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在美国讲的太实在了!

2018-06-10 01:13

最近,中国电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说起中国电影,可能没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作为中国第五代电影人的代表人物,他完整地见证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电影40年的新问题、新发展


他,就是张艺谋。


库叔近期在美国波士顿对张艺谋进行了独家专访。


他说:


中国电影现在“有许多自身的问题,比如说很多方面工作不严谨,也有很多粗制滥造的作品,存在泛商业化现象”。


张艺谋眼中理想的中国电影是什么样?电影人应该为中国电影的未来做些什么?

作者: 库叔,微信ID:zhczyj

1

穿运动装接受博士学位



 

张艺谋有一种经过岁月沉淀的气场,温和、沉着,不给人咄咄压力,也不刷存在感。

 

如果你注视他,他会看着你的眼睛讲话。

 

有时,说着说着,他就自己笑起来,笑容里保有一种纯粹,和他年轻时照片里笑容很像。

 

他穿着很随意——T恤、茄克、运动裤、运动鞋,都是深色系,领口、拉链有几道亮色条纹。

“不用换,你是艺术家,穿什么都没关系!”陪他的校董如是说。

 

张艺谋有点犹豫,转过身询问妻子陈婷。陈婷从头到脚看看他,点点头说,不用换。

 

张艺谋立刻释然,笑着说,等会套上博士袍,里面穿什么都看不到。

 

30年前的张艺谋很不一样。

 

1988年,他第一次当电影导演,完成第一部作品《红高梁》,第一次拿到国际大奖——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张艺谋回忆说,“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借西服。”

 

留学生们给他凑了上衣、西裤、皮鞋,三种不同颜色,张艺谋穿着它们上了领奖台。

 

“当时上领奖台也不知道说什么,不像现在大家都很会讲,或者讲得很恢谐,或者举重若轻,或者感谢别人,那时都不知道,懵的。

 

但我至今记得,当时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给我这个奖,意味着我和我的伙伴们可以拍出更多、更好的中国电影。’

 

当时就是这样一个心态,觉得这是一个开始,这下子要好好干了。”

 

站在金熊奖领奖台上的张艺谋

 

在一小时的专访里,“时代”和“珍惜”是张艺谋的两个高频词。

 

他似乎从未忘怀年少时因出身不好,“没有太多幻想、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的迷茫。

 

同龄人大都退休,自己还在创作,68岁的张艺谋,语气珍而重之。

 

“总觉得是时代给了你这样的机遇,让你改变了命运;不是你有多么了不起,而是时代恩赐了你。”

 

张艺谋偏好使用第二人称“你”,像在指代自己,又像在把自己抽离出去。

 

他的话有时似乎欲言还止,也带着一种诚恳。

 

2

幸运的时代、幸运的人



  

“我们这一代人,严格意义上说,是跟着时代一块过来的。”

 

张艺谋生于1950年,他们那代人年轻时候,能够看场露天电影,“完全像是过节一样的感觉”。

 

40年影艺生涯,和改革开放的国运同步。张艺谋说,他是“时代的幸运儿”。

 

“1978年,拜时代所赐,有幸上大学、读电影。

 

在这之前,我们这代人,插队、下放,工农兵都干过,没有想过能有这样一个改变……

 

我们有幸成为艺术院校的第一批大学生,是时代的幸运儿。”

 

那时候,国家百废待兴,人们求学若渴。校园里有种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学习的风气,“就像久旱的土地拼命地吸收养分、吸收水分一样”。

 

1985年,担纲《黄土地》摄影的张艺谋第一次出境,从香港到夏威夷,又飞到美国本土,纽约、波士顿、费城……走马灯般转了一圈。

 

“我完全是晕的,资本主义,花花世界,眼花缭乱。”

 

正在拍摄《黄土地》的陈凯歌和张艺谋

 

“那时从没出过国,对世界完全不了解、不知道,世界只是一个概念。”

 

1988年,《红高梁》斩获国际大奖。张艺谋说:“这是我的一个人生转折,打开了一扇更大的门。”

 

开门,对个人如此,对中国电影亦如此。 

 

张艺谋总结第五代电影人的轨迹:

 

