最具风险的会面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少。”


5月9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见了到访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即将到来的朝美领导人会晤将是一次“历史性会晤”。他还下令特赦及遣返被朝鲜扣留的美国人。左一: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左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右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右二:美国中央情报局资深官员安德鲁·金。图/视觉中国


2

“我与蓬佩奥有化学反应”




当中情局局长蓬佩奥转任国务卿、中情局官员主持“工作会议”后,国务院分管东北亚事务的苏珊·桑顿依然缺席蓬佩奥的第二次访朝活动。5月27日到29日,朝美双方在板门店就6月12日的领导人会晤进行工作会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助理艾莉森·胡克、美国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兰德尔·施赖弗悉数登场,苏珊·桑顿仍然缺席。


奥巴马时代就在国务院任职的苏珊·桑顿至今仍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助理国务卿,她于2017年3月起代理这一职务,到12月才获总统提名。这只是特朗普忽视国务院工作的一个侧面。蓬佩奥的前任蒂勒森长期被排斥于白宫核心团队之外,美国媒体戏称这位国务卿在白宫西翼荒度“垃圾时间”。


蒂勒森也曾为朝鲜问题四处奔走。但当2017年9月他宣称愿意与金正恩政府接触后,特朗普发推文称:“我告诉雷克斯·蒂勒森,我们了不起的国务卿,他和小火箭人谈判简直是浪费时间。”但2018年2月蒂勒森表示不会与朝鲜在冬奥会期间接触时,他的继任者却已经准备前往平壤与金正恩密会。


特朗普对国务院排斥可以追溯到他提名蒂勒森时。小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康多丽莎·赖斯当时对记者表示:“本届总统不信任外交老手,曾做过大石油生意的商人(蒂勒森),我们认为特朗普可能觉得不错。”蒂勒森很快将总统的“不信任”带到国务院,宣布将国务院的预算削减三分之一,涉及2000个外交岗位的变动,近百位高级外交官在此后的数月间离职。


到2017年8月,奥巴马政府的助理国务卿汤姆·马林诺斯基重访被称为“雾谷”的国务院,只看到“走廊里堆着家具,有许多空办公室。下午四点这里就没人了,完全没有士气。”而特朗普在上任至今的一年多内,从未踏足一公里之外的“雾谷”。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在亚洲的工作网络似乎已经瘫痪,包括驻韩大使在内的关键职务在2017年间从未得到任命。一位于2017年访问东北亚的美国官员对媒体透露,该地区国家的一些官员甚至不再和美国大使馆接触,因为“看起来没什么用处了”。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特朗普或许对国务院的工作效率有所质疑。长期以来,国务院都通过“纽约渠道”与朝鲜政府进行非正式接触,《纽约客》记者曾探访这条“渠道”,发现“那是朝鲜驻联合国使团内的一间办公室”,人员规模也很小。据美联社报道,近期朝鲜官员曾在联合国会议中透露美国国务院也通过“纽约渠道”与朝方进行了沟通,但最终为蓬佩奥访朝铺路的还是中情局负责的“工作会议”。


“过去数十年,我们都是对着墓地吹口哨。”2018年1月,蓬佩奥在公开演讲中抱怨历任美国政府没有优先考虑中情局提供的朝鲜情报。但在特朗普时代,蓬佩奥及中情局在朝鲜问题上深得总统信赖。


除了负责与韩朝双方沟通,中情局还负责为特朗普的对朝决策提供参考意见。原中情局资深分析师约翰·尼克松在接受CNN采访时透露,韩国任务中心每日会向总统及其幕僚提供两次情况简报,而蓬佩奥每天都会向特朗普提供包括朝鲜核问题在内的动态汇报。之前这项工作由中情局高级官员负责,但蓬佩奥上任后坚持亲力亲为,这使他能经常与总统交换意见。


“有趣的是,特朗普现在开始听取关于朝鲜的简报了,这体现了朝鲜问题的重要性。”约翰·尼克松称。韩联社也认为安德鲁·金对朝鲜事务的观点在美国“至关重要”,虽然中情局向总统提交的报告均未公开,但特朗普至少在朝美领导人会晤选址问题上采纳了蓬佩奥的观点。


