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总是吃到假海鱼?

2018-06-10 04:04

这两年假鱼的新闻特别密集,各种常见的海鱼似乎都被祸害了一遍。爱吃日料的发现鳗鱼是假的,爱吃西餐的发现鳕鱼是假的,好不容易吃一次高级寿司还发现三文鱼也是假的,就更别提随处可见用粉丝假冒的鱼翅了。


奸商以次充好赚黑心钱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奸商也越来越难找到真的鱼了。

来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ID:diqiuzhishiju)


真鱼假鱼傻傻分不清


最早让人关注到假海鱼的新闻,出现在2012年的互联网世界。当时有一个刷屏的新闻是女子吃了过量的假鳕鱼之后,肠胃过敏,产生了严重的腹泻,甚至危及生命。大概很多人还记得这个新闻,看完以后还心有戚戚焉地摸了摸自己的裤子。


早在2012年,马伊琍就在微博里说过

宝宝可能吃到“假鳕鱼”而腹泻


冒充鳕鱼的鱼俗称“油鱼”,学名为蛇鲭,从科属到生活习性和人们熟悉的鳕鱼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它们的骨骼和肌肉里含有20%人类无法消化的油脂,起到了润肠的作用,这才让食客如此受伤。


但当时这两种蛇鲭的国际市场价格真的鳕鱼差不多,并不是拿来赚差价的好选择。真正导致鱼商使用这些冒牌货的原因,其实是真鳕鱼在海里已经不多见了


图片从上到下,从左至右分别为

太平洋鳕鱼,狭鳕,无须鳕,以及“油鱼”

鳕鱼里最大名鼎鼎的大西洋鳕鱼最早被发现的时候,渔民们甚至可以“踩着鳕鱼群走到岸上”。但到了19世纪中叶,由于大规模的捕捞,到了2000年,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发布报告表示,大西洋鳕鱼已经是濒危物种了


过去的纽芬兰人撒网捕鱼

全球变暖也在这当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变暖之后的北海海水中,体型更小、更喜暖水的浮游生物占据了更多生存空间,而它们并不能成为鳕鱼幼苗的食物,加剧了鳕鱼的消失。


200年时间,大西洋鳕鱼就遭遇了如此噩运,只能用假鱼冒充。


可以做成肥美鳗鱼饭的日本鳗这两年也遭遇了这样的危机。


鳗丼

减肥强迫症患者请勿点开

传统上用于制作正宗鳗鱼饭的原料鱼类是日本鳗鲡。这种鱼的生存习性很有趣,必须在海水里孵化以后,在淡水里成长,性成熟了再回到海洋里产卵。反复在不同盐度的水中穿梭,对人工繁育本来就是一个难题。更坑的是,这种鳗鱼的幼崽非常娇贵,不好好吃饭也不好好长大,折损率极高,养大一条要花五万人民币……


台湾居然还出现了虱目鱼肉饭

明摆着说自己就是鳗鱼饭

倒也不欺客……

所以人们只能捕捞鱼苗和成鱼,大大降低了这种野生鱼类对抗自然压力的能力。


另外,由于东亚地区的淡水资源被过度开发,这种鱼在鱼生的第二个阶段往往找不到淡水栖息地,数量于是越来越少。日本、台湾等地的渔业专家已经警告说,日本鳗鲡很可能在几年内就野外灭绝了。以后我们吃到的鳗鱼饭,就都是假冒的了。


时代不同,鱼生不易啊

最近沸沸扬扬的假三文鱼事件,其实也是因为野生的海水三文鱼越来越难完成洄游产卵的鱼生理想,人们只能通过养殖淡水里的虹鳟来满足市场需求。当然,这种养殖的鱼类,并不存在谣言中所说的极高寄生虫威胁。


看来海里的鱼,是真真正正地变少了。


普通的虹鳟刺身

还是不建议生吃吧

 

 

祸害鱼的三个大坑


以上是我们在最近的新闻里能看到的惨剧,而更多的海洋悲剧并没有被人们关注到,但它们的确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


1989年,人类的渔获总量达到了9520万吨,创下了历史新高。但是此后,尽管渔业技术越来越发达,捕鱼量却始终没有超过这个数字。在过去的50年里,人类捕捞了全球90%的成年鱼类,以至于渔民们把目光放在了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深海、越来越小型的鱼类身上。