“从1978年打开国门,浮光掠影地、眼花缭乱地见识到外部世界;

 

到1988年,沉下来,开始立足自己民族的根,那一批作品大体都带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带有浓郁的中国民族文化特色……

 

中国电影以一种腾飞的姿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1998年,他48岁,未满半百而知天命。

 

“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知道了做一个电影导演,是自己的终身职业。

 

中国已经全面开始建设小康社会,那时叫四个现代化,国家和人民生活都发生很大变化,势必会影响到自己。

 

所以大约就是这时候,自己就知道了自己该走什么路。

 

那时候,人已经很清醒,已经知道要珍惜自己的每一次拍片机会,然后努力去拍好。

 

但是,也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吧,当然也就知道要在现有条件下尽量去发挥自己的特色。

 

也有了比较清晰的人生目标,就是会以电影为主,就这样继续创作下去。”

 

“我们这代人,还是过去那种老观念,就是很珍惜创作机会。我直到今天都很珍惜。

 

我在工厂待了七年,我过去那些老朋友,很多年不见,他们全都是退休工人,我的两个弟弟也都是工人,都退休了。

 

但我还在创作的阵地上。你总觉得是时代给了你这样的机遇,让你改变了命运——不是你多么了不起,而是时代恩赐了你。

 

所以,我总觉得自己不能闲着,要尽量多创作,对得起这个命运。

 

本来你的人生没有这种可能性,你做梦都想不到会做一个导演,所以有了这个机会,总觉着不要浪费,不能浪费。

 

我时间抓得很紧,很多事情同时做,直到今天都是这样。

 

他们都觉得你不累吗?你何苦呢?为名为利吗?为什么呢?

 

其实都已经不是为这些事情了,就总是觉得不能浪费时间,这是工作上的一种动力。

 

我总开玩笑说,我是劳碌命。但这种劳碌是我愿意的。

 

我不愿意停歇,总觉得要对得起这个机会,直到今天,我还是这样的想法。

 

3

求变!



  

“我算是一个多元化的导演吧,求新、求变。我一直比较愿意做原创性的东西,不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也会走很多弯路。”

 

“在别人来看,我应该深思熟虑,把每一部作品方向想好,保持一种姿态,让自己慢慢地按照别人期望的这种姿态,像一个大家的样子,沿众望所归的方向走。

 

我自己不这么想。我就是希望变,除了电影,还包括歌剧、舞剧、京剧等等室内外大型演出活动,我总是去尝试除了电影之外的各种类型。”

 

在美国,张艺谋最出名的电影是连续两周拿过票房榜冠军的商业大片《英雄》,但更出名的却是他担纲总导演的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

 

这些年来,各种室内外大型表演活动,成为张艺谋“中国述事”的另一种方式。

 

在张艺谋看来,大型表演活动能够体现一个国家的实力和影响力,意义重大。

 

尤其全球转播的奥运会庆典,展现了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创造,还有国民的精神面貌,其观众规模和全球影响力远远超过任何一部电影。

 

2018年平昌冬奥会闭幕式上的《北京8分钟》

 

“我自己的美学思想,其实就是希望‘一加一’。

 

也就是说,你的文化再加现代科技方法——以现代科技的眼光重新注视你的文化,以这样的理念进行创作。

 

在大型活动中,纯粹把文化照搬出来,可能不够吸引人,用现代科技方法进行演变,就独特了。”

 

从艺术角度,张艺谋反对大型表演就是人海战术加声光电的说法,认为这种批评简单粗暴,不讲道理。

 

他说:“大型表演一定需要很多演员,需要群体所产生的一种磁场。

 

人类是群居动物,大型活动就是人类在很短时间里的聚集,这种聚集常常就产生了一种魅力、一种磁场、一种让人激动的精神。

 

在大型表演中,人数多少不代表水平高低,而在于呈现出来的东西怎么样。

 

所以,大型活动也罢,电影也罢,你要坚持自己的认知,当你认为这样的方法是对的,你就坚持,这其实也是一个你的特色。

 

反倒不能听杂七杂八的声音,那些声音会扰乱你……”

 

张艺谋有一种现实主义的清醒。

 

“电影输出要遵循商业规律,这是(电影)艺术牵扯到的另一个方面。

 

有一天,你拍的电影没什么人看了,最重要的是没人投资了——因为人家投资是根据你的回报,当(你)没有投资吸引力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要彻底退休了。

 

这时候你想干什么都没有用。”

 

他提了三个问题:

 

是不是讲好了故事,或者你个人认为讲好了故事,就能在全世界被大家所看到呢?

