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危机的董明珠

2018-06-09 02:14

 

最近,64岁的董明珠再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一次是因为“造车”。此前备受关注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IPO一事,意外画上了休止符。

 

5月30日,广东证监局披露了最新一期的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银隆的辅导进度栏显示的是“辅导终止”,最新进度时间为1月17日。

 

注意,银隆IPO的辅导进度是“终止”,而不是“中止”,这就意味着银隆想通过IPO途径上市已经“此路不通”了。

 

其实,早在2014年,银隆曾尝试借壳三友化工登录A股,无奈最后搁浅。此后,众业达、北巴传媒和格力电器先后筹划收购银隆,却因各种原因作罢。借壳上市和IPO途径均告失败,恐怕银隆近期上市无望了

 

消息一出,最难过的应该是银隆背后的女人——新一代网红企业家董明珠董小姐。毕竟,董小姐已经将全部身家“All in 银隆”,现在不仅是公司第二大股东,还是名誉董事长。

作者:财经锐眼,转载自财经锐眼,公众号(ID:xdbc68)

 

董明珠为银隆汽车站台

 

银隆IPO折戟或与公司业绩下滑相关。2017年,银隆实现营业收入87.52亿元,净利润2.68亿元。

 

追溯发现,2014年至2016年,银隆的营收分别为2.48亿元、38.62亿元、78.98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4.16亿元,8.36亿元。

 

对比发现,银隆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8%,但净利润却大幅下降67.94%。此外,银隆2017年资产总额约315亿元,负债总额为237.67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2014年至2016年,银隆申报的新能源补贴分别为5,550万元、10.16亿元、21.35亿元,累计近32亿元。国家补贴是银隆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

 

银隆汽车的销量也在下滑。2017年银隆的理想目标是生产3万辆新能源车,销售额达到300亿元。但实际仅生产6,200辆新能源车,销售额为87.52亿元,与理想目标相去甚远。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银隆一步步走到今天,与董小姐息息相关。

 

2016年10月28日举行的格力股东大会上,董小姐罕见发飙,却意外带火了新能源电池及汽车生产厂商银隆。

 

彼时,董小姐提出以130亿元的价格收购银隆全部股份,却遭遇中小股东强烈反对,收购案落空。董小姐当场发飙,称未来5年不分红,银隆也因此一举成名天下知。

 

但人称“铁娘子”的董小姐岂是轻易服输的人。股东不支持,那就自己干!2016年12月,董明珠以个人名义投资银隆,而且是将全部身家投入银隆。

 

不仅如此,董小姐还拉来商界好基友王健林、刘强东等人,一起向银隆投资30亿元。其中,董小姐投出10亿元,对银隆持股达到7.46%。 

 

董明珠和王健林

 

有意思的是,这是王健林30年来第一次投资制造业,而且一出手就是5个“小目标”。更有意思的是,王健林投资之前根本没做任何调研,只是因为董小姐相信银隆,王健林也选择相信。

 

此后,董小姐再接再厉,通过增资扩股等方式不断扩大对银隆持股。行至2017年5月,董小姐对银隆持股增至17.4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此时银隆的估值达到134亿元。

 

银隆最新股东名单,董小姐位列第二大股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跃升公司第二大股东的董小姐,顺道担任起银隆的名誉董事长,获得全所未有的话语权,也带领银隆进入全新的“董明珠时代”。

 

 

格力电器目前市值超过2000亿元,董小姐作为格力电器的“大家长”,把增资扩产的管家风格一并应用到银隆身上。

 

自从2016年12月董小姐将全部身家投入银隆以来,银隆增资扩产的节奏根本停不下来。

 

2016年12月,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开工,总投资100亿元。

 

2017年1月,兰州银隆新能源产业园项目签约,前两期计划投资25亿元。

 

2017年2月,银隆与天津市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建设新能源电池与汽车产业基地,一期投资70亿元。

 

2017年5月,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开工,拟投资100亿元。

 

2017年7月,银隆与攀枝花签署协议,布局新能源、新材料基地,项目投资不低于50亿元。当月,银隆收购南京客车制造厂框架协议也完成签约。

 

