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我的六四(2018.06.05)

2018-06-06 02:00

刚刚过去的六月四日,是非常特殊的一天。

这一天,国务院发布了针对中国六四事件的29周年声明。

这一天,是我上台执政第500天。很多媒体都在议论这500天。我做成了很多事情,比往届任何一位总统更加成功。我通过了税改,妥善安置了退伍军人、控制了非法移民、强化了边境、增加了就业、抬升了股市、废除了不得人心的奥巴马医改强制性条款。最重要的是,我正在让我们的军队再次强大。

这一天,我赦免了自己。我发了推文,我有权赦免自己。很多法律学者告诉我,我绝对有赦免自己的无上权力,尽管我很清白。我的意思是说,我本来就很清白,我有赦免自己的权力,这是一种事实。与此同时,通俄门调查这场政治迫害,看来要持续到中期选举。民主党人意图,显而易见,就是要借中选掌权,赶我下台。我再次强调,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的存在,是非法的,也是违宪的。但即便如此,我奉陪到底,陪他们玩,因为我是非常清白的。

这一天,我也收到很多请求,有人期望我围绕天安门六四事件发表推文,我拒绝了。我的推特公关团队也拒绝了。我个人也不会这样做。我记得去年就有人希望我这样做,被我拒绝,加上当时刚和习主席认识,我不会那样做。

虽然我不怎么熟知历史,但我们应该向前看,不是吗。我看天安门事件,我看到的是力量的强大。一个政府,保持强大的力量,非常重要。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倒台,就是因为他的政府太软弱。拳头不够硬。当中国学生纷纷涌入天安门抗议的时候,中国政府差一点清场,是有点可怕,是有点狠,但中国政府用“强大的力量”把它镇压了下去。这就是力量。我的前任们都很软弱,不然也不会被北京、日韩、欧洲盟邦占了便宜。我现在做的,就是首先在贸易上,赢回我们失去的东西。

在我500天的奋力领导下,我们不再软弱,而且赢回了尊重,提振了经济。现在是找(到)工作的最佳时机。

我在新加坡会晤的金正恩,也很强大。当然,我和他都很强大。他管理这个国家的时候,才26、27岁,手下有很多了不起的将军。后来,他的做法令人难以置信,今天,清洗这个叔叔,明天罢免另一个亲信。这就是权力,也彰显力量。金正恩不按一般的套路出牌。

幕僚们告诉我,我们一直在制裁中国,不光是现在的制裁,我们以前就制裁过北京,主要是一些高科技设备,尤其是中国警察和国安人员使用的设备。我觉得,这都是过时的制裁。民主与人权,在我看来,都是政治正确。而且,在这一方面,我们做得并不好。针对我的政治迫害,就是例证。

共产党治国,很了不起。班农也曾告诉我,共产党统治下的经济模式,非常适用于中国,对中国很有用。所以,我现在才主张,对中美贸易进行一次调整,一次结构性的调整。但我从来不会主张推翻一个国家。我们应该和好好地和中国谈贸易。我觉得我已经得到中国的尊重。

对于和北京谈交易,我知道国会议员意见很大,那些人陷入华府淤泥,和我作对,和全世界作对,都是遗留下来的政治传统。现在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通俄门调查,这是一种永不休止的政治迫害。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