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国家安全:特朗普清奇但清晰的行动纲领

2018-06-08 20:55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6日报道,在5月25日就关税问题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通电话时,面对特鲁多为何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加拿大征税的质问,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加拿大曾在1814年美英战争期间纵火烧毁白宫的“旧账”作为回应,而实际上加拿大联邦直到1867年才正式成立,又出乌龙的特朗普再度成为网友笑柄。

然而,特朗普的一句“当年烧白宫的不是你们吗?”也许可以被解读为玩笑话,但是他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主要贸易伙伴大肆加征关税,四处挑起贸易争端,却并非儿戏。

在突然变脸宣布将在6月15日之后尽快落实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工业产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后不过两日,特朗普又在5月31日签发从即日起生效的,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附加征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的命令,招来美国盟友们的一致抗议。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正在依照特朗普在5月23日发出的指令,按照《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即“国家安全条款”)进行调查,研究将汽车和零部件进口关税从WTO规定的2.5%提升至25%的可行性,一旦推行,将进一步撕裂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和欧盟等亚美欧地区友邦、盟友的战略同盟关系的缝隙。

那么,美国的国家安全到底是什么?特朗普缘何以此为由,与各方大动干戈?本质上来说,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其实是其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强国的霸主地位。历史上曾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对美国发起挑战的国家几乎都遭受了其不遗余力的打击,苏联的解体和日本经济长期的衰落期便是胜于雄辩的事实。

这当中,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与其前任相比,又为何如此不同?与过去数十年间美国出台的16份报告相比,特朗普于2017年12月18日发布的任内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最为突出的便是其在竞选期反复倡导的“美国优先”理念。在报告的扉页,特朗普特别点名了以朝鲜和伊朗为代表的发展核武器威胁世界和平的流氓政权;不断发展壮大的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深受恐怖主义威胁的中东局势;中国等对手国家的野心勃勃严重损害美国在全球的利益;漏洞百出的边境线和执行不力的移民法;削弱美国经济、导致工作机会外流的不平等贸易;与盟友之间不公平的分担以及对国防的投入不足加剧了敌对势力对的美国的威胁等等。

尽管特朗普的“推特治国”自上任以来被知识界普遍认为往往思维混乱、前后矛盾,而其以“频频退群”代表的对外政策与上述内容的高度重合,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特朗普的治国思路虽然看似清奇,但实际上却很清晰。

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发表当天,特朗普在公开讲话中强调,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并且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和行动都是在推行“美国优先”。精明且深谙交易之道的特朗普强调“低成本、高收益”,因不断增加的欠费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保护美国主权不受侵害退出全球移民协议;为履行大选期间承诺退出以美国就业为代价的巴黎气候保护协定;为集中精力加强自身军备力量建设,不顾与海外盟友持续紧张的关系,要求后者承担更多防务责任、加大承担美军海外驻扎费用比例。

对于在经济上更为重要的贸易问题,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落脚于平等互惠贸易政策,而其关键在于实现收支平衡、消除贸易逆差。首当其冲的便是打击美国核心制造业的多边贸易体系。针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等一系列“糟糕”地区协议,美国或退出,或威胁退出,或陷入谈判僵局。在更大层面上的全球贸易,世界贸易组织(WTO)则成为特朗普政府所瞄准的对象。WTO规则中“国家安全例外”的规定则允许成员以国家安全为由限制进口,虽然实施条件相当苛刻,但是“国家安全”范围宽泛,缺乏统一界定,极易造成滥用。是以,美国商务部在特朗普上台后,开启1999年、2001年后的第三轮232调查,祭出关税利器保护“决定美国国家实力基石的核心产业”¬——钢铁和汽车,使得被波及各方纷纷扬言将以眼还眼,导致WTO贸易规则濒临名存实亡的危机。

就美国国家安全的长期目标,特朗普一改其前任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怀柔”政策,在抗议声中退出伊朗核协议,依靠加大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力度来推进美国在中东和亚太地区的影响力重塑。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接近被击溃和在叙利亚、阿富汗战场上的有利局面等重要反恐进展,促使特朗普政府对反恐的重视程度进行了调整,不再视其为国家安全的首要威胁。

分而视之,情况可能确实在逐步迈向“美国优先”。其中,美国国内经济数据近期亮眼的表现就或为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在11月6日的中期选举中先声夺人。但总体看来,特朗普思路明确,实际操作却呈现急功近利,缺乏协调和长远考虑的特征。以其对华态度为例,特朗普一面不断指责中国通过不公平贸易的政策盗取美国知识产权,并对中国开展针对性的301贸易调查,制裁中兴、调查华为掣肘“中国制造2025”,同时试图借助挑拨两岸关系、加紧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等举动,从外围遏制中国。另一面也不忘在推特上赞扬中国的发展成就,表达要加强与北京交流合作的美好愿望,反复希冀中国能在朝核问题上支持美国。

而这所有的混乱都似乎可以透过重新谈判得到化解,前提是特朗普认为新的协议“公平”,对美国“公平”,如同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真正符合我们长期国家安全最佳利益”。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 国家利益至上的外交思想,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俾斯麦认为,“一个大国唯一健全的基础是国家利己主义,而不是浪漫主义。理想的对外政策就是没有偏见,决定问题不会为外国及其当政者的所反感或好感影响。为一个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事业去打仗,对一个大国来说是不相称的。”也就是说,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将不再会是中国等对手国家享受的“特别待遇”,曾在石油危机和广场协议时期对美国鼎力相助的其他G7成员可能也将无法幸免,现今的经济复苏不正笼罩在贸易战的烽烟之下吗?

但怎么权衡小目标之间的大平衡,从特朗普碎片化的交易艺术中好像很难找到蛛丝马迹。比如,在即将在6月8日召开的G7首脑峰会上,各国领导人集中关注的将是特朗普突然抛出的钢铁关税,关于曾一度遭到众多经济体共同声讨的中国“不正当”贸易策略的讨论,则沦为次要话题。更进一步讲,特朗普是出于何种考量而在民主、共和两党的一致反对中选择放过“中国制造2025”主角之一的中兴,难道钢铁产业和汽车产业比高科技产业更加关乎美国国家安全的核心吗?想来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中兴的生机或许正是丛生于特朗普局部均衡和整体均衡无法重叠的夹缝之中。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的恣意妄为也许为中国创造更多这样的“夹缝”,但是需要警醒的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高达33次的提及中国的次数,以及其对中国措辞激烈之前所未有,均折射出其对华思维“中国威胁论”的中心思想。按照特朗普言出必行的风格,夹缝中求生存的旁门左道不仅不可取,反而可能会栽个更大的跟头,潜心修道或能破解特朗普的迷雾阵。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