这么大只的不好找了

找到一只少一只


不要责怪渔民的贪婪,推动他们做出这些事的,正是坐在餐桌前点海鲜的你我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最糟糕的是,即使是养殖,也不能解决问题。和你想象中的鱼类养殖业不同,投喂给食肉性鱼类(比如你最熟悉的金枪鱼、鲈鱼、比目鱼)的饲料,其实是野生的小型鱼类。这就好比我们用抓来的野生瞪羚喂养动物园里的狮子,在经济上是划算的,在生态上一点也不合理。


这样的网可以很深很深


而且这些野生小鱼的数量也越来越少,直接影响到了贫穷国家的沿海民众获取鱼类蛋白质的水平。西非国家毛里塔尼亚的民众在过去50年间,能获得的鱼产品减少了一半。和粮食问题不同,在吃鱼的问题上,可以说你吃掉的每一口鱼肉,都是从非洲小朋友的嘴里夺来的。


毛里塔尼亚渔港内密密麻麻的小渔船

这个沙漠国家的渔民

除了渔获恐怕就没有任何其他收入来源了


过度捕捞海鲜还只是问题的一个角度。人类行为的其他后果对海洋生物的威胁更宏观,更潜在,却也更致命


海水污染来看,人们总是对油轮泄露之后黑乎乎的石油困住海鸟海龟的场景记忆深刻。但这放在整个地球尺度来看根本就不叫事,更大的危机其实是人类不断产生的塑料垃圾。在太平洋中心处,塑料垃圾已经在洋流的作用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漩涡,被成为“塑料大陆”——这才是围海造陆的最高水平,多么悲哀的现实。


这就是第八大陆吗


被分解的塑料颗粒会进入海洋生物的身体,造成感官混乱、免疫功能缺陷、荷尔蒙分泌失常、繁殖力下降等等危害。物种灭绝的悲剧在人类看不到的深海正在不断上演。


这已经是一只塑料鸟了

细思极恐


全球变暖引发的冰盖融化催生了皮包骨头的北极熊,这是人类用肉眼能够看到的危害。



可以说是非常惨的

在看不到的地方,全球变暖引发的海洋危机更为严重。由于海洋表面的海水被加热,来自海底的热水流无法通过对流上升到海面,海底产生的溶解氧也就无法来到洋面,鱼只好到更深的水中去生活


但不是每一种鱼都能适应深海的生活,即使适应了,也要付出肌肉萎缩、繁殖力下降的代价——当然,还要面对越拉越深的渔网。


怎一个惨字了得。


浮动的半透明塑料袋

被海龟当作美食“水母”吃进肚中

爱海洋才有福利


想要在一夜之间改变全球的渔业经济结构并不现实;劝说人们尽快过上低碳生活的尝试也往往归于失败。意识到问题的人们能做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趁着这些海洋生物还没有灭绝,尽快忠实地记录下它们的生活,为后辈儿孙留下些影响资料。


法国导演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就是这么做的。


雅克贝汉的精神头不错


稍微了解一点法语电影,就会知道音乐片《放牛班的春天》,他正是这部片子的制片人。不过作为导演,他最大的成就,则是拍摄纪录片。讲述昆虫的《微观世界》和讲述鸟类的《迁徙的鸟》,都是他的作品,国内观众应该也很熟悉。


还记得这些小正太吗?


2011年,受到《迁徙的鸟》的启发,他和老朋友雅克·克鲁奥德(Jacques Cluzaud)一起把目光从天空转向了大海,拍摄了纪录片《海洋》。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两位导演拉起了一支由海洋生物学家和专业电影团队组成的跨界团队,在世界各地寻找奇特的海洋生物,真实地记录人类所不熟悉的水下世界。


《海洋》内地上映


作品一问世,就因精良的制作大受好评,获得了第36届法国凯撒奖最佳纪录片。人们从这部纪录片里,看到的不是简单的动物介绍,而是对海洋、对地球、对生态自然和对人类自身命运的思考。


看到这些近在眼前的奇异生物,我们真的还好意思继续破坏海洋么?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