2017年8月,银隆宣布在珠海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及全国总部,总投资195亿元。同,董小姐还率一众银隆高管抵赴洛阳,与当地政府签订总投资额约150亿元的洛阳高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银隆在兰州、南京、天津、洛阳等多地共计签署11个新建产业园区,其中7个在建,累计总耗资超过800亿元

 

但是,与前期轰轰烈烈的增资扩产相比,银隆产业园的现实情况并不乐观。据悉,银隆在邯郸的产业园大部分已经停产,天津工厂存在库存积压现状,银隆的珠海总部也存在业绩疲软的问题。

 

 银隆邯郸产业园大部分停产

 

 

除了大范围、快节奏的增资扩产外,银隆的管理层也经历了一轮“大换血”。

 

银隆成立于2009年12月,公司主营电动公交大巴和钛酸锂电池业务,创始人魏银仓。自银隆成立以来,魏银仓一直位列公司核心管理层,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管理。

 

但是,2017年11月,银隆创始人、原董事长魏银仓突然辞职,对外宣称辞职源于个人健康问题。目前,魏银仓已经完全退居二线,不再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管理

 

 董明珠与魏银仓

 

与此同时,魏银仓的老搭档孙国华兼任银隆董事长。公司法人代表由魏银仓变更为孙国华。孙国华自2001年便追随魏银仓,担任银隆总裁,他还是公司控股股东银隆集团的二把手。

 

2018年3月底,银隆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董事会,履职不足4个月的孙国华卸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一职,银隆的第五大股东普润资本总经理卢春泉任董事长,曾在格力任职的原银隆副总裁赖信华担任银隆公司总裁。

 

2018年4月4日,银隆的法人代表由孙国华变更为卢春泉。但是,仅半个月之后,即4月19日,银隆的法人代表又由卢春泉变更为赖信华

 

目前,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4位副总裁曾在格力任职,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核心业务。另外3位负责企管、销售、营销的副总裁则由原银隆高管担任。

 

董明珠被认定为银隆管理层全面格力化的幕后操盘手。但是,从空调到新能源汽车,跨界还是挺大的,格里系高管“空降”银隆,被指“外行人领导内行人”,外界评价也是褒贬不一。

 

 

格力系高管将之前在空调制造中的严谨务实作风,直接运用到新能源电池和汽车生产上,但不同的产品体系对应着不同的上下游产业链关系,格力式的质量保障协议,让银隆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迅速恶化。

 

2018年1月16日,大批银隆供应商聚集在银隆珠海总部门前拉起横幅,写着“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请银隆还钱!”将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一事曝光于天下,舆论哗然。

 

 供应商在银隆总部门前拉横幅讨债

 

前来讨债的是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思齐”)的30多名员工。据悉,银隆曾是珠海思齐的最大客户,但双方的合作关系在2017年4月彻底破裂,原因是银隆拖欠货款太多,珠海思齐出于资金安全考虑终止合作。

 

珠海思齐方面称,从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银隆拖欠合同金额累计达到1.3亿元,目前只收到5,400万元,欠款约为7,600万元。其中,5,000万元欠款双方无异议,但有1,700万元在走诉讼流程。

 

2017年9月,珠海思齐将银隆诉诸法庭,诉讼内容涉及的订单是珠海思齐向珠海银隆供应的11套储能车,合同总金额约为3,000万元,珠海思齐要求银隆支付剩余1775.2万余元货款以及违约金。

 

被银隆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并非只有珠海思齐一家。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珠海思齐在内,银隆逾期未支付货款至少12亿元。但大部分供应商仍与银隆存在合作关系,碍于情面并未撕破脸前来讨债。

 

但银隆并不认同珠海思齐的指责,声称不还款原因在于珠海思齐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和侵权问题,与其在质量索赔、退货方面存在纠纷。目前,银隆已提请二审,结果尚未可知。

 

银隆同时表示,所有应付款项会按照正常的节点安排,公司能随时使用的自有资金还有十几个亿,此外还有很大的贷款额度尚未使用,资金链绝对没问题。银隆格外强调自己不差钱,反而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事实上,银隆资金紧张已经露出端倪。除拖欠供应商货款外,邯郸、成都、珠海三地的银隆员工反应公司拖欠工资,甚至有大量员工因此离职。

 

 

一直以来,除董小姐对银隆情有独钟外,银隆的业务能力在业内并未得到全面认可。

 