 

讲中文的电影,在国际上有没有那么多人愿意看?

 

好莱坞每年大约有20部电影可能全世界的人都会看,我们有没有一部在全球层面上大家都会看的电影,什么时候能有?

 

“我们这一行实际上很残酷,创作和商品社会的经济条件挂钩,不是你想干就能干下去的。

 

至于电影观念,张艺谋说,他在随着社会而不断地发展。

 

我们所有观念,所谓世界观、人生观,都是跟着时代的不断演变而在不断变化。

 

存在决定意识,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就是因为时代不断在变,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更新,个人从来就是随着时代来梳理自己的所有目标,都是这样的。”

 

4

讲故事,但不要取宠于年轻人



  

正在拍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五零后,怎样抓住九零后、零零后的心呢?

 

“抓不住的,不可能抓住的,因为你跟他们隔了两三代人。”

 

张艺谋口气平和,但是毫不犹疑。

 

“电影观众当然都是年轻人为主,但是你无法取宠于他们,因为根本上是有代沟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自己现在很清醒,你不要去取宠年轻人,不要假装年轻人,那样的电影出来什么都不是。就是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东西。

 

当然,电影有本质的一条,就是电影始终是关于人的故事。

 

九零后、零零后,也是人,也是观众。你永远记住,关于人的故事讲好了,打动了人,年轻人就一定会喜欢。

 

就像我们看很多外国电影,对电影中的时代和文化背景只知道个皮毛,但人物故事很精彩,就能打动你。

 

电影是跨国界、跨年龄、跨社会的产品,所以,就是去做好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照

 

回顾张艺谋的文艺片,从《红高梁》的恣肆,到《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压抑,再到《山楂树之恋》和《归来》的隐忍,仿佛牵连起一条埋藏时代符号的个性曲线。

 

但是,张艺谋否认其中存在什么规律。

 

“这些都是作品本身的,我没有去总结这些东西。

 

大家看你40年的作品,都希望找到一种规律。

 

但为什么我说我们随着时代呢?就因为我们是在一种时代氛围中寻找不同的剧本。这个剧本打动你了,你就去拍,没什么规律可言。

 

《归来》和《山楂树之恋》,都是那个时代的作品。你对那个时代有感觉,就愿意去拍它。

 

不过,感动自己的未必是自己过去某段经历,我其实更宽泛,后面的几部创作都有不同的时代背景。

 

电影《山楂树之恋》剧照

 

现在的九零后、零零后,他们感兴趣的也是他们在这个时代所接触到的东西,这就叫做‘时代的烙印’

 

作为一个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导演,如何去迎合或面对现在的市场,其实也没有什么诀窍。

 

就是坚持做你自己,坚持你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找到你受感动的那个点,然后把它拍好。

 

电影拍好了,打动了人,年轻人当然也会受感染,这就有了价值。有了价值,创作可以延续。

 

电影拍不好,你就说你的时代多么了不起,你的故事多么了不起,但是你没拍好,你自说自话,大家也不理你。

 

你的创作,对不起,就得一边待着去。所以还是要提高自己讲故事的能力。”

 

电影《归来》剧照

 

那么,怎样提高讲故事能力?

 

“我现在回想,好像人类这个物种的天性,从小就要听一些故事吧。

 

不管你的观点、你的道理、你的哲学多么深邃,多么了不起,但要是你的故事没讲好,大家就不买账,还要讲得有特色。

 

今天是一个互联网时代,观众见多识广,眼光很高,要求比较苛刻,不再像过去的观众容易满足。

 

讲故事是一个导演毕生要做的功课,没有什么诀窍,就是活到老、学到老。

 

另外,大家都懂得要把电影拍好,但拍好了未必能输出,别人未必感兴趣。”

 

创作离不开你的土地,离不开你的传统。

 