今年4月30日,特朗普发推特称板门店的“和平之家”或许比其他朝美会晤备选地址“更具代表性、更重要”,青瓦台次日对此表示欢迎。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多名幕僚反对在板门店举行会谈,最终特朗普于5月6日宣布朝美领导人会晤选址新加坡。


这种信任是其他白宫高层都未得到的,此前由麦克马斯特领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曾是蓬佩奥及中情局的有力竞争者。2017年5月,特朗普与刚刚上台的文在寅政府进行第一次联络,派出的代表就是国安委东亚事务官员马特·波廷格。按计划,接见郑义溶原本也是麦克马斯特的工作,但特朗普打断了他们的会晤。今年4月6日,虽然特朗普用他信任的博尔顿替换了麦克马斯特的白宫国务安全总理职位,但他对国安委的工作似乎失去了印象。


5月26日,《纽约时报》援引马特·波廷格的话报道称,“即使朝美领导人会晤按计划继续,6月12日也是不可能的”,特朗普随即在推特上称这是“假新闻”,理由则是波廷格其人“不存在”。


“蓬佩奥有一种能力,让特朗普愿意坐下倾听。这很不容易。”中情局前局长莱昂·帕内塔表示。特朗普则自述“我和蓬佩奥之间有很好的化学反应,总是在一个波长上,这也是我从国务卿身上所需要的。”有美国政府官员向媒体直言,特朗普用蓬佩奥换下蒂勒森,就是为了“拥有一位步调一致的国务卿”,以为朝美领导人会晤做准备。


中情局代替国务院主导朝美沟通甚至领导人会晤的协调工作令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深感担忧,因为此前美国情报机关很少负责对朝外交。前国家情报主管詹姆斯·克拉珀曾于2014年前往朝鲜访问并解救了两名被扣押的美国公民,但据他回忆,朝鲜方面对他的来访感到气馁,因为“他并没有带来关于实现朝美外交突破的提议”。


克林格曾回忆2000年中情局作为辅助部门参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朝的情形。在当时的内部辩论中,多数中情局官员认为,“我们不能让总统去谈判,我们只能让总统去签那些我们已经把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安排好的协议。”


时过境迁,“总统个性如此强烈,把他和朝鲜领导人放在一个屋子里说不定能产生好的效果”,这种在当年不受待见的观点,如今成为中情局努力的方向。此外,当年奥尔布赖特访朝召集了80人的记者团,而蓬佩奥第一次访朝并未公开,第二次访问平壤也只有美联社和《华盛顿邮报》的两名记者跟随。


“这两次访问很不一样。”美联社记者马修·李在之后的报道中写道,除了都下榻高丽饭店外,与18年前相比,记者们收到了更多的保密要求。他们事先没有被告知确定的出发时间,并遭到警告“如果泄露任何关于蓬佩奥再次访朝的消息,飞机上留给媒体的两个座位将会空着”。记者们的通信遭到切断,到达平壤后也没有安排公开活动。马修抱怨道:“事实上,我们只是在没完没了地喝咖啡等着。”


3

朝着“征服最高峰”走去




“过去72小时朝美磋商获得很大进展,但仍百事待举。”2018年5月31日,结束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英哲的高级别对话后,蓬佩奥在纽约皇宫酒店对记者们表示。


与蓬佩奥一样曾负责情报工作的金英哲是2000年以来访美的级别最高的朝鲜官员。第二天,蓬佩奥陪同金英哲前往华盛顿,金英哲向特朗普递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双方进行了长达80分钟的会谈。


一些美国官员对蓬佩奥接待老同行的方式深感忧虑。作为对金英哲在平壤招待自己的回礼,蓬佩奥于5月30日晚在纽约美国驻联合国副代表官邸为金英哲举行了一场简朴的欢迎晚宴。与4月27日文在寅为金正恩精心准备的充满寓意的晚宴不同,蓬佩奥只拿出了自己喜爱的牛排、玉米和奶酪。