银隆的核心技术是一种基于钛酸锂材料制成的新能源电池,并由此扩展到新能源汽车的生产与销售。但是,钛酸锂材料在专业领域并未得到主流推广,银隆几乎独自撑起了国内钛酸锂电池的装机量。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钛酸锂电池本身的优缺点都太鲜明。一方面,钛酸锂电池充电快、放电平稳、安全性高;另一方面,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低、成本高、续航时间短。基于此,钛酸锂电池目前还未成为国际上使用的主流材料

 

除技术存在缺陷外,银隆目前还有很多难题亟待解决。首先,银隆与格力之间的关联交易就很挠头。2017年2月,格力曾与银隆签署合作协议,双方签订了年度不超过200亿元的相互采购设备的关联交易。

 

但是反观现实,2017年格力与银隆之间没有发生任何关联交易。2018年至今,双方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累计金额为19.5亿元,与每年200亿的目标相去甚远

 

其次,管理层对新能源车企的补助改革也关乎银隆业绩。毕竟,2014年至2016年,银隆业绩连年提升的背后,离不开政府的补贴扶持。如今政府大幅降低财政补贴、严厉打击骗补行为,在此冲击下,大多新能源车企业绩下滑,主打新能源旗号的银隆也不例外。

 

 管理层对新能源车的补贴大幅调低

 

再次,管理层对跨界并购从严监管也影响着银隆的未来。2017年7月至今,管理层明确表示,打击绕道借壳,从严监管轻资产跨界并购,特别强调要遏制忽悠式、跟风式和盲目跨界重组。董小姐从空调制造一转身就进入新能源汽车生产,跨界幅度确实大,如何做到有效衔接也是当前重点之一。

 

 

董小姐一直是个有梦想的人,把格力空调做大做强实现“空调梦”后,董小姐因与雷军的“十亿赌约”,对外公开了“手机梦”,时间稍纵即逝,今天的小米已经走到上市前夕,董小姐的手机梦基本宣告失败,只是董小姐自己不肯承认罢了。

 

之后,董小姐盯上新能源造车利好,把全部身家“All in 银隆”,又对外公开了一个宏伟的“造车梦”。但是,银隆盲目扩产导致资金紧张,销量缩减导致业绩下滑,如今又遭遇IPO辅导终止,董小姐的造车梦恐怕也凉了

 

但是,董小姐绝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在经过一系列的打击后,董小姐又做起了“芯片梦”,为此甚至不惜与格力股东直接对立,宣布2018年不分红。董小姐釜底抽薪震惊市场,但芯片梦能否美梦成真,目前看来难有定数

 

2018年5月31日,本来应该是董小姐在格力电器第二个任期的最后一天。但是,格力电器新一轮换届选举迟迟没有进行,官方对外解释是候选人名单尚未敲定,现任高管任期顺延。

 

此前,董小姐一意孤行投资银隆,为此甚至不惜辞去格力集团董事长职务,当时就有声音认为,董小姐投资银隆的真实目的是为自己开辟第二战场。但是,董小姐在格力电器叱咤风云20多年,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古人云“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董小姐不会不懂得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但是放到现实中,利益太诱惑,鱼和熊掌哪个都舍不得

 

如今,董小姐已经64岁了,早已步入花甲之年。尽管董小姐自己不服输,但毕竟岁月不饶人,很多事情恐怕是有心无力了。未来,董小姐还能执掌格力或银隆多久呢?或者,董小姐的下一站到底在哪儿?

 

后记

 

在4月10日的原创文章《刚刚,又一家上市公司雷爆了:20亿债务还不起,股价暴跌不止!》中,通过坚瑞沃能股价崩盘一事,锐眼哥已经预见到,随着产业的更迭,政策的演变,2018年还会有别的新能源车企曝出“黑天鹅”事件

 

在5月4日的原创文章《比亚迪“断奶”》中,锐眼哥分析认为,国家明确表示降低汽车进口关税,就意味着中国车企面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内有补贴政策退坡,外有外国汽车杀入,中国汽车市场大洗牌的日子到来了

 

如今,银隆IPO终止、业绩下滑,也与管理层大幅调低财政补贴息息相关。2018年,这个新能源汽车的生死年,已经陷入重重困境的董明珠还能挺多久呢?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