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贬中兴“巨婴”遭骂“装孙子” 中国社会透射哪两大隐秘心态

2018-06-10 02:52

近日,中国官媒之间围绕中兴受罚事件展开一场口水战。中国官媒国际在线在一篇热评中暗批中兴,指中国企业不能当“巨婴”,用商业利益要挟政府,在国际竞争中若违背契约精神,必然受到惩罚,当引以为戒。

但该评论很快受到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反驳,胡在其个人微博发文称其为“官媒中最二的评论”,甚至讽刺其有些“装孙子”。这篇博文很快引发巨大争议,胡可能也觉言辞过激不妥,随后删除了博文。但围绕着中兴的争论却远未停止。

二者争论的核心问题是,中兴事件的性质。它究竟是一起单纯的企业违规事件,还是中美贸易战的牺牲品。国际在线认为这只是一起企业违规事件,而环球则将其视为美国打压中国的牺牲品。

国际在线是中国一家官媒中央广电总台下属的网媒,在一则《中兴与美国终于签协议了!来之不易,值得各方深思和珍惜》评论中认为,中兴事件只是一起“企业违规”的个案,虽然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源与美方周旋,但只是出于对中兴巨头在中国产业链中的巨大影响尤其是关系数十万人就业问题考虑。但中兴企业犯错在先,从2010年因商业利益驱使,涉险破坏与美方合作的基本规则,违反美国的法规,理应受到惩罚。中国政府为民负责,出手救助,并不代表着中国企业就应该有恃无恐,成为一个长不大的“巨婴”,甚至以此绑架政府。

但以老胡为代表的国内官媒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主流声音还是民族主义情绪浓厚,叙事逻辑一直是批评美国的强权主义,指责其依靠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权打压中国,并不认为这是一起单纯的企业违规事件。老胡认为,中兴违规出售伊朗禁运产品,虽然有错,但已在几年前受到惩罚,这次美国鸡蛋里挑骨头,仅仅因为“没有扣除30名员工的奖金”为由对中兴大加惩罚,简直是“欲加之罪”。而违禁向伊朗出口产品的企业除了中兴,欧洲许多国家都有,并未见美国制裁。美国之所以制裁中兴或华为,老胡看来,这无非是美国与中国贸易战的一个牌而已,换句话说,也就是中兴不过是两国贸易战无辜的牺牲品。

在这两个立场的争论中,双方都承认遵守国际市场规则的重要,但双方的愤怒点不同,前者更多偏向自由主义,带有某种“国企”恨,尤其是国企的腐败、效率低下,因此,将矛头更多指向企业本身,希望推动中国企业和市场更为国际化和市场化。而后者更偏向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虽然承认一定的国企病的存在,也承认积极遵守规则的重要性,但带有很大的“美国”恨,其思维模式中仍带有某种某种“阶级斗争”的思维,盛行美国阴谋论。

可以说,美国制裁中兴、打压华为,制造政策歧视或壁垒,打压中国信息技术产业的做法,虽值得中国人愤慨但这无疑也是十分正常的国家竞争策略,并无任何阴谋可言。有能力的企业遵循国际市场规则仍然可以在国际市场中找到位置,比如福耀玻璃、华为,但要走向国际,每个企业不能因为自己逃避规则被其他国家选择性执法,就鸣冤抱屈,自己无法摆平便依靠政府解决,把政府当成个善后的“奶妈”。当然,中兴相比国内的许多国企在开拓国际市场中已是佼佼者,实属不易,也有其可敬之处,其受到选择性执法和惩罚性打压,却有可委屈的地方。

但这都不应该是激发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导火索,更不应该鼓吹那种民族情绪。中国企业和社会不应在国际竞争中一受到挫折,一受委屈,就抱怨规则,树立仇恨,退守到自我的保护壳,一幅“自力更生”,绝不求人的封闭姿态。说白了,这种心态不过是早期中国社会的“屈辱心理”的延续,是一种封闭敏感的“自卑心理”。在这种心理下,中国才出现那么多把焦点放到“制造中国芯片”的义愤填膺和悲愤之情,而不是痛定思痛,如何真正地反思如何“遵守规则”,坚守国际分工合作精神,在规则之中培养长远的竞争力。

在中国加入WTO十几年后,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更应该学会独立地依靠国际规则,掌握在规则中求生存的技能,而不是诉诸国家和政府的保护,真正的做到“断奶”,才能从一个“巨婴”成长为世界性的企业。相信也只有在规则中成长起来的企业,才能真的学会在国际分工中找到定位,“中国芯片”也才可能与世界接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