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新加坡之行账单总算有了着落

2018-06-05 02:27

看看日历,时间不早了。

火箭人和疯老头在互相耍过一阵脾气后,终于开始安安静静地认真准备这次狮城大会了。

据说,这几天双方的工作人员都很忙。白宫副幕僚长乔·哈金(Joe Hagin)率领的团队与朝鲜国务委员会秘书处主任金昌善(Kim Chang-son)率领的朝鲜官员正在为两人会面的细部安排鞍前马后,讨价还价。

两个人,一个富商巨贾,恣意成性;一个锦衣玉食中长大,外交手腕高超;但是,面对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的场面,依然由着性子折腾、不讲究脸面和规矩当然是不可能的。

最新的消息说,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宣布,美朝领导人新加坡会晤的第一次会议时间为612日上午9点,特朗普将向金正恩“直接表达美方的诉求”。

但是地点呢?还在两说甚至许多种说法之间,但总归来说,一处契合上国身份的五星级酒店是不可或缺的。

有人主张位于新加坡中区商业区乌节路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这处隶属于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的资产见证了很多重要历史时刻,其中包括2015年两岸领导人习近平和马英九的会面。除此之外,亚洲安全会议香格里拉对话也是以之为举办地,今年的对话刚刚在6月初结束。

据称,之所以认同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地位在于它坐落于15英亩的葱郁的草木之间,虽置身繁华,却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都市热带绿洲。酒店距离热闹的乌节路(Orchard Road)有7分钟步行路程,距离新加坡植物园(Singapore Botanic Gardens)有10分钟车程,距离新加坡金沙海湾(Marina Bay Sands Singapore)和新加坡摩天观景轮(Singapore Flyer)有20分钟车程,也可谓交通方便。

同时,正因为它经历了不少重要历史时刻的考验,所以在最要紧的安保问题上应该能满足双方尤其是朝鲜的要求。

另外一种地点的选择集中在圣淘沙。圣淘沙岛最初只是一个小的渔村,名叫Pulau Belakang Mati,在马来语中是“背后潜伏着活的岛”之意。二战期间,这里是英国的军事要塞,建有西罗索炮台等工事。1972年,新加坡政府决定将该岛开发成国内假日旅游景区,将该岛命名“圣淘沙”,即马来语“宁静”之意。圣淘沙目前拥有与新加坡本岛连接的完善交通,岛内则立足给予游客特殊的豪华体验,10余家豪华酒店林立,其中包括圣淘沙岛度假村的嘉佩乐酒店、圣淘沙名胜世界海滨别墅酒店、新加坡香格里拉圣淘沙度假酒店等。

还有第三种方案。《华盛顿邮报》报道,新加坡富丽敦酒店(The Fullerton Hotel)是朝方住宿的首要选择。酒店大楼建于1928年,在新加坡历史里,曾经为新加坡邮政局、交易所及交易所参考图书馆,这座新古典地标于201512月获颁为国家纪念建筑物。

当然,鉴于朝鲜对外交往中的一贯风格,以及朝鲜本身的确可能没这笔核武研发之外的预算,不管是6,000美元以上的住宿,还是其他一应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可能都要别人为之买单。

目前,我们看到很多个希望为“世界和平”做出积极贡献的人们正在准备慷慨解囊。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表示他们愿意出这笔钱住宿费用,“为这一历史性峰会作出一点贡献”。而据说美国也正在申请一笔旅行费用,但还必须在申请批准之后才能动用,因为这笔费用从法律角度讲可能涉及对朝制裁禁令的执行。而国际废除核武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Abolish Nuclear WeaponsICAN)也受到鼓舞,其营运委员川崎哲声明,“我不介意使用我们去年得到的诺贝尔和平奖奖金,为这场会谈提供必要的费用”。

但不论怎样,我们好奇,作为一个大国领导人,金正恩是如何接受这笔免单的?他的前驱金昌善又是通过怎样的口吻启齿这一要求的?这实在是一种目眩神迷的讨价还价。

当然,这又不是第一次,更加不是最恶劣的赖账行为。

参加平昌冬奥会,不也是韩国特批了国家合作基金264万美元拨款用于支付朝鲜代表团、艺术团及啦啦队吗?

而根据统计,朝鲜拖欠国际债务600多亿美元,有的如沃尔沃购车款更是长达40多年没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