当你在你自己的土地上发挥你的传统,把传统和现代科技手段结合的时候,它就会产生这样的异彩。

 

东方特有的美,有很多具体内容,很难一下子总结。

 

但每次都要找到独特的、和其他文化不一样的东西,找到呈现它们的方法。

 

就是一句话,立足于你的土地、立足于你的人民,立足于你的文化。”

 

5

“我们所做的全部努力,都只是一个开始”




《白日焰火》再夺金熊时,德国《世界报》影评称《红高梁》和《图雅的婚事》里有一种独立、非西方的美学。

 

但是,今日一些中国电影也在“拥抱西方风格”。中国电影是否在西化?

 

“我们这代人——第五代电影人,为什么受西方影响少?这也是时代造成的。

 

第一,我们是在闭关锁国的情形下长大的,几乎完全看不到西方电影。

 

第二,我们在那个时代的成长经历,让我们沉淀了许多自己的东西,而后迎来一个厚积薄发的特定历史时期,这是时代赋予的一个特色。

 

这些年,西方电影尤其是好莱坞电影的影响,对中国年轻电影工作者是不言而喻的。

 

中国很多卖钱的电影、很多流行的东西,都能看到西方文化的影响,这个是现实。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通过学习加以掌握,再脱胎换骨变成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可焦虑的。

 

在张艺谋看来,电影本来就是世界性的。

 

今天的世界,是一个互联网世界;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开放的中国。

 

不仅如此,今日中国电影,早已不可一概而论。

 

“中国电影现在种类很多,每年几百上千部,各式各样,很多西方电影里也能看到我们的影子,大家互相取长补短,不能凭这个评判一部电影的好坏。

 

大家拍电影都不是在真空中,都是在互相学习。

 

中国的类型电影,不管警匪片、公路片、逃亡片……都在慢慢形成,这肯定有个学习过程,这没有关系。

 

你要相信,未来各种类型的中国电影一定会长成自己的样子。

 

与此同时,张艺谋强调,应当看到中国电影存在的现实差距,和好莱坞“还不是一个量级”。

 

“中国电影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很多国产电影创造的票房奇迹引起全世界关注。

 

但中国电影的整体质量还有待提高,在世界上的影响还是有限的。我们的市场还都在本土。

 

中国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大国,她的艺术创作应该对人类产生非常广泛的影响,这是一个大国的地位。

 

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有艰苦的路要走。

 

目前,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市场宣传和发行中所占比例仍然很少,许多中国年轻人对好莱坞明星如数家珍,喜爱漫威系列电影中的联盟英雄。

 

“中国的许多英雄、许多民族和文化元素,在美国年轻人中有多大影响呢?

 

这是一种不对等,但并没有什么良药、妙方,不是说说就能解决。

 

首先还是需要国家的强大,需要国家影响力和实力的提升,这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直到现在,他几乎每天都看很多东西,有书,也有剧本。国内外的新电影,通过网络也几乎都能很快看到。

 

“每个星期都会看10部或10部以上电影吧,碎片式的,有时整部电影都看,有时看一会很快就换了。”

 

至于他的最新“劳碌”结果,是今夏即将上映的古装替身电影《影》,还有今夏即将开拍的一部关于电影的电影。

 

他没有透露后一部影片名字,只是说,这会是一部文艺片,以一个晚上的电影作为故事背景,算是他们那代人对电影的一种纪念。

 

这些年,国家一直在扶持国产电影事业,特别是设定每年电影进口指标、限制好莱坞大片的档期,没有这些政策,中国电影就没有现在的发展。

 

电影人一直呼吁的艺术院线,其实早在多年前也已建立。但是“不是说钱到位了,或者成立一个机构,明天就可以改变的。”

 

国产电影的另一个发展基础,在于电影人要有一种手艺人精神、工匠精神。

 

“无论国家下多大决心支持,落实在每个创作人员身上,就是你自己如何把握机会把工作做好。

 

从这一点来说,中国电影产业虽然很好,但也有许多自身的问题,比如说很多方面工作不严谨,也有很多粗制滥造的作品,存在泛商业化现象,都需要努力。”

 

诚如张艺谋所说,“也许,我们所做的全部努力,都只是一个开始。”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