“我要提醒你,国务卿来自美国中部,喜欢美国食品,但他接待的是一个从未来过我们国家的人。”一位美国国务院官员随后对记者抱怨。但蓬佩奥的行为很符合特朗普的观点,美国总统在2016年大选时就表示,如果金正恩来美国就“只会用汉堡薯条招待他”。


个性的招待似乎并未影响会谈的成果。特朗普和蓬佩奥都在推特上表示本次朝美高级别对话非常顺利。但与此同时,蓬佩奥在5月31日表示尚不清楚6月12日的会谈能否如期举行,特朗普则在6月1日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天的日程不可能讨论所有问题”,暗示将延长会期甚至进行多次会晤。


对于特朗普及其幕僚不断改变说辞,外界并不感到意外。5月24日特朗普在未与韩日等盟国商议的情况下发布致金正恩的公开信,宣布取消6月12日的会晤,但一天后又表示会晤将如期举行。6月1日接见金英哲后,特朗普在白宫门前对记者表示“金正恩的亲笔信很有趣”,随即又坦言“其实我还没有拆开看呢”。


在此背景下,韩美主流媒体虽然普遍认为中情局将在朝美领导人会晤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尚不能确认他们的角色与观点。


“美朝首脑会谈将为朝鲜提供保障体制安全和实现经济繁荣的机会。”据蓬佩奥在推特上透露,在5月31日的会晤中他再次保证美方将在半岛无核化实现后保障朝鲜安全。会后接待记者时,蓬佩奥表示:“总统很清楚朝鲜无核化有多难,美国有必要在保障安全方面给朝鲜吃定心丸。”


此前,面对美国媒体对保护朝鲜政权的质疑,蓬佩奥回应:“我们必须为朝鲜提供安全保证,这是25年来一直存在的妥协。”他还透露了特朗普对他会见金正恩的指示,“美国的利益是防止朝鲜向洛杉矶或其他城市发射核武器,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领导人会晤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如同冰山一样,只有一小部分工作是浮在水面上的。”美联社如此形容朝美领导人会晤的筹备工作。在蓬佩奥会见金英哲前,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与美国白宫副幕僚长哈金5月29日在新加坡讨论领导人会谈的日程、场所、礼宾、警卫等后勤事宜。同一天,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率领国安委、国防部、中情局三方高层,与朝鲜副外相崔善姬在板门店就无核化方案和安全保障方案进行最终协调。


金英哲与蓬佩奥会晤,也被认为意味着朝美领导人会晤筹备进入尾声。而美联社的分析则称,在一些未经公开的场合,双方官员仍在磋商会晤的形式,以及“金正恩是否与特朗普一同进餐”等细节问题。


此外,蓬佩奥为朝美领导人会晤成立的特别工作组设立在中情局总部兰利而非国务院总部“雾谷”,且由中情局高级官员负责。目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也设立了工作小组,国务院则继续通过“纽约渠道”与朝鲜沟通,但“这里(兰利)仍是政府负责朝鲜事务的中心”。


与此同时,国防部在朝美领导人会晤中的角色显得越来越重要。据《外交政策》报道,在中情局成立韩国任务中心时,国防部情报系统也在调集全部力量关注朝鲜问题。国务院、国安委换帅时,特朗普还提名军方出身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担任驻韩大使,如今国防部官员又与中情局、国安委高层一同出现在朝美工作会议中。


“我认为金正恩委员长与美国人民的目标是一致的。”面对朝美分歧,蓬佩奥寄希望于朝鲜领导人。5月31日会见金英哲后,蓬佩奥再次强调双方要想达成一致意见,需金正恩做出决定。“如果这次机会流失与一场悲剧无异,相信金正恩是可以做出果断决定的领导人。”蓬佩奥对记者表示。


“朝美关系如同半岛的山峦,我们爬到山顶,却发现另一座需要征服的山峰。”2000年访问朝鲜时,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如此感慨。只有朝美领导人会晤才能“征服最高峰”。那一年朝美高层互访后,任期即将结束的克林顿总统没有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谈,朝美和谈随之再陷僵局。


“我之前的历任总统早该改善美朝关系,但很可惜等到我上任才终于做到了。”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门外对记者说。时隔18年后,朝美和谈终于再次朝着领导人会晤走去。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