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向白日青天 在台抗战遗族为何耗费百万只求一死

2018-06-07 21:53

傅达仁走了,6月7日在瑞士,他得其所愿,安乐而死。

傅达仁是山东人,当年对日抗战,父亲战死沙场,而后母亲早逝,直到蒋宋美龄在南京成立国军遗族学校,生活在得以安定。只身到台后,他先是半工半读再后来考取大学,20多岁又被选为篮球国手。退役后转战电视圈,成了台湾家喻户晓的主持人。

1977年7月7日,大陆解放军飞行员范园焱驾机投向“复兴基地”,降落在台南机场。当时作为台视记者,傅达仁在台北三军俱乐部的现场报道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各位观众,台视记者傅达仁在台北市三军军官俱乐部报道唾弃共匪暴政,驾驶米格19战斗机,起义来归投奔自由的反共义士范园炎的记者会的实况,范义士的起义来归,说明了大陆痛苦、残暴、凶狠、压迫的真相,证实了人心思汉,争取自由的心声。他所驾驶的飞机为重重的铁幕划开一道缺口,像一道利刃直戳共匪的心脏........”

在两岸军事对抗,相互心战的年代,范的“起义来归”振奋了“复兴基地”的民心士气。他的故事后来被创作成“爱国”歌曲,《飞向白日青天》,表达了当时政府对“反共义士”的赞颂和中华民国正统性的强化。而在傅达仁看来,当时的台湾是“汉”,如今或已不同。

今年年初,范园炎死了,有个媒体人说,他在范生前跟他通电话,说你飞向的白日青天已经绿云盖顶。范厌独,但仍认为共产党不好,当年的选择没错。范走得平静,这样的故事不会在台湾掀起波澜。现在报道故事的人也走了,抗战烈士之子的傅达仁选择离上帝更近一部,归向了他的“白日青天”。

傅达仁因常年保守病痛折磨,他不想为此失去生命的尊严,在台湾争取安乐死已有多时。他去年曾经透露,原本是因胆管支架受尽折磨,后来大肠又切除息肉,最近荣总又发现我多了胰脏癌,活得很没尊严。当时医生宣判他寿命仅剩2个月,他选择在家接受安宁疗法,以施打吗啡止痛加上营养针续命。而他早就积极推动安乐死法案,盼能成为台湾合法安乐死首例。为此,他上书蔡英文,希望立法院通过安乐死法案,但最终未能如愿。

其实,傅达仁也有过挣扎,他去年飞到瑞士已获得安乐死通行证,但不舍家人又再度回台,现在他选择终结这场生命的赛跑在苏黎世善终。

他在临终前留下生命的最后告白: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人生中是一场奋斗,一个过程,每一站都有仗打,明天我就到最后一站了,本来要订6月6日断肠时,没办法排不进去,拿6月7号当6月6月断肠时,我爸爸是为国捐躯的将官,就在二战,就在欧洲这个战场,诺曼地登陆成功,麦帅领导打仗胜利,我们的人生里面胜利要多,失败要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