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王菊批判

2018-06-03 22:21

从一周前听到“王菊”这个名字到现在,人称“菊姐”的王菊本人,其微博粉丝数从24万涨到了28万。

而从近期风靡各种微信群的投票链接中你点进去任意一条,菊姐的投票数从大几十万到几百万,遥遥领先。

同时相比随便一条diss王菊的微博,点赞和转发量都能轻松破两万,任意一条挂名“菊姐”的营销号微博转发量都一万起步,菊姐亲自置顶的微博目前转发量,五万。而你再接着往下翻,十条微博以后,转发量降到了区区几百,以至几十。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就像《等待戈多》一样,每个参与等待的人都在“等待”中实现了自己的在场,唯独“戈多”本人缺席。

事实上“戈多”是谁根本不重要,他可以是任何人,他甚至可以不是人,只要能让我们投身“等待”。

“菊姐”和围绕菊姐形成的meme以及派生狂欢,就是如此。

我连一集《创造101》都没看过,但我给菊姐投过两次票。只不过纵然沉迷于各类菊姐表情包,网上关于菊姐的段子看得津津有味,但我终究是个“菊外人”——实际上我不懂菊姐,当然也根本不在乎。

就跟你一样。

相比喜爱“菊姐”,我们更着迷于“喜爱菊姐”这一行为本身。

至于“菊姐”是谁,并不重要。

当然,在此并非故意贬低王菊。王菊还是那个有想法,有个性,值得追捧的非典型性真人秀选手。王菊也当然属于她那28万真材实料的粉丝。但从王菊身上抽离出的“菊姐”,作为符号,携带几十亿阅读量、频繁登上热搜的“菊姐”,才真正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制式的、流水线的、统一人造的雷同选秀美少女们,至少就我来说,已经让我倒胃口很久了。像极了现在不断冒出的所谓“时尚中式/欧式简餐”,既没有苍蝇馆子的烟火气,也没有西式快餐的性价比,高端餐饮指不上,街边摊又不是竞品,看似适配每一个都市中寻求饱腹的人,但本质上属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创造101》和并排坐展示的一众真人秀,对于寻求精神饱腹的网民来说,效果类似。一样的人设,一样的整容医生,一样的皮肤,一样的装备,背后溢出僵直、塑料、泛出油腻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国产真人秀和花样众多但本质上的选美,就是互联网场域中的“时尚简餐”,光鲜亮丽,口感为零。

在这种情况下,出奇兵制胜,敢想敢做、去类型化又有丰富立体人性光辉加身的王菊,就成了唯一一道“硬菜”。所以无怪乎王菊会脱颖而出,也无怪乎人人都争相迷入。

但迷入之外更加重要的,是王菊崛起的表征背后,“陶渊明”们在自造的“菊姐”符号中,寻求颠覆大众传统审美和主流板结价值观的可能。

毕竟,天下苦网红脸久矣。无趣、乏力、毫无想象力,置身直播间,以勤劳、以黄博取胜;置身抖音,以复制笑料、以跟风取胜;置身娱乐会所,以中端价位、以敢于舍身取胜;置身微博,以同样的取景地、同样的机位、同样的出片数量取胜。总而言之,网红脸代表了肤浅且庸俗但归属大多数品味的那一批。

所以“菊姐”当然是反,“陶渊明”们当然要反。每一次拉票和投票,都是一次要求,要求真实,要求真东西,要求真。

至于这场狂欢将如何收场,无非两种。

一种是像“带带大师兄”那样,成为互联网世界经久不息的经典日用梗。孙哥虽不常在江湖,但江湖上人人都想念孙哥。你不经意间看到有人在微博评论中圈出“XXX微博找到了:”,自然就会明白,人人终究有功可练;

一种是消弭。和大多数一时兴起的meme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考虑到真人秀的在场周期,包括团队推手的带头作用、核心粉丝的投入产出、路人群众的参与时限,现在时候未到,但也快了。毕竟一开始真爱,再跟风,最后失去兴趣的寻常事,每天都在发生。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

当反类型也成为一种类型,此后无数“菊姐”轮番登场,网民们在反类型高潮中也能射,而阈限被逐步提高,无疑会再次失去想象力。

很多年以后,当互联网世界更加无趣,我们在主流和非主流两者的周期性登场中耗尽注意力时,不知道会不会想起2018年夏天,我们第一次给“菊姐”投票的那个下午。

到那时候,创造101选手王菊的微博粉丝,或许可以突破一